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八章 来意

推荐阅读:我有三个龙傲天竹马法师在艾泽拉斯撒旦总裁,别爱我都市修真医圣三人行必有女汉子超级捉鬼道长一遇慕少爱终身萌妻十八岁全能尖兵风是叶的涟漪

    白愫总觉得姜宪呆在京城很危险,如今房夫人已经同意请太皇太后去万寿山小住,让姜宪和太皇太后在去万寿山的水路上相见,她也就不多说了,商量房夫人:“您看我现在就递贴子,明天进宫如何?”

    房夫人正好有些话要单独和姜宪说,道:“那就麻烦掌珠了!”

    “不麻烦,不麻烦。”白愫笑眯眯地道,喊了情客过来,两人去了书房给慈宁宫写折子。

    房夫人这才道:“姑爷想让你给他谋个什么差事?”

    姜宪觉得要先为李谦正名才是,道:“李谦不知道我过来。是我想给他谋个差事。”

    房夫人大惊失色,肃然道:“嘉南,你怎么能不经姑爷同意就给他拿主意。你们刚刚成亲,一件事两件事还好,时间长了,夫妻之间肯定会有矛盾的……”

    姜宪打断了房夫人的话,道:“我也没准备总这样,他也不可能因为我才能在官场上站得住脚。现在李家也算是小有家业,山西左有大同总兵府,右有榆林总兵府,中间还夹着个太原总兵府,山西总兵府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偏偏这又是曹太后的意思,李氏一家子挤在那里,什么时候能出头?”

    现在不比从前。

    自英宗时候,各地卫所就已经基本划定,除非有哪家落马,不然各有各的地盘。像姜家,就控制着京卫和京卫附近的大同、宣府、蓟镇、天津卫等,如果姜宪是想在这其中给李谦谋个差事,那这几个地方就得给李谦腾地方,而被挪走的官员,是姜家的人马,姜家做为后台,总不能只让人牺牲不给人好处,时间长了,谁愿意唯你马首是瞻,谁还愿意对你忠心耿耿,所以,最后头痛的还是姜家。

    而姜宪既然亲自来给李谦跑官,就决不可能是个小小的同知或是佥事了,最少也是个指挥使。

    指挥使通常都是正三品。

    这样的官职是有限的。

    腾出一个来,姜宪又到哪里去谋一个补偿给别人?

    房夫人立刻就紧张起来,也顾不得什么,急急地道:“那嘉南你看中了什么职务?”

    姜宪不客气地道:“陕西都司指挥使或是陕西行都司指挥使。”她说着,见房夫人的脸还紧绷着没有忪懈下来,好像被她的话吓着了似了,还没有回过神来,她猜着房夫人是怕她在姜家的地盘里要个职务,顿时玩心大起,笑着继续道,“当然,如果不行,那陕西总兵也可以啊!”

    “陕西?!”房夫人真的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要姑爷去陕西?你呢?你也跟着去陕西吗?你知道不知道陕西有多苦?山西就已经让太皇太后她老人家不喜欢了,说过了这阵子,要把姑爷调到京城来,你还要去陕西?别说太皇太后了,就是我这里就不答应。”她说完,怕镇不住姜宪,又道,“就是你伯父知道了,也不会同意的!”

    姜宪觉得自己就算是说服了房夫人,也还是得说服大伯父才可能让姜家的人支持她的做法,那又何必和房夫人说来说去,最终也未必能说服得了房夫人,她也就不和房夫人细说了,干脆笑道:“我总不能在大同或是宣府给李谦谋个差事吧?”

    房夫人语凝,但很快想起宣府总兵马向远不是自家的人马,忙道:“有何不可?不是还有个宣府总兵吗?”

    姜宪只好笑道:“那也得皇上同意吧?”

    赵翌对姜家的防备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房夫人这下没话说了。

    姜宪就安抚她:“这件事能不能成,还得和大伯父商量。万一大伯父觉得不好,我们再换个地方就是了。总之,等见到大伯父之后再定夺。”

    房夫人觉得姜宪的话有道理,人也渐渐放松下来,道:“你大伯父说了,用了午膳就赶过来。”又向她解释道,“午膳是兵部尚书李大人宴请,好像是有什么事和你大伯父商量,不好推脱。”

    姜宪点头,笑道:“正事要紧,李谦的事,也不是一蹴而就的。”

    房夫人这才彻底地松了口气,笑道:“你知道就好。”

    在遇到大伯父之前,姜家的态度就不能确定,姜宪说的再多也没有用,她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正巧白愫的折子也写完了,派了自己的护卫护送自己的贴身丫鬟赶回京城,姜宪就和白愫陪着房夫人把这宅子又逛了一遍。

    这样一番折腾下来,也就到了用午膳的时候。

    去送康氏母女的李骥从城里折了回来。

    姜宪叫了李骥过来拜见房夫人和白愫。

    两人都给了李骥见面礼,说了些赞扬的话。

    李骥腼腆地笑,望着姜宪欲言又止。

    可这不是说话的时候。

    姜宪朝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退下去。

    李骥眉宇间闪过一丝焦虑,恭敬地行礼,退了下去。

    房夫人就问起李骥的婚事来。

    “还没有定亲。”姜宪笑着,想到金媛和邓成禄的婚事,打趣房夫人,“不如大伯母帮着关心关心。”

    “那肯定是要帮你关心关心的。”谁知道房夫人却一点不客气地道,“他的生母是姑爷生母的婢女,以后就是一家人,姑爷的左臂右膀,他若是能娶门好点的亲事,也能助你一臂之力。还真得好好地相看一番才行。”

    姜宪啧舌,笑道:“大伯母做媒人做上瘾了!”

    “我这是为了谁?”房夫人见她还一团孩子气,又好笑又好气,伸指在姜宪的额头狠狠地点了一下。

    屋里服侍的都笑了起来。

    情客在花厅摆了午膳。

    三个人分尊卑坐下,安静地用着午膳。

    姜律过来了。

    他远远地就叫着:“灶上都做了些什么?我还没有用膳呢?骑了快一个时辰的马,人都要散架了!”

    姜律会怕骑马?

    谁信?

    大家都掩着嘴笑了起来。

    一顿饭吃得鸡飞狗跳,欢声笑语不断。

    房夫人忍不住喝斥姜律:“人说食不言寝不语,就你事多。也不怕清蕙笑话!”

    “清蕙也是我妹妹,她怎么会笑我?”姜律毫不在乎地道。

    白愫却是一愣。

    像他们这样的人家,牵扯太多,是轻易不会认妹妹的。

    姜律说她也是他的妹妹,显然是把她当成了姜家的一份子,以后有什么事,都会护着她。

    是因为姜宪的缘故吗?

    白愫并不多去猜测。

    她已经得了姜宪很多的好处,想还也还不清,那就别还了。

    把姜宪当成自己的妹妹,好好地照顾,好好地痛爱,算是报答姜家对自己的示好,也就是了。

    白愫微微地笑,坐在姜宪的身边看着姜律耍宝,逗着母亲和堂妹开心。

    亲们,给小汐夕的灵兽蛋加更!

    O∩∩O~

    PS:继续求月票……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8/612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8/612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