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生病

推荐阅读:我的校贷那些年在下慎二,有何贵干打工小子修仙记娇妻甜蜜蜜:晋少,宠入怀至尊帝少的盛宠娇宠梁园:王爷,喊你回家去种田甜追36计:吻安,小甜心女神的贴身男秘青梅小甜心:腹黑竹马宠心尖亿万宠妻:入骨相思谁能知

    有些女孩子天生就非常的敏感,小小的一件事就能让她情绪低落,伤心良久。

    姜宪没有办法,只好示意李冬至多看顾着何瞳娘,自己则和李谦回了屋。

    烧烤什么的毕竟不是正经的膳食。姜宪肚子已经饱了,李谦还饿着。姜宪就陪着李谦在宴息室里吃了顿饭,两人这才一起坐在庑廊下品茶。

    月光皎洁地照在院子里,玉簪花暗香浮动,两个人低声说着话,气氛和谐又温馨,让姜宪恨不得时间能永远停留在此时,让她能和李谦能永远这样相目以对。

    李谦也似有所感,拉了她的手要去水榭旁走走。

    姜宪怕蚊子,特别是这样的天气,可和李谦相依相偎地散步诱惑力太大,她略一思忖就同意了。

    李谦却吩咐冰河去拿了个玲珑球过来,帮她挂在了腰间。

    姜宪问:“这是什么?”

    她忍不住拿了玲珑球看。

    那玲珑球是用竹子编成的,磨得光洁圆润,不知道里面放了什么,发出一股说不出什么,既不让人喜欢也不让人讨厌的味道来。

    李谦笑道:“是艾草丸!”

    艾草是用来趋蚊的。

    姜宪不问也知道这是什么了?

    李谦笑道:“是我请常大夫帮着做的,不知道效果如果,今天正好可以试一试。”

    姜宪笑着点头,生平第一次主动挽了李谦的胳膊。

    李谦笑了笑,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一面和姜宪说着闲话,一面往水榭那边去。

    夜晚的水榭,花已半谢,却依旧荷香四溢,馥香浓郁,两人突然间什么也不想,静静地沿着荷塘的石子甬道慢慢地逛了一圈,这才回屋梳洗。

    当天晚上,姜宪没有像平常那样四肢规矩,平躺着睡觉,,而是侧身抱住了李谦的腰,把头埋在了他的怀里,很快就睡着了。

    李谦突然觉得,他既然答应了姜家在姜宪及笄之前不动姜宪,那自己和姜宪同床共枕也许并不是个很好的主意……

    姜宪一夜无梦,早上很早就醒了过来,推醒了还在睡觉的李谦:“你快起来!你不是说今天要赶回京城吗?太晚了,就进不去城门了。”

    自成亲之后,李谦这是第一次在姜宪之后起床。

    他睁开眼睛,笑着朝姜宪道了一声“早”。

    姜宪却被他温柔而又带着几分绻缱的目光笑得一愣,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可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李谦已起身洗漱去了。

    等会儿他就要离开了……

    姜宪想想就觉得有些舍不得。

    自从她来山西,还没有和李谦分开过。

    她尾随李谦去了洗漱室,依在门口和他说着话:“早上吃什么?有面和粥。你们的干粮我昨天就吩咐情客他们准备好了,你们中途就别在路边的小馆用膳了,馆子里的东西没有家里做的好……”

    姜宪说着,目光却不由自主地落在了李谦的脸上。

    她这才发现李谦的眼圈居然有些发黑。

    “你这是怎么了?”姜宪想也没想地走了过去,抬手就去抚摸李谦的眼睛,“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吗?”

    “还好!”李谦答得有些含糊,并笑道,“你跟着我进来干什么?去看看早膳好了没有?用过早膳我就要走了,要过好几天才能看到你了!”

    从前李谦从来不叫她做这些的。

    姜宪心中生疑,直视着李谦眼睛,正色地道:“你真的没事吗?你今天要骑一天的马呢!”

    “我真的没事!”李谦答着,心里却忍不住想,如果昨天晚上姜宪没有像烙饼似的在他怀里翻来覆去的,他怎么可能到天亮才睡着。

    “快去帮我准备出门的东西。”李谦故作不悦地道,却在看到姜宪红润的嘴唇时忍不住啄一下。

    姜宪脸红如霞,也顾不得追究李谦的黑眼圈了,转身就快步出了洗漱室。

    用过早膳,李谦辞了何夫人,就带着几个随从离开了。

    姜宪像被抽了精神似的,干什么也觉得没意思。

    李麟几个倒玩得疯,不仅在水榭旁的荷塘划船钓鱼,还跑到旁边的村子里去摘别人家的西瓜、李子吃,据李冬至说,把别人家种在地里的菜都给踩坏了,好在是赔了不少银子给那些庄户人家,那些庄户人家不仅不恼火,还挺欢迎他们去那些庄户人家的田地里摘西瓜、李子的。

    姜宪听了直笑,问李冬至:“那你们有没有去?”

    “娘不让!”李冬至道,“说没有哪家的大姑娘跟个小子似的每天在外疯的。”

    姜宪笑道:“那你们这几天在干什么?”

    她是哪里也不想去,跟何夫人说了一声,一直躺在床上看来时从太原城里带来的词话本子。

    李冬至有些嫌弃地道:“和在太原的时候一样,每天不是写字就是背书,一点也不好玩。”

    她说话很随意,连自己的情绪也没有对姜宪隐瞒,把姜宪当成姐姐似的,这让姜宪有些惊讶。而更让人惊讶的是何瞳娘。不过几天没见,她好像瘦了一些,精神也有些恍惚,她和李冬至说了半天的话,她就发了半天的呆,姜宪想把她拉进说话的圈子里来,她勉勉强强地和她们说上几句话,又开始发呆。

    姜宪不由看了李冬至一眼,言下之意是何瞳娘怎么了?

    李冬至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

    姜宪只好由着她。

    李冬至告诉姜宪,这几天高妙容都陪着何夫人和何大舅太太打叶子牌,问姜宪要不要也过去玩。

    “天气太热了,我不想动弹。”姜宪道。

    李冬至不禁抬头望了望绿树如荫的窗外,几不可闻地轻叹了口气,不再提打子牌的事,在她这里消磨了一个下午,直到用了晚膳才走。

    结果第二天用午膳的时候,姜宪听到消息,说何瞳娘病了,而且病势汹汹,何夫人和何大舅太太已经派人去离这里最近的镇子上请大夫去了。

    姜宪听了忙去探望何瞳娘。

    何瞳娘躺在床上,脸烧得通红,何大舅太太坐在旁边直抹眼泪。

    好不容易等到了大夫,吃了五副药,何瞳娘慢慢好了起来。

    何大舅太太双手合十,连着念了好几声阿弥陀佛,决定和何夫人一起去庙里还愿。

    高妙容自告奋勇地陪着何夫人和何大舅舅去庙里,李麟听了就拉着李骥一起护送何夫人几个去庙里。

    何夫人也觉得这样比较妥当,问姜宪去不去。

    亲们,今天的更新。

    O∩∩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8/594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8/594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