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回归

推荐阅读:绝对交易书籍供应商大唐图书馆女帝的大内总管无敌真寂寞在漫威当超级英雄的那些年名门老公,太撩心我家宝宝你惹不起万圣纪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

    认真的论起来,这里也不是李家的祖宅。

    李家在李长青之前穷得叮当响,除了一幢倒了半边的三间茅草屋,什么也没有。

    李家压根儿就没有什么祖宅。

    后来李长青在外面当土匪,曾悄悄地拿了些银子回来救济家里的兄长,又因为这些钱来得不正,没敢给多的钱子,李麟的父亲才勉强在原来的台基上盖了幢三间的土坯屋。但随着李长青势大,李长青的身份瞒不住了,李麟和姐姐李雪被接到李长青的身边抚养,李家的这幢三间的土坯屋也倒了。就算之后李长青被招安,李长青也不敢乱来,直到李长青在福建做了三年的总兵,寻思着朝廷不会再和他秋后算账了,他这才派人回到老家,将那三间宅基地左右的房子买了下来,建成了如今前后宽敞,占地三十多亩的“祖宅”。

    因而这个祖宅很新。

    粉白的墙上画着那些吉祥图案的色彩都很明丽。

    李谦不免有些尴尬。

    姜宪却觉得这样很好。

    “你都不知道,我从前最怕去坤宁宫了。”她和李谦走在绘着蓝绿色图案的抄手游廊里,一面和李谦说着话,一面随手揪下了抄手游廊旁垂柳的叶子拿在手里玩着,“因为从慈宁宫去坤宁宫的时候要经过永寿宫。太宗皇帝的慈安皇后就是在那里停的灵,英宗皇帝的贵妃也是在那里没的,先帝的生母,也就是孝宗皇帝的静妃安氏,在那里住了二十年,孝宗皇帝殡天之后,她就是在那里自缢的,先帝登基之后,就锁了永寿宫,只有几个打扫的太监能进去。你想想,一个宅子好几年不住人,会破败成什么样子?我有一次听宫女说,路过永寿宫的时候,突然从里面窜出了几只老鼠,当时把她们吓得,立刻就尖起来。后来曹太后派了人去打扫永寿宫,那里的老鼠,养得比刚出生的小猫还大。御善房的人说,偷吃东西的肯定就是这帮老鼠。我听了之后有好几年都不敢吃御善房的东西……”

    这种事李谦还是第一次听到。

    他看着姜宪满脸嫌弃的样子,呵呵直笑,把她拉去了李长青之前为他们准备的宅子。

    宅子挺大的,三进三出,后面还带个小花园,引了活水进来做成了小溪池塘,旁边种了很多梅花,正房出来是个花圃,院子的角落还竖了两块模样嶙峋的太湖石,新漆的落地柱和门窗在太阳下闪闪发光,屋里还散发淡淡的石灰气。

    姜宪笑道:“要是再放些日子过来住就好了。”

    李谦听着心动,道:“要不,我们回老宅子过年吧!”

    “好啊!”姜宪觉得只要是李谦陪着她,去哪里都行,“你有假吗?”

    “不是还有爹顶着吗?”李谦嘻嘻笑,把李长青拉出去做了壮丁。

    姜宪抿了嘴笑,之后趁机说了李谦的前程:“你准备就在山西总兵府吗?按朝廷的例律,官员需在离家五百里以外的地方任职。你们家能回山西,是因为曹太后的缘故,算得上是特例。可我担心赵翌把朝廷里的事理顺了之后,会整治官吏。你要不要换个地方做官,和公公分担一下风险。”

    李谦觉得姜宪在正事上不会和他说废话。

    他微微一愣,道:“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

    姜宪和姜律联系的不多,反而和曹宣、白愫两人书信来往的十分密切。而且温鹏的事,也是托曹宣出的面。姜宪和曹宣之间,仿佛有条无形的纽带,让这两人在很多事上都会走到一块儿去。

    或者是因为,他们是在同样的环境里长大的人?

    李谦在心里嘀咕着。

    前世的经验告诉姜宪,李谦并不是个听见就是雨的人,她早就想到他会问自己,因而她坦诚地摇了摇头,道:“我倒没有听到什么风声。只是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在想这件事。山西太复杂,你这样跟着公公,只怕十年都难有进展……”说到这里,姜宪自己倒先发起呆来。

    李谦不由愕然,却也不催她,静静地陪着她站在抄手游廊的中间。

    姜宪此时的思绪却乱极了。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李谦野心勃勃,肯定是要出人头地的。可李谦的野心到了哪一步,她却从来没有好好和他谈过。

    如果他只是想做封疆大吏,留在李长青的身边,慢慢接手李长青的事业,安安稳稳地过上这几年,若是世道乱了,凭着李谦的本事,也不至于吃不上一碗饭。

    可若李谦……想如前世般独霸一方,成为左右朝局的人呢?

    前世他有她相帮都走得那样艰难,特别是他的功勋都是在战场赚的。

    战场上有多危险,她可是亲身体会过。

    李谦生死不明时,那种在深夜无望的等待,她再也不想经历了。

    姜宪不想让李谦上战场。

    可她还是在痛定思痛之后问李谦:“你有没有想过你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当然想过啊!”李谦笑道,“大丈夫屹立世间,自然是要建不世的功勋,娶绝世的美人啦!”他说着,突然抱起了姜宪,让她站在了抄手游廊的美人椅上。

    姜宪吓了一大跳,忙箍住了他的脖子,却因为站在美人椅上,比李谦还要高出半个头来,变成了她俯视李谦,李谦仰望着她的模样。

    “绝世的美人如今已经在我的怀里了,”他望着姜宪,目光深邃而又专注,仿佛她是那罕世的珍宝,世间的万物再也没有任何的东西能吸引他的注意力,再也没有任何的东西比她更让他着迷,“我已再无所求!只求着建不世的功勋,守护着我的绝世美人不被人觊觎……”

    姜宪羞得不行,多看李谦一眼都觉得心跳得没有办法呼吸。

    她左顾右盼地胡说八道,好像这样,就能让自己自在一些:“你又胡说八道!一会儿说别无所求,一会儿又说只求建不世的功勋……”

    李谦笑着把她从美人椅上抱下来,低头抵了她的额头,低声笑道:“若是没有绝世的美人,我立了那不世的功勋又有什么用?”

    那你前世在干什么?

    话到了嘴边,姜宪立刻咽了下去。

    前世是前世,今生是今生,她不能因为前世的事就怨忿今生的他。

    她也不应该总想着前世的事。

    那样只会让她对李谦先入为主,让她陷入自怜自艾的境地。

    亲们,给言果的灵兽蛋加更。

    O∩∩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8/601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8/601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