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读书

推荐阅读:萌狐悍妻大靠山天价宝贝:帝国总裁深深爱完美宠婚:老公,慢点宠!隋炀也是帝叶哥的传奇人生超级二当家渡风杂货铺

    康太太直言道:“我们家老爷性情耿直,做官的时候得罪了上峰,觉得没有意思,就想辞官归家。结果听说郡主想请西席,就毛遂自荐,跟着郡主来了山西,想见识见识山西的风土人情,以后回老家,也不至于后悔没有行万里路。”

    也就是说,不过想借着给李家做西席的机会到处走走看看是主,教书是辅。

    这是康祥云对家里的解释。

    才十二岁的康家大小姐没有怀疑,康太太就更没有怀疑了。

    姜宪觉得这个理由挺不错的。

    鲁夫人则松了口气。

    这句话,是鲁大人让她帮着问的。

    鲁大人总觉得李家不像是个安于现状的。

    如果再向上走,也是件很危险的事。

    鲁家到底和李家要不要走近些,到底应该走多近,鲁大人心里没有底,特意让鲁夫人来探探口风的。

    鲁夫人和姜宪都非常满意,晚宴的气氛就更好了。姜宪甚至叫了冬至出席。

    牛家大小姐等人听了俱是一静。

    李冬至跟着郡主,却能陪着招待鲁参政的夫人,她们在这里办诗会,不过只是个据说还没有被山西贵妇们接受的何夫人露了个脸。

    有人就讪讪然地提出告辞,说是家里叮嘱了她早点回去的。

    就有人道:“我们等会还要猜灯谜吗?”

    按照高妙容的安排,用过晚膳之后,会在东跨院那边的池塘旁挂上各式各样的花灯,然后大家猜灯谜,谁猜中的灯谜最多,谁就可以挑选最好的客房住一晚。

    没有了李冬至,而且嘉南郡主始终没有露面,她们的诗会再热闹,也像师出无名,显得有些心虚,那今天晚上她们还能在这里住一晚吗?

    来参加诗会的十几个小姑娘心里都没有底。

    高妙容不由咬了咬唇,面上却不露分毫地笑道:“大家要是觉得天色太晚,那我们就改在这里开茶会好了。客房那边早已安排好了,大家只管住下就是。等会我去找了冬至过来,给大家陪不是。”

    众人听了就有人道:“既然如此,那我们还是猜灯谜吧?我已经跟家里人说过了,我娘好不容易才答应我在李世伯家住一晚。我不想这么早回去!”

    也有人道:“我们不如先去请了冬至过来,也好玩一些!”

    还有人道:“不是还有高姐姐吗?若是先生给冬至布置了功课,总不能让冬至不做功课陪着我们玩吧?等下次再开诗会的时候,我们一起罚冬至给我们每个人都斟杯茶好了。”

    可她们心里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郡主明明知道她们在家里开诗会,郡主给李冬至请来的师傅却没有放李冬至的假,郡主是不是不喜欢她们这些出身寒微的女孩子,觉得李冬至现在是总兵府的大小姐了,要和她们这些旧识划清界线……

    之后她们还是去了东跨院的池塘猜灯谜,大家看上去都玩得很高兴,可气氛却始终不如上次赏花那样的兴奋。而李府的大媳妇,未来的李氏宗妇嘉南郡主,则始终没有出现。

    姜宪在掌灯的时候就送走了鲁夫人,和康太太说了一会话,就把李冬至拘在了屋里背书。

    这是她第一次表现出不愿意李冬至和牛小姐等人多接触,李冬至觉得有些诚惶诚恐。

    可她不敢问。

    她怕姜宪教训她,让她从此和李家旧部的那些小姑娘们疏远。

    在她看来,这些人的父辈都曾经帮过他们家,她不能忘恩负义。

    姜宪却没有想这么多。

    她觉得李冬至太小,这两年学着怎样明辨是非,再大些了,自然就知道哪些朋友可交,哪些朋友不可交了。

    好在是李冬至并没有担心多久,李骥过来给姜宪问安。

    李冬至听到丫鬟禀告的时候,不由睁大了眼睛。

    因为何夫人做事不着调,在姜宪嫁到他们家之前,李长青就免了李驹等人对何夫人的晨昏定省,后来是姜宪要嫁过来了,李长青怕别人笑话李家没有规矩,这才重新让李驹等人去给何夫人问安。

    而李骥又是这其中的特例。

    李骥母亲在的时候,何夫人还没有嫁过来。后来何夫人嫁进来,以为自己很快会怀上孩子,李骥是由李谦的乳母、苗嬷嬷一起带着的,谁知道何夫人和李长青成亲之后,折腾了几年也没有孩子,何夫人不免到处求医问药的,好不容易怀上了李驹,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更不要说带孩子了。等到李驹大一些了,她开始关心这个庶子了,李骥却已经长大了,何夫人又有自己的儿子,对李骥也就淡淡的只是个面子情,李骥也很自觉,离何夫人、李驹都远远的。加之李谦常年不在家,他和李谦也不太亲近。兄弟几个里,他是属于比较“独”的人。

    他谁都不亲近。

    可他居然来给姜宪问安了。

    李冬至起身给李骥行了个礼,眼睛就盯着笔下的明纸没有挪地方,可一双耳朵却支得直直的,听着李骥和姜宪说话:“康先生今天接着从前的西席讲了春秋第六章。可郑先生却是从太原州志讲起。一直讲到了大同、宣府、榆林的变迁,大家都觉得很有趣,听得津津有味。下课的时候,钟天宇还问郑先生,他能不能在郑先生休沐的时候去向郑先生请教。郑先生很高兴地答应了。我问他想问什么,他说想问问嘉峪关志,还问我要不要一起去……”

    姜宪笑眯眯地听着,道:“从前我在宫里的时候,熊正佩和如今的翰林院掌院学士左以明都给我讲过课,像他们这样两榜进士出身的人,别的不好说,可书却一等一的读得好。诸子百家,信手拈来。若是遇到个喜欢读杂书的,天文地理,琴棋书画,就没有不知道的。这样的机会很是难得,你要好好地跟着两位先生读书才是。

    “特别是康先生,我瞧着他为人谦逊随和,不是那种只看中出身的人,你勤奋上进,踏实肯干,他自会高看你一眼。

    “机会是给你了,可抓不抓的住,就看你自己了!”

    最后一句,姜宪若有所指。

    李骥听明白了。

    他脸红如火。

    姜宪笑着端了茶。

    李骥一溜烟地跑了。

    李冬至还想和他说两句话,可有姜宪在,她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走了。

    亲们,月票9000的加更。

    O∩∩O~

    PS:十一国庆长假最后几个小时,月票双倍的最后几个小时,求月票……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8/620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8/620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