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回京

推荐阅读:我有三个龙傲天竹马法师在艾泽拉斯撒旦总裁,别爱我都市修真医圣三人行必有女汉子超级捉鬼道长一遇慕少爱终身萌妻十八岁全能尖兵风是叶的涟漪

    “阿瓒表哥!”笑意溢满了姜宪的眼眸,她亲亲热热地喊着王瓒。

    前世,她会称他“王指挥使”或是“王统领”,出阁之前那个“阿瓒”表哥,早已消失在礼教的尊卑之中,这一世,她不必称呼她亲人任何的官职,他们只是她的亲人。

    姜宪抿了嘴笑,请了王瓒进去。

    王瓒一眼看见了玉树临风般英俊的少年李骥。

    他微微一愣。

    姜宪给他们引茬:“这是我二叔李骥。这是我表哥王瓒。”

    能被姜宪称为“表哥”的,不是皇亲国威就是权势滔天的。

    李骥不敢怠慢,忙上前行礼。

    王瓒仔细打量了李骥几眼,有些不悦地道:“李谦呢?他怎么不陪着你一同回京?有什么事比你还要重要?”

    他来之前还惴惴不安,怕是姜宪在李家受了委屈,所以跑了回来,如今见送姜宪的人里有李谦的弟弟,他的心虽然落了下来,却对李谦不满起来。

    姜宪笑着请王瓒坐了下来,道:“既然是秘密进京,肯定不能让人知道啦!李谦陪着我回来,还不得弄得人皆尽知啊!”

    道理王瓒明白,却咽不下那口气,总是有些挑剔:“就算如此,他也不能让你带着这几个人回来,你看,一个小小的乡绅都敢在你门口闹事……”

    别的话,他却说不出口,怕姜宪伤心。

    对李谦的怨气又深了几分。

    李骥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地坐着,心情颇为复杂。

    无所不能的大哥,在别人眼中一直以来都是金龟婿,还娶了当朝最尊贵的嘉南郡主的大哥,居然被人嫌弃……他的大哥,好像也变成了一个普通的人。

    他不由抬头飞快地睃了姜宪一眼。

    姜宪只是笑,神色平静而淡定,道:“有眼不识泰山,讲的就是他这种人。还好阿瓒表哥来了,这件事就交给阿瓒表哥了,免得我露了行踪。”

    “你啊,什么时候才能长大!”王瓒无奈地摇头,语气溺爱地轻叹,却像从前一样,起身去给她收拾残局。

    姜宪望着王瓒的背影,表情却渐渐地严肃起来。

    不管是前世今生,她都曾对王瓒有过期盼,可不管是前世今生,自她嫁了人之后,她就在她和王瓒之间竖起了一堵墙。

    之前,她觉得可惜。

    可现在,她又觉得有必要。

    有些事,就让它悄悄地淹没在无人知晓的角落,彼此各自安好就行了。

    她长长地吁了口气,抬睑却发现李骥好奇的视线。

    姜宪不由莞尔,向李骥解释着王瓒的身份。

    外面已渐渐没有了人语。

    王瓒走了进来,笑道:“我听云林说,你要在这里休整一天,要不要我带你出去走走,昌平离京城挺近的,有很多商家的店铺都开了过来,你从前不是总是嚷着总有一天你要吃遍京城的小吃,我看不如从昌平开始。”

    若是没有刚才王瓒的那句叹息,她也许就和他去了,可有了刚才的插曲,她觉得她应该和王瓒保持一定的距离才对。

    “说是要休整,实际上是因为救了一位太太没办法悄无声息地走出昌平县,正等着阿律哥来接我,”她笑道,“现在来接我的人来了,麻烦也解决了,我自然是要快回进京了。我想太皇太后,想大伯母了!”

    王瓒从来不曾驳过她的意思,这次也不例外。

    他朝着姜宪宠溺地笑了笑,去安排进京的事宜。

    来的时候姜宪是两辆马车,走的时候是五辆马车,加上前后的护卫,俨然权贵之家的女眷。

    王老爷被人按在地上,拼命地想抬起头来一窥那马车的行踪,脸再次被人狠狠地踩到了地上,他只好睁大了眼睛,用眼睛的余光朝马车的声音响起的方向望去。

    可惜,他只看到钉了铁掌的马蹄。

    他后悔极了。

    早知道这样,他就不应该继续去找康家的那个小丫头……可那么漂亮有灵气的丫头,也只有这种世代读书的官宦人家才有,他好不容易遇到个落魄的,怎能不动心。

    他可惜着。

    脸上传来的刺痛拉回了他的思绪。

    他顿时又愁苦起来。

    现在他好像应该愁着怎样摆脱目前的窘境。

    还有县太爷那里。

    被他带出来的捕快都被打了,他只怕要大出血了,不然县衙那里恐怕是交待不了啊……

    姜宪当然不会去想王老爷。

    这对她来说是件根本不值得留在记忆里的小事,就像有条赖皮狗突然冲上前来朝着她叫了几句,让人赶走就是了,那条狗长得什么样,是从什么地方冲出来的,她都不会放在心。

    她问刘冬月:“我要是没有记错,我在小汤山还有个宅子吧?”

    这还是她做郡主的时候吩咐刘冬月去置办的,当时用的还是内务府的银子。

    这也是刘冬月独自办的第一件差事。

    两人都印象深刻。

    “是!”刘冬月笑着应道,“宅子重新翻修过,家具器皿都置办整齐了,因郡主走得急,只留了两三个老成的仆从在那边守着。”

    “我们就歇那里吧!”姜宪吩咐,让刘冬月去给王瓒传话。

    王瓒忙勒了马过来和她说话:“皇上这些日子为他大婚的事忙得昏头转向的,如今阿律又做了五城兵马司的都指挥使,只要我们不摆出郡主的仪仗,他根本不可能知道。至于那些朝臣,品阶太低的,想去御前说几句闲话也没机会,品阶高的,都忙明年春季官绩考核之后职位的调整,重新占地盘,哪里有空来管我们这些事。”

    在他看来,京城除了赵翌,就没有人能让姜宪顾忌。

    而姜宪顾忌的,也不过是赵翌的那点小心事。

    真要闹起来,赵翌是赢是输还不一定。

    姜宪却不想给镇国公府、给慈宁宫、给北定侯府惹麻烦。

    她可以一走了之,这些曾经关心过、爱护过她的亲朋怎么办?

    赵翌的小心眼,她可是领教过的。

    “我有些人要见。”姜宪含蓄地道,“在小汤山方便一些。”

    王瓒以为姜宪只是单纯地想省亲,听她这话好像还有别的事,他亦不好当着这些人的面详问,只好应下来,一面派了人跟着刘冬月提前去小汤山的宅子收拾,一面护着姜宪往小汤山去。

    亲们,给吱盟的灵兽蛋加更!

    O∩∩O~

    PS:谢谢亲们,九月月票榜排第三。国庆期间月票双倍,还请亲们继续支持,我也会在家好好更新的。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8/611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8/611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