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正遇

推荐阅读:一剑破道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罪域王骨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妖孽强者在都市印加悲歌抗战之广陵密码索命贪欢:霸宠失忆甜妻麻衣神相毒妇不从良九零俏佳人

    温鹏现在一个头两个大。

    自己小心翼翼地经营了这么多年却突然被调职,和王家原本已经口头说定了两个孩子的事,王家却突然变了卦,最重要的是,他自认为自己没有任何怠慢熊正佩的地方,熊正佩却突然对自己出了手,他却连熊正佩为什么会对他动手都不知道。

    他在京中为官尚且如此。他马上要调任云南,以后山高路远,三年才进京述职一次。若是熊正佩继续这么对他,他说不定会像上一任云南布政使一样,死在云南了都不知道为什么。

    庄大人的信就被他压在了案头在他去云南任职之前,他一定得和熊正佩把这个结解开才行。

    现在熊正佩和汪几道是皇上面前的两大红人,他可不想得罪其中的任何一方。

    可他跑了好几天,直到上任也没有弄清楚到底是为什么。

    这得怪熊正佩。

    他虽帮了曹宣,也知道这是姜宪托的曹宣,可曹宣和姜宪,一个是被皇帝顾忌的国舅爷,一个是远嫁山西的郡主,都是皇家贵胄,不帮吧,这些人帮不上他的忙,可要是诚心捣起乱来却能杀人于无形,甚至是让对手得利,帮吧,说出去了丢人,好像他熊正佩巴结奉承那些整天尸位素餐的皇亲国戚似的。

    温鹏怎么可能打探得到消息?

    他没有消息,庄大人就更没有消息了。

    庄家急得团团转,庄夫人更是心急如焚,没有了出门的兴趣。

    偏偏这个时候传来袁家三小姐出阁的消息。

    从前庄夫人并不把袁家放在眼里,现在却不比往昔,没了温鹏在京城的照拂,庄家在官场上哪里还敢高调。

    她压下心底的烦燥亲自去给袁三小姐添箱。

    袁家素来对这些外来的官吏大方得体,这些人没有少受袁家的礼。

    袁家嫁女儿,来添箱的官家夫人小姐不少。

    庄夫人除了遇见了鲁夫人,还遇到了何夫人身边的程嬷嬷和姜宪身边的情客。

    程嬷嬷就不用说了,情客却是姜宪身边最体己的大丫鬟,当初她们去程家做客的时候,就是情客近身服侍,指点丫鬟婆子上茶上点心的,她前来代表着姜宪,而且她还是宫中的宫女出身,袁家不敢怠慢,袁家当家的大太太虽然没有迎进逢出,却派了袁家的二太太亲自陪在情客的身边,程嬷嬷也因此得以沾光,由袁家二太太领着,进了袁家三小姐屋。

    情客身材高挑,神色温和,态度恭谦又不失落落大方,穿了件碧色的杭绸比甲,珠花上镶着的猫眼石却有莲子米大小,比寻常官宦家的小姐还要气派。

    她恭恭敬敬地给袁家三小姐行了礼,送上了姜宪的贺礼。

    一对掐丝珐琅烧蓝玻璃的手镯,一支赤金打造的亭台楼阁挑心。

    一看就是内造之物。

    屋里的看客啧啧称奇。

    掐丝珐琅烧蓝玻璃的手镯仿佛有蓝色水银流动,亭台楼阁的桃心更栩栩如生,富丽堂华,都是他们没有见过的。

    就连袁家二太太事后都和袁家大太太道:“那亭台楼阁的簪子也罢,不过是做工精巧,那对掐丝珐琅烧蓝玻璃却十分的罕见,以后做那传女不传媳的宝物也使得。”

    袁家大太太连连点头,把东西拿去给袁家老安人过目。

    而此时,正巧碰到这一幕的庄夫人却眉头紧锁。

    庄家和李家有罅隙,姜宪大出风头,她自然不高兴。

    庄夫人不由问袁家大太太:“三小姐的婚期定在了八月二十六,那个时候嘉南郡主应该回了太原了吧?她来参加三小姐的婚礼吗?”

    现在太原城里消息略微灵通些人家谁不知道李家和庄家对上了。

    袁家可趟不起这滩浑水。

    袁家大太太慎重地笑道:“那可说不准。郡主那个时候应该要回汾阳祭祖吧?”

    庄夫人看着袁夫人那郑重的样子心里的火就烧得更旺了,道:“三小姐出阁毕竟是大事,袁家到心宽,随心所欲的。”

    言下之意,是指如果姜宪不出现袁家的婚礼,袁家也不敢说一句不是。

    袁家大太太不禁在心里腹诽。

    她们袁家虽然富贵,却也只是个乡绅,嘉南郡主出不出席袁家的婚事,袁家本来都不敢说一句不是,庄夫人现在是不是病急乱投药,逮着他们袁家说事,脑子不清楚了吧?

    可这话也轮不到她说。

    袁家得罪不起李家,得罪不起郡主,也同样得罪不起庄家。

    她小心奉承地送了庄夫人出门。

    却在门口遇到了送程嬷嬷和情客出门的袁家二太太。

    庄夫人忍不住对袁家两位太太道:“早知道这样,我就应该早点走的,也免得袁家为了送个人还要分头行事,连个丫鬟还郑重其事的。”

    袁家两位太太不好说什么,但被庄夫人这么说,不免有些尴尬。

    情客不管怎么说也只是个丫鬟。

    她们这样的确太过殷勤了。

    情客却是在宫里长大的,这样的事碰到的太多了。

    姜宪做得不对时她都驳,何况是小小的从三品慎人!

    情客顿时冷笑,道:“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庄夫人。我刚才还以为我看错了。温大人去了云南,恐怕好几年都回不来了。怎么?庄夫人没有给自家的兄弟准备些出门的土仪?”

    庄夫人大怒,道:“一个丫头片子,居然敢在我面前说话……”

    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话,情客已从上到下地把看了一眼,不屑地道:“难怪温鹏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像个绿头苍蝇似的在京城里乱飞,赶情这根子在庄夫人这里,都有些不懂人情世故的,也不知道怎么坐到了大理寺少卿的,可见能力不怎么样,运气却占了大头。如果不能靠着运气行事了,这仕途不就艰难起来。我看啊,照这样下去,温鹏还得在云南多呆几年。”

    庄夫人听得一愣,道:“你知道是谁?”

    情客冷冷地笑,道:“我一个丫头片子,怎么知道温鹏得罪了谁?”说着,屈膝朝着袁家两位太太行了个福礼,柔声道:“多谢两位夫人,奴婢告辞!”

    袁家两位太太还想和情客寒暄几句,情客已带着程嬷嬷上了马车。

    庄夫人这才反应过来,上前几步就要去找情客理论,却被李家的仆妇拦在台阶前,更有妇人笑道:“还请庄夫人留步,庄夫人也知道我们只是些听命行事之人,庄夫人若是有什么事,不妨去请教我们家郡主或是夫人!”

    把个庄夫人气得半天说不出话来,眼睁睁地看着情客的马车离开了袁家,铁青着个脸离开了袁家。

    亲们,定时发布君发布的新章,我正在送小吱吱返校的途中,今天只能两更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8/59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8/599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