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土仪

推荐阅读:位面之召唤大军一符封仙萌狐悍妻大靠山天价宝贝:帝国总裁深深爱完美宠婚:老公,慢点宠!隋炀也是帝

    可惜高妙华和高妙容兄妹不理解,觉得高伏玉瞧中的这门亲事简直是莫名其妙。

    李麟但笑不语,心中却情绪高涨。

    如果高伏玉看得中钟家,那更应该看得中他。

    家中好的资源都给了李谦,如果能把高伏玉争取到他这边来,他何愁大事不成?

    李麟笑着离开了高伏玉的住处。

    姜宪这边把一些贵重而又不好携带陪嫁都留在了山西,由李长青派了专人悄悄送去了汾阳老家,银票、金银、珠宝之类的则装了两三个箱笼,随身带着,眼看着黄历翻到了十一月份,李谦那边还没有消息,姜宪知道等不到李谦了,跟李长青商量之后,按着之前商量好的日子启程往陕西去。

    长长的马车,如林的护卫,大红大绿的官服夹杂其间,长长的的队伍缓缓地经过太原城城门的时候,惹来不少百姓围观。

    姜宪端坐在马车里,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做为皇后离开紫禁城前往万寿山避暑时的情景。

    与此时是如此的相似。

    那时候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和赵翌会走到生死相搏的那一步。

    今生,她和李谦的未来又会怎样呢?

    姜宪撩开车窗,看着太原城的城墙在自己的视线中渐渐变小,直到看不见。

    他们要在路上走十二天,因而并不着急。

    姜宪用了半副郡主的仪仗队行仪的规格用的是李谦的,车马的规格则是用的自己的。因而她的马车很宽大,闲着无事的时间,就和康太太、郑太太两家的女眷或是闲聊,或是打叶子牌消磨时光。郑太太还好说,不过是个落第秀才的女儿,康太太却是花家的姑娘,那些豪门恩怨可以讲到六十年前,从花家老太太嘴里听到的。姜宪向来觉得从这些人嘴里说出来的才是一半的真相,那些写进书里的,全是鬼话连篇,因此她十分地感兴趣。每当这个时候地,郑太太就笑着和情客她们一起做针线,是个脾气温和却又很有主见的妇人,姜宪也很喜欢。又因为李谦不在行程里,他们在县府驿站落脚的时候并不接受各地官员的宴请,送的土仪则收下后登记在册,留做以后还礼之用。

    这样走了七八天,终于进入了陕西,在华阴县的驿站落了脚。

    华阴县的县令叫陈飞,两榜进士出身。从前姜宪从来没有听说过他的名字。他派人过来送土仪的时候,姜宪请了郑先生去应酬。谁知道郑先生回来却面露几分窘然,道:“陈县令有事去了乡里,没有想到郡主这么快就到了华阴,一时来不及赶回来,派出他的师爷过来给郡主请安。”

    既然师爷都能赶过来,他陈飞凭什么就赶不过来?

    念头在姜宪的脑海里闪过,她看着郑缄的模样心中一动,笑道:“陈县令都给我们送了些什么土仪?”

    这是官场上的陋习了。

    有赴任的官员路过治下,当地官员都会备下厚礼赠送路过的官员,如果是一般的官员还好说,如果三品以上、主宰一方的封疆大吏,送个上百、上千两白银也不是什么稀罕事。

    李谦虽然是武官,可架不住他娶了个在慈宁宫长大的郡主做老婆,而且还是连跳四级,由皇帝直推做陕西行都司的都指挥使,之前还扳倒了个山西参政庄大人,刑部侍郎温鹏,谁还敢小瞧李谦。

    这一路上姜宪收了不少“土仪”。

    其中最贵重的是运城县令白吉的“土仪”。

    白银二千两。

    姜宪就让人去打听了一下这个白吉。

    原来此人是福建大茶商之子,几代人只供出了他这一个读书人,平日里并不揽钱,所用也是家**给。

    她听着心情这才好起来,干脆把从宫里带出来的一对玉如意赏了白吉。

    白吉喜出望外,送回了老家福建的白氏词堂供奉,这是后话不提。

    如今陈飞甚至不愿意来拜见她,这还是她遇到的第一人。

    姜宪不由笑吟吟地望着郑缄。

    郑缄顿时额头冒出汗来。

    他从前和姜宪并没有接触,听到的也只是那些扑风捉影的传闻,这次陪着去西安任上,他仔细地观察,其他还没有发现,却发现姜宪对钱财看得极淡,而且颇为“粗心”,很多事都交给别人管着,自己不怎么操心。

    这让郑缄对“嘉南郡主不是个简单的女人”的定论不免怀疑起来。

    可就姜宪对着他这么一笑,他突然发现,有些事还是自己想多了。

    他应该相信自己的第一直觉才是。

    嘉南郡主,是个胸有沟壑的女子。

    有些事,她不说,她不管,不是她不知道,而是她觉得没有必要管。

    他额头上的汗更多了。

    想了想,郑缄索性一咬牙,道:“陈县令此人出身清寒,不免有些读书人的毛病,孤傲刚愎不擅交际,人倒是个好人。这几年治理华阴县,从未有流民流窜之事……”

    姜宪见郑缄一副为陈飞讲好话的样子,不由失笑,道:“我只是问问他都送了些什么东西给我,你倒给他讲了一箩筐的好话?莫非你们是同年?”

    “不是,不是。”郑缄赧然道,“他应该比我还小几届……我只是怕郡主心中不快……”

    姜宪大大的杏眼笑得更弯了,看他的目光也更暖和了,却偏偏给人一种智珠在握胸有成竹的感觉,让郑缄心虚不已。

    他再说下去就无趣了。

    郑缄一闭眼,道:“陈县令送了些大枣、小米过来。说都是今年新收的,滋阴补阳最好不过了,请郡主尝尝。”

    这就对了。

    这个陈飞不屑巴结她。

    还可能非常的反感这种事。

    姜宪笑着点了点头,道:“那就送套文房四宝做回礼好了。”

    这段时间郑缄俨然成了她的师爷,有什么事,她都交给他去办。郑缄也每次都能办得让她觉得妥贴、周到。

    可见民间藏龙卧虎,不是没有高手,只是当世世道太坏,这些人都隐藏在了民间。

    姜宪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在她看来,这样的风气并不值得助长,不给她送礼的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她现在担心的是陕西行都司同知的人选。

    因同知多管着内务,若是配的人用着不合手,会平添很多的麻烦。

    据曹宣说,吏部和兵部定下了五城兵马司东门指挥使蔡霜任陕西行都司同知。

    亲们,月票9200的加更!

    O∩∩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8/625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8/625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