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九章 砬巧

推荐阅读:在下慎二,有何贵干打工小子修仙记娇妻甜蜜蜜:晋少,宠入怀至尊帝少的盛宠娇宠梁园:王爷,喊你回家去种田甜追36计:吻安,小甜心女神的贴身男秘青梅小甜心:腹黑竹马宠心尖亿万宠妻:入骨相思谁能知乡村客栈

    刘冬月那样机敏的人,云林又身手很好,据七姑说,是个高手,那妇人又出现的如此适时……

    情客越想越惊骇。

    如果出了什么事,并不是她能兜得住的,最好就是快点把这件事告诉姜宪,让郡主决定来怎么做。

    她小跑着回到了姜宪住的客房。

    还好客房里和她出去时一样,既没有少什么人也没有少什么东西。

    她不由舒了口气,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把事情的经过快言快语地告诉了姜宪。

    姜宪心中顿时也急了起来。

    如果是有人发现了她的行踪,针对她设了个计,而且还让刘冬月和云林不见了踪影,那她的处境就很危险了。可她看到七姑和情客两张惊慌而又无助的面庞时,她不由冷静下来,并安慰她们俩人道:“不要慌张,事情是不是你所说的还没有得到证实。不过,你的担心也是有道理的。我们也别收拾东西了,把我的细软带上,你们帮我更衣……”想到要躲开那些对她不怀好意的人,她突然有了个主意,道,“七姑你先去探探客栈还有没有空房,我们躲到那里去!”

    七姑应诺,忙所姜宪的细软收了起来,打开门就准备去探探虚实。

    谁知道开了门却看见满脸惊讶地站在门口的刘冬月。

    “七姑,原来你这么厉害!”他悄声感慨道,望着七姑的眼睛都要冒星星了,“我刚刚站在门口您就听到了我的消息。也难怪将军让您贴身服侍郡主,从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七姑您可不要和我一般见识。等闲下来的时候,我请您教我两手,您可也不能推辞啊!”

    七姑哪里还有心思听他说了些什么。拍着胸脯长吁了口气,一把就将刘冬月拽进了屋,对姜宪道:“郡主,冬月回来了。”

    正趿了鞋准备下床的姜宪和蹲下身上正要服侍姜宪穿鞋的情客回头望着刘冬月,都想到刚才的担惊受怕,不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刘冬月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小心翼翼地进了屋,比平时更恭敬地给姜宪行了个礼,正要低声请姜宪示,重新回床上坐下的姜宪已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刘冬月忙道:“这件事还真得感谢郡主问了那么一句,要不然那妇人就要骨肉离散了。”

    屋里的人都竖起耳朵来听。

    刘冬月想到刚才姜宪的那一瞪,越发用心地说起这件事来:“……我人单力薄,就拉了云大哥一起去。到了门口,听着众人的议论这才知道,那妇人欠了客栈的钱不假,可店家撸了人家的首饰,把人赶出去就是了,怎么却选了这个时辰?原来是县上一官宦人家的子弟看中了那妇人的长女,想把那长女买下来,据说那妇人也是读书人家出身,丈夫还是上林菀的一个官吏,怎么可能把长女卖人?那官宦人家无奈之下,就想出了这个法子。和这客栈的老板商量好了,准备直接抢人的。照小的的意思,这件事不好管。云大哥却说,要是这样的事我们都不管,那成什么人了?小的无奈,只好给云大哥出了个主意,让他装着要债的,把那妇人和几个孩子带到僻静处,见没人跟着,也没人看着,把人藏在了我们的马车里,等天亮了再说。”

    姜宪看着刘冬月冷冷一笑。

    刘冬月打了个寒颤,低头弯腰的,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团,从姜宪的眼前消失似的。

    姜宪不由暗暗好笑,道:“站直了说话!你现在这个样子,像什么?贼眉鼠眼的,没有一点气质。这事是你的主意吧?别把云林推出来挡箭!”

    她话里透露的笑意让刘冬月刹那活了过来。

    他嬉笑着贴了过来,道:“郡主,那韩家不过是出了个皇后,就张狂得没了边似的。这种强抢民女的事都做是这么肆无忌惮,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才出面揽得这个事……”

    姜宪听着脸色一沉,道:“有话说话,不要扯些乱七八糟的。你同情那妇人,想救那妇人,就说想救人,不要上赶子的乱说话。韩家怎么了?现在人家里出了个皇后,就有那资格张狂,怎么就惹得你看不下眼去,要打抱不平,替天行道呢?”

    这些全是宫里的臭毛病。

    干个什么事都是为了她。

    把她当傻子呢?

    刘冬月一听,立刻站直了身子骨,道:“郡主,我错了。我再也不这样了。”

    姜宪脸色微霁,道:“这件事又与韩家有什么关系?”

    刘冬月正色道:“要抢人的那户人家姓王,祖上曾经任过句容县的县令,他们家老太太娘家姓胡,不知怎地,前些日子和韩家攀上了关系,突然就变得张狂起来。这原本没什么,可他们家却突然开始找人打听十二岁,冬月里出生的女孩子,说是要送去韩家给韩家的三少爷冲喜。这年头,这样的事多的是人哭着求着去,原本他们家也选中了几个合适的姑娘,正准备送进京里。不曾想那妇人的长女无意间被王家的管事看中了,点了名要那买了那妇人的长女,那妇人自然是不肯的,这才设了这一计。”

    姜宪听着人都要气炸了。

    “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儿?正经事一件不会,这种下三烂的事却做是烂熟,理直气壮的。”她脸色铁青地问刘冬月,“韩家谁姓胡?又哪里来的三少爷?这是谁在背后扯着韩家的大旗在那里狐假虎威呢?昌平县的县令呢,官吏呢?全都死光了!”

    她星目如寒,面色如霜,做太后时睨视天下的嚣张跋扈和无畏无惧毫不掩饰地散发出来,如泰山压顶,让七姑、情客和刘冬月不由瑟瑟地低下头去,屋里陡然间落针可闻。

    姜宪不禁暗暗地叹了口气,收敛了身上的戾气,温声地问刘冬月:“可曾派人去打听?”

    “去,去了。”刘冬月的汗毛还竖着,说话的声音还绷得有些紧,说话也有些不利索,“云大哥去了。云大哥说,这件事透着蹊跷。韩家到底是高门大户,就算是要冲喜,不愁找不到你情我愿的人家,何况像这样强行掳人?这王家行事,有些说不通,所以去打听去了……”

    到底是李谦以后手下文武双全的大将军,现在行事已是有模有样了。

    姜宪暗中颔首,神色越发宽和。

    亲们,今天的更新。

    PS:十一期间有活动,大家关注一下评论区置顶的贴子哦……O∩∩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8/60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8/609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