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担心

推荐阅读:我有三个龙傲天竹马法师在艾泽拉斯撒旦总裁,别爱我都市修真医圣三人行必有女汉子超级捉鬼道长一遇慕少爱终身萌妻十八岁全能尖兵风是叶的涟漪

    袁家大太太和二太太把情客对庄夫人的态度看在眼里,相互交换了一个眼神,不由得神色微妙。

    情客就是再尊贵,也不过是个丫鬟,袁家也不过是看在姜宪的面子上。

    她却当着庄夫人的面直呼温鹏的名字。

    如果不是受了姜宪的影响,她怎么敢如此放肆。

    可见温鹏在姜宪心目中的地位。

    袁家二太太想到这些日子庄家和李家纷争,不由低声对袁家大太太道:“大嫂,您看这件事,要不要跟大伯说一声。我总觉得这件事有点不对劲。就算是李家不怕庄家,可也犯不着这样的得罪庄家。”

    袁家大太太是袁家的宗妇,见识比二太太多,也感觉到了情客的不同寻常,如今听了二太太这么一说,主意就更正了:“我这就去见大老爷。郡主那边,也好早点拿个章程。”

    袁家还没有和姜宪正式接触。照袁家大老的意思,用不着上赶子巴结,可也不能失了礼数。趁着袁家三小姐出阁的时候给李家下个贴子,如果姜宪给三小姐添箱,她们就趁机再下个贴子请了姜宪来吃喜酒。姜宪来自然是好生生地招待,如果不来,也不强求,等以后有机会再结交。

    若是情况有变,那他们就不能对姜宪太过冷淡了。

    可事情到底有没有什么变化,还得由袁家当家的袁大老爷来决定。

    袁大太太也顾不得满屋的客人,去了袁家大老爷的书房。

    丁夫人得到消息,已经是第二天了。

    她想了又想,实在想不出姜宪为何要这样对庄夫人。

    你说姜宪有持无恐怕,姜家和太皇太后远在京城,总不能因为这点点小事就赶过来给姜宪撑腰。而且就算是撑腰,文武两途,姜宪就是要收拾庄大人也要费一番周折。如果说姜宪是不知天高地厚,可从她和姜宪的接触和姜宪这些日子在太原的所作所为看来,她根本不是这样的人。

    姜宪到底怎么想的呢?

    丁夫人心中隐隐不安,晚上遇到提早下衙回来的丁大人,忍不住把这件事告诉了丁大人。

    丁大人当时就有点傻眼,转念之间已是神色大变,匆匆地吩咐丁夫人:“快,快给我磨墨,我有事要问姐夫。”

    他说的姐夫,是刑部侍郎姚先知。

    丁夫人吓了一大跳,一面挽了衣袖给丈夫磨墨,一面道:“您这是怎么了?难道丁家和李家的事有什么不妥当吗?”

    “何止是不妥当!”丁大人道,走到了书案前,“事情太巧了!李家和庄家的罅隙还没有个公案,温鹏就调任了云南布政使,郡主身边的一个大丫鬟都敢直呼其名。你又说那郡主不是不谙世事的人,我怀疑,温鹏肯定是一时半会儿回不了京城了。他毕竟是庶吉士,散馆之后就到了刑部,之后从来没有出过什么错,连着三个考核都被评了优,去云南任职也是连进两品,从正四品到正三品,这样的履历,就是我也不敢说他就会一直呆在云南。可嘉南郡主却毫无顾忌如果不是她知道了些什么,就是这件事与她有关。

    “我之前一直听说嘉南郡主是十分受宠爱的,就是皇上,她也是敢指使的。因而她出阁的时候,我才会猜测是李家长子引诱了她,而不是宫里容不下她了,才把把她远远地打发给李谦。要知道,当初嘉南郡主选婿的时候,金宵也曾去过京城。如果真要远远地打发了嘉南郡主,金宵是比李谦更好的人选。

    “若嘉南郡主只是听到了什么消息还好说,怕就是怕这件事压根就是她指使的。

    “之前李家和庄家相争的时候,我一直没有插手。

    “庄家不过是下了她的面子,她就能毫不在意地断了温鹏的前程,这可不是普通女子能做得出来的事。

    “一定要打听清楚才是。

    “无心算计有心。

    “不然我们到时候怎么死的都有可能不知道。”

    丁夫人听着,打了个寒颤,磨墨的手也不由慢了下来。

    她仔细地回忆着,觉得自己好像没有什么地方得曾经得罪过姜宪……“

    远在云龙山的姜宪正在和李冬至、何瞳娘钓鱼。

    她有点无聊。

    两个小姑娘一个太小一个太腼腆,一点也不好玩。

    从前她在宫里的时候也不好玩,可只要她一闲下来,就有女官和宫女、太监、内侍围着找话题逗她开心。

    现在好寂寞啊!

    如果刘冬月在这里就好了。

    他可比情客他们强多了。

    姜宪想着,就连鱼鳔那么明显地在水面上沉浮,显示有鱼上钩了她都没有什么兴趣去接鱼竿了。

    她起身准备去旁边的凉亭躺着看书。

    抬头却看见冰河急匆匆地走了过来。

    她在河边等了会儿冰河。

    冰河小跑过来,喘着气道:“郡主,袁家的大太太和二太太过来了。说是特意来给您下帖子的。”

    姜宪有些意外。

    原想着不见的,可当她看见李冬至再一次沮丧地把鱼饵丢到了湖里,想到李冬至又要问她为什么钓不着鱼,她去见了袁家大太太和二太太。

    虽说是来拜访姜宪的,可姜宪见不见客还说不定,何夫人就提前到了花厅,帮姜宪招待客人。

    见姜宪过来,两位年纪比她母亲还要大的富家太太神色谦逊,非常客气地站了起来,齐齐笑着和姜宪打招呼。

    姜宪有些意外。

    在她的心里,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前世她是郡主、是皇后、是皇太后,一看就知道别人献殷勤是为了什么。

    可今世,她只是个远嫁的郡主,她实在想不通两人是为什么?

    她耐心和两位袁太太寒暄着,等着两位袁太太说明来意。

    谁知道两位袁太太就是来送请帖的。

    送完了请帖,就起身告辞了。

    还留下了到地木匣子做礼物。

    姜宪让人打开一看,一个匣子里装着对赤金填青金石红宝石的簪子,一个匣子里装的是一个赤金镶百宝的项圈了。

    一看就价值不菲。

    这下子就是何夫人也困惑起来。她有些茫然地问姜选:“袁家到底为什么来的啊?”

    “我也不知道。”姜宪无奈地摊了摊手,颇为宽心地道,“船到桥头自然直。是她们来求我们,我们有什么好急的!”

    亲们,月票7950加更!

    ~~~~><~~~~

    终于跳到8字开始的加更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8/59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8/599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