第三百三十四章 面子

推荐阅读:乡村小邪医明朝败家子穿越反派之子一剑破道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罪域王骨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妖孽强者在都市印加悲歌抗战之广陵密码索命贪欢:霸宠失忆甜妻

    姜宪在自己陪嫁的库房里找画。

    黄筌、徐熙、关仝、范宽、董源……最后她决定送左以明一幅徐熙的花鸟图。

    情客有些舍不得。

    本朝历代皇帝都喜欢花鸟,特别是徐熙的花鸟。所以徐熙的花鸟图用来陪葬的很多,以至于现存的很少,加之上行下效,徐熙的图也就越来越珍贵。

    姜宪见了不由抿了嘴笑,道:“不过是幅画而已,有德者居之。你与其担心我的珍藏越来越少,不如问问秦管事,我上次让他找的打首饰的师傅找到了没有。实在是不行,就只能跟大伯母说,让她想办法从京城给我找一个好了。”

    情客笑着应是,陪着姜宪出了库房。

    她贴身服侍的小丫鬟香兰锁了库房的门。

    回到正房,姜宪猜想着左以明接到那幅古画时的表情,高兴地吩咐百结摆晚膳。

    李谦回来了。

    他看姜宪的目光有些复杂。

    姜宪知道肯定谢元希把银票的事告诉了李谦。

    她佯装不知道,像平常那样地和李谦打招呼,让小丫鬟服侍他更衣。

    李谦却突然大步走上前来,一把抱住了姜宪。

    满屋服侍的丫鬟婆子都低下了头,鱼贯着飞快地往外走。

    好像他们要做什么似的!

    姜宪脸上火辣辣的,忙重重地咳嗽了两声,推着李谦道:“你这是干什么呢?大白天的。也不怕下人笑话!快点放开我!”

    李谦没有作声,却把她抱得更紧了。

    “谢谢!”他声音低沉而嘶哑地道。

    姜宪叹气。

    想着要怎样说服李谦才好。

    李谦却放开了她,轻轻地吻了吻她的鬓角,大步朝内室去。

    一面走,还一面大声道:“怎么还不摆膳,今天在外面跑了一天,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姜宪笑了起来,高声喊着“百结”。

    李谦在内室呆了很久才出来。

    出来的时候眼角有点红。

    之后吃饭喝茶,坐在临窗的大炕上聊天。

    他们都没有再提关于银票的事。

    李谦坦然地向姜宪承认他现在的处境有点困难,可他也信心满满:“以后可能会遇到更坏的情景,可我身边有谢元希,有云林他们,还有你……我觉得以后一定会越来越好。”

    姜宪笑着点头,对他的话毫不怀疑。

    李谦微微一愣,随后大笑来。

    姜宪愕然,道:“你笑什么?”

    “没笑什么,没笑什么!”李谦说着,又忍不住把她把抱在怀里。

    此时屋里只有一个服侍的香儿,姜宪没有挣扎,但脸还是很红。

    她低声地道:“你怎么了?”

    “我没事。”李谦使劲地抱着这个小姑娘,恨不得把嵌到自己的身体里去。

    她总是这样没有道理地相信他。

    就像当年万寿山之变。

    他不过是个什么也不懂的乡下小子,姜宪却把姜镇元要架空曹太后的事告诉了他,并让他参与了万寿山之变。

    还有现在,他不过是早出晚归了几天,她立刻就觉察到他遇到了困难。

    这得多喜欢一个人,才能处处留心,事事上心,一点小小的变化就能察觉到他的异样。

    “你老实告诉我,”他在她的耳边低声道,“你是不是,很早就认识我,很早就喜欢上了我……”

    不然这样的突如其来没有办法解释。

    “你,你,你胡说八道!”姜宪像被踩了尾巴的猫推搡着李谦,“还不快点放手,你要把我给勒断气了。”

    李谦是知道自己力气的,闻言忙放开了姜宪。

    姜宪“哧溜”一下坐到了炕尾,离得李谦远远的,干巴巴、恶狠狠地道:“你和郭永固联系上了没有?这几天就别到处求人了。我已写了封信给左以明,让李总管八百里快报送去了京里,过几天应该就有消息了。郭永固和左以明是同乡,还是同窗,这个面子他怎么都会给的。”

    她不想让李谦在别人面前低声下气。

    李谦笑望着她,目光深邃。

    姜宪就有些慌张。

    前世李谦能爬到那个位置,自然有其过人之处。所以李谦虽然常常在她面前嬉皮笑脸的,她却从不敢把他当成那些爽朗耿直之辈。

    难道自己表现的这么明显,他们刚刚成亲没多久,就让李谦看出了自己的心思?

    姜宪的眼底闪过一丝懊恼。

    不管什么时候,不管是什么情况之下,谁最在乎,谁就会最吃亏。

    她不想让自己看上去那么的弱小。

    李谦把她的表情看得分明。

    心里顿时一阵痛。

    他的保宁,是嘉南郡主,是那个在慈宁宫走路昂首挺胸,在皇上面前也进退有据的姜宪,却在他面前流露出慌张不安来。

    这话对她得有多大的杀伤力啊!

    而他明明知道她是个要面子的,却得意忘形地还要戳穿她……

    李谦又悔又恨。

    他知道保宁喜欢他就行了,为什么要把她逼到角落里,非要她承认?

    不过是恃爱行凶罢了!

    他真是……

    李谦起身下炕,坐到了姜宪的身边,想去拉姜宪的手。

    姜宪啪地打开了他的手。

    李谦既没有生气,更没有死心,依旧笑着去拉姜宪的手。

    姜宪躲了几次,最终还是没有躲开。

    “干什么?”她不悦地道。

    李谦想真诚地向她道歉,又隐隐觉得这样可能会让姜宪有种错觉,觉得他逼着她承认了她很喜欢他的事实。他索性笑道:“我想你能多喜欢我一点嘛!”

    姜宪脸又烧了起来。

    这家伙,真是,真是不脸!

    不要脸的李谦已经笑嘻嘻地贴了过来,道:“你说,左以明那里要不要送点什么东西?总不能白求他帮忙,就算是他嘴里不说,心里肯定也会觉得我们不懂礼数的。”

    姜宪横了他一眼,道:“你以为我什么也不懂?我送了幅徐熙的花鸟图给他了。”

    李谦立刻一幅心疼肉疼的模样儿,道:“那我们家库房岂不是又少了一件古画?”

    姜宪想到前世他送给曹宣的那些孤本,像是不要钱似的,忍不住扑哧一声笑,道:“你还知道心疼古玩字画?”

    李谦看着暗暗松了口气。

    这件事终于过去了。

    保宁从人烟繁茂的京城跟着她到偏僻贫瘠的太原,他要是还不能对她好,还算得上什么男人!

    “别人家的我不心疼。”他和姜宪胡诌着,“可从我们家掏出来送到别人家的时候我怎么能不心疼。媳妇,你以后得听我的,关于送礼这件事,还是我来吧!你库房里的东西,那是留给我们儿子闺女的,可不能随便往外掏!”

    他这是不想用自己的陪嫁吧?

    姜宪摸了摸鼻子。

    可她打赏惯了,怎么办?

    亲们,月票7100张的加更。

    O∩∩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8/585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8/585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