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召回

推荐阅读:海贼之天赋系统纵猎天下空间悍女:种田吧,王爷!绝对交易书籍供应商大唐图书馆女帝的大内总管无敌真寂寞在漫威当超级英雄的那些年

    众人一阵愕然。

    特别是李冬至,她大着胆子问李长青:“阿爹,为什么让嫂嫂去庙里静修?在家里静修不行吗?”

    在她看来,被送去庙里静修的女子都是犯了错的女子,被送进去之后,几乎没有人能回来。

    现在哥哥不在家里,嫂嫂却要被送去庙里……

    她一双乌溜溜地大眼睛眨也眨地望着李长青,仿佛在无声地求着父亲。

    李长青不由皱眉,觉得李冬至这孩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尖锐,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

    他不由皱眉道:“这是阿爹的意思,你难道是在诘问阿爹不成?”

    “女儿不敢!”她咬了咬牙,道,“可大哥不在家,嫂嫂若是要去静修,怎么也得跟哥哥说一声吧?这样不声不响地把嫂嫂送去庙里,别人要是知道了,还以为嫂嫂犯了什么错呢?阿爹向来最疼爱大哥的,您也不希望大哥受此非议吧?”

    姜宪听着差点忍不住为李冬至喝彩。

    这孩子,最最像李谦了!

    不枉她最疼爱她。

    关键的时候总是为她说话。

    她立刻上前揽了李冬至的胳臂,笑着轻声道:“小姑,是我自己想去庙里住些日子。你大哥不在家里,我心里有些慌。想去庙里吃几天斋菜,为你大哥求个福,祈个平安。正因为是怕外人误会,所以我昨天才求了公公,让他老人家帮帮我,若干有外人问起来,大家只说我身体不适,不方便见客。”

    李冬至狐疑地望着姜宪。

    姜宪微笑着向她点头,目含诚意。

    李冬至这才信了。

    李长青却被气个半死。

    他是李冬至的爹,李冬至竟然宁愿相信姜宪也不相信他。

    李长青觉得他真是白养了李冬至。

    姜宪看出了李长青的不悦,私底让七姑给李长青带话,说若是在京城里遇到了合适的女先生,想请到家里来给李冬至启蒙:“……家里没有学腹五车的女性长辈,不如正正经经地在外面请一个,好生地跟着女先生学着怎样读书写字,琴棋书画。以后小姑没有出嫁之前可以给侄女启蒙,出嫁之后,可以给自家的姑娘启蒙。一个家族的传承始于此,夫家因此也会高看她一眼。”

    真正诗书传世之家的女孩子,不是跟着自己的母亲启蒙就是跟自家的姑母启蒙,就是要请女先生,也请的是世交家的大归的姑奶奶,像这样请外面的人来教习的,都是新贵之家,那些出身高门大族的女先生通常都不屑任教的。而请了男子教书,多是年过六旬的落第秀才,这样的人最多能告诉李冬至断文识字,更多的就无能为力了。李家也因此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加之高妙容是女孩子,从前和李冬至感情很好,李家也就不急,这件事因此一拖再拖,拖到了现在。

    如果姜宪真的能从京城给李冬至找个女先生来,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过,这种事也要碰机会。

    李长青不想让姜宪为难,让七姑回话:“万一请不到女先生也没有关系,给冬至找个宫里出来的、老成的嬷嬷让她跟着学学规矩也行。”

    姜宪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给李冬至找一个合适的女先生,带个宫里出去的嬷嬷让李冬至学规矩对她来说却是小事一桩就算找不到离宫的嬷嬷,从宫里带一个回来,报到宗人府说太皇太后或是太皇太妃开恩,要放出去就行了。

    她笑着应了,让人带信给刘冬月和李骥立刻回来,叮嘱七姑和情客简单地收拾行李,把百结和香儿、坠儿等人留在屋里。

    七姑等女仆以为她是去庙里静修,显得很平静,很快就收拾好箱笼,等着刘冬月和李骥回来。

    刘冬月和李骥在大同。

    太皇太后给了姜宪一大块种着杂树的荒地,说是她老人家从前的陪嫁,却浅浅地埋着一层煤,扒开不到一尺的地就是是。

    姜宪压根不相信这是太皇太后的陪嫁。

    可前世她也没有这块地的印象。

    今生因为她的缘故,很多事都发生了变化,她也无从追根溯源,悄悄地叮嘱刘冬月,借着这次去给她收租的机会到那山头看看,如果有可能,想办法开始采煤,毕竟煤是朝廷管控之物,把事情闹到明面上了,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刘冬月想着姜宪既然要抬举李骥,也就没有瞒着李骥。

    李骥当时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李家始于微末,他虽是官宦子弟,却不入等级。偶尔和那些门阀贵胄在一起,听说谁谁谁家圈了块黑户开出来的地,有多少多少亩,把那些黑户全都上了奴籍,家里发了一大笔财,谁谁谁家管做了船坞的管事,扣了那些供货给船坞的商家货款不给,那些商家送了一斛莲子米大小的南海珍珠和一根根匣子金条……他那个时候以为那就是最大的不公了,没想到还有更不公的事在这里,而且还是他们家得了利。

    李骥整个人都不好了几天。

    刘冬月只好告诉他:“这些可能是户部孝敬孝宗皇帝或是先帝的私产。”

    李骥听得稀奇不已,道:“皇上还有私产?”

    刘冬月翻了个白眼,道:“皇上也是人好不好?如果没有私产,他要是荒唐起来,把国库里的钱子都拿去用了,大员们的俸禄怎么办?卫所的军饷怎么办?各地赈灾的银粮从哪里来?”

    李骥闻言嘀咕道:“可现在卫所也一样发不出军饷,涝旱的时候也没有看到朝廷赈灾啊!”

    刘冬月嘴角翕翕,想为朝廷争辩几句,可几次都不知道说什么,只好轻轻地叹了口气,拉了李骥道:“二少爷,我们快点回太原吧!也不知道郡主那边出了什么事?”

    李骥也急了起来。

    两人紧赶慢赶,只花了两天的功夫就赶回了太原。

    正好李长青亲自给姜宪看的黄道吉日就在第二天,两人只来得疲极而寐地睡了一觉,就急急跟着姜宪出了太原城,连箱笼都没有来得及打开。

    李骥困惑地望着他们身边那些相貌普通,沉默寡言的护卫,不禁策马小跑到了云林的身边,朝着那些护卫呶了呶嘴,低声道:“这都是哪里来的?我怎么一个人也不认识!”

    云林也不认识。

    他隐隐觉查到这些李长青安排的护卫都很不简单,却不知道李长青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心中颇为不安。

    亲们,月票8500的加更!

    O∩∩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8/608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8/608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