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发难

推荐阅读:三国之无赖兵王穿越诸天万界两界搬运工明末传奇之钢铁脊梁网游之三国虎贲天下年轮的呼唤极品妖孽医神鸿蒙至尊逍遥主宰唐门侠影重生毒妃:侯爷请自重

    哪有人好得这么快的?

    姜宪有些怀疑。

    何瞳娘赧然,吐吐吞吞地小声道:“我并不是因为麟表哥的事才那么伤心的……还有之前二表哥的事……我知道姑父觉得我性子懦弱,不太喜欢我,我也没有想到嫁到李家来,只是有些伤心……高小姐能处处讨人欢心,我却怎么也做不好,还连累着姑母被姑父喝斥……”

    或许还有发现自己突然喜欢上一个人,结果这个人却喜欢着别人,对自己的自厌自怜吧?

    不过,如果何瞳娘只是为这种事情伤感,能走出来,也未必不是件好事。

    她鼓励何瞳娘:“你以后应该多和冬至到处走走才好。眼界开阔了,就不会拘泥于这个小圈子,你到时候会发现,世上还有很多有趣的事。”

    何瞳娘点头,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从前总把冬至当小孩子,实际上冬至比我懂得还多。她还劝我来着,说我以后有什么事最好别总是憋在心里,这样特别容易胡思乱想的。我觉得冬至说得很有道理。我不高兴,想来想去,还是因为我有些妒忌高小姐……”

    她这样的坦白直率,姜宪很喜欢,笑着递了个李子给她,道:“你既然能够说出来,可见是想通了。高小姐有她的好,可你也有你的好。切不可妄自菲薄。”

    何瞳娘不好意思地笑,但笑容比之前开朗了很多:“所以我觉得我应该向冬至学。之前她听庄小姐说嫂嫂的坏话,能很勇敢地冲上去,我也听见了,却只敢傻傻地站在旁边听着……”

    她的一席话让李冬至非常的不好意思,她羞红着脸道:“哪里有!你当时不也气愤得很吗?后来还陪着我一起回来。怕母亲责骂我,还安慰我说,说会让舅母帮我去求母亲,还说要是母亲罚我跪祠堂,你会陪着我一起跪祠堂的。”

    “我那不是安慰你的吗?”何瞳娘难得地俏皮了一回,和李冬至开着玩笑,“你要是被罚跪祠堂,肯定是李家的祠堂。我姓何,怎么可能和你一起跪祠堂。”

    李冬至一愣,随后就气恼地朝何瞳娘扑了过去,嚷着:“好啊!你骗我!亏我还感激得不了呢……”

    何瞳娘咯咯地笑。

    两个人闹成了一团。

    姜宪微笑着望着她们,心里觉得安宁又幸福。

    结果从那天起,两个人就常来姜宪这里窜门。

    姜宪不由奇道:“你们俩怎么这么有空了?”

    何瞳娘道:“姑母和我娘这些日子都在听那个叫空明的老尼姑讲经,哪里有空理睬我们!”

    姜宪不由皱眉。

    她看过很多僧尼乱家的案子。

    和这些人过多的亲近,甚至偏听偏信,是件极危险的事。

    她想了想,吩咐百结:“你去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现在她们住在一起,要是那边乱了起来,她这边是不可能幸免的。

    百结应声而去。

    何瞳娘和李冬至忐忑地交换了一个目光。

    姜宪感觉到了她们的不安,不想吓坏这两个小姑娘,笑道:“我就是有点好奇,让百结去看看。”

    两人齐齐松了口气。

    姜宪却把这件事写信告诉了李谦。

    李谦让她别急,说他会派人去查的,并告诉她,他这边有点事缠住了,可能要再过几天再去看她。

    姜宪收到了信心情有很是低落,她问送信进来的冰河:“将军这些日子都在做什么呢?”

    如果这个人是李长青,冰河都有可能打个马虎眼就过去了,可问他这话的是姜宪的话,他不敢不说李谦把姜宪的事看得比自己的事还重,别人不知道,他们这些身边服侍的却清清楚楚,何况为了让云林他们在对上邵家的人时更有胜算,李谦想去四川悄悄地弄点铁矿回来,郡主为此不仅帮李谦打通了四川的路子,还拿了很多银子出来,谢元希已经对他们这些近身服侍的人说过了,就冲这一点,他们就得在姜宪面前毕恭毕敬的。

    “这不眼看快要入秋了吗?”他低声道,“各地都要开始检查堤防。这庄大人不是管着山西的水利和抚名吗?可如今国库十有八、七都是空着,山西这边的水利又不像开封或是两淮,就是有银子也不到这里来,何况是没银子。可这水利也不能不修,万一出了事,那可是从上到下砍脑袋的事。那怎么办呢?以前就由布政司出面,向各卫所借兵修峻水利,不用工钱,只管两餐,还可以趁机向那些服徭役的人摊派银子,两头一省,能揣不少银子到怀里。

    “可今年却不一样了。

    “我们将军说了,借卫所的人去修峻河道能行,却必需接市面上的价格清算工钱,而且工钱要提前给,不然不去。

    “那中饱私囊的事又不是庄大人一个人揣在了怀里。

    “他的事交不了差,谁不怨声栽道?

    “丁大人为这件事,还特意来找过大人。”

    说到这里,他狡黠地笑了笑。

    “可当时大人卧病在床,根本没有办法见客。

    “丁大人没有办法,就找到了将军这里。

    “可将军说了,他这段时间要处置庄家和李家的的事,总兵府的事,全由大人作主。

    “丁大人明知这是推脱之词,也不好说什么。回去之后就叫了庄大人,让庄大人想办法私底下和我们家大人协商,结果我们家大人根本不见他,他来了两次,都吃了闭门羹。

    “大人身边服侍小厮说,那庄大人第二次被拦在门外的时候,还嘴里骂了几句脏话,结果却被我们家大人听得一清二楚。

    “我们家大人说了,这次修峻河道,山西总兵府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出人的。他要是有本事,就让太原总兵府或是榆林总兵府出人,反正山西总兵府是不干的。山西总兵府的人要冬操。万一开春的时候没有吃的,那些鞑子打过来了怎么办?

    “我们家大人这话一放出去,太原总兵府第一个不干了,不仅没有答应出兵帮他们修峻河道,而且还说了,布政司又不缺这几个钱,今年黄河大旱,多的是逃荒的人,不如出钱让这些流民修峻河道,既可以向朝廷交差,还可以救几条人命,一举两得,何必非要盯着他们这些将士不放。

    “丁大人觉得有理。让庄大人用手上的抵销徭役的银子去雇人。

    “这可抵销徭役的银子哪是那么好收的?

    “庄大人在外面忙活了快半个月了,一个县的银子都没有收齐,如今正焦头烂额不知道怎么办好?”

    冰河说着,大笑了三声,幸灾乐祸之意十分明显。

    亲们,给晴天墨云的灵兽蛋加更!

    O∩∩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8/595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8/595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