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 重逢

推荐阅读:神邸暗枪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都市种子王【快穿】渣男洗白白快穿:反派女配,你有毒龙武天尊异能保镖重生彪悍军嫂来袭

    小丫鬟松了口气,退到一旁。

    李谦就开始认真地帮着姜宪绞头发。

    可他毕竟是从来没有干过这种事的,再灵巧也比不过情客她们,头发被勾着,头皮就不时有刺痛感。可这种亲昵太难得,姜宪一直忍着,没有作声。

    情客看着白色棉布帕上沾着的长长青丝,心痛得嘴角都有些哆嗦起来。

    偏偏李谦却一无所觉他觉得这是很正常的,小厮给他绞头发的时候,也常常有落发。

    他和姜宪说着话:“你用过晚膳了没有?等会陪着我吃点!不吃正餐佐食,喝点汤,就当是陪我。”

    姜宪轻轻地“嗯”了一声,肤色红润,眼眸晶莹,看得出来心情很好。

    李谦的手上的动作却越发的轻柔起来。

    不一会儿,七姑带了几个小丫鬟进来摆膳。

    情客忙走上前去,低声道:“我让小丫鬟服侍大人净手吧?奴婢来给郡主绞头发。”

    李谦犹豫了片刻。

    姜宪的头发乌黑亮泽,在指头却又如丝绸般的顺滑,让他爱不释手。

    可姜宪每天晚上亥初必会上床歇息,现在时间不早了,又在途中,姜宪白天坐了一天的车,想必很累了,就更应该早点休息才是,而等他给她绞干了头发再用完膳,恐怕要过亥时了……

    他有些不舍地把帕子递给了情客,净了手,和姜宪一左一右地坐在炕桌上吃饭。

    华阴县的驿站算是附近比较大的一个驿站了,食材还是很丰富的,加之李家愿意出钱,虽然仓促,但梅菜扣肉、红烧鲤鱼、芙蓉鸡片、四喜丸子……最后还有一大碗乌鸡汤,整出了满满一桌子的菜。

    李谦亲手帮姜宪盛了一碗鸡汤,见上面一层油,想着姜宪平时只吃烫过的白菜,清淡得很,就用汤匙想把那层油汤撇了,谁知道撇了又有,原本就只有三分之二的鸡汤被他撇得快见底了那油汤依旧在上面。

    他不由气馁。

    姜宪已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接过他手里的碗递给百结,忍不住却伸出手去,摸了了摸李谦放在炕几上的手。

    在有外人的时候,这已是姜宪难得的情感外露了。

    李谦不由眼睛一亮,也顾不得那碗鸡汤了,有些痞气地握住了姜宪的手,怎么也不愿意放。

    姜宪耳朵都红了,心里也想李谦想得紧,就随着他这样握着,用一只手用着汤匙,原本就不太怎么会使餐具,这下子就更笨拙了。

    可这样的姜宪,看在李谦眼中也无比的可爱。

    他在东坡肘子里找了一小块瘦肉,沾了沾东坡肘子的卤料递到了姜宪的嘴边,道:“这肘子的卤料做得好,你尝一尝。”

    姜宪平时沾荤腥沾得少,晚膳的时候已经用了两块芙蓉鸡片了,但她略一犹豫,还是吃了。

    京城的人喜欢吃鲁菜,这厨子可能在驿客做菜,迎来送往的多了,做菜的口味偏向咸鲜,偶尔吃这么一口,味道很不错。

    姜宪笑眯眯地点头。

    李谦却不敢让她再吃了。倒是自己一只手握着姜宪,一只手扒着饭,连吃了两碗才慢下来。

    姜宪见他吃的香,吩咐情客给厨子打赏。

    情客笑着退了下去。

    李谦又吃了两碗这才放下筷子。

    一桌子的肉菜都被他席卷了大半。

    能吃的人身体都好!

    这是田医正说的。

    姜宪就更高兴了,没敢让李谦喝茶,而是拉着他在屋里散步消食。

    李谦有些累,但见姜宪兴趣勃勃的,知道她这是担心自己,也就任姜宪拉着自己在屋里走来走去。

    等到丫鬟收拾了东西退下去,姜宪不免就问起他四川之行来。

    “多亏你向左以明要了封名帖。”李谦颇有些感慨地道,“我们这次不仅从官矿里买了很多生铁,还从一些私矿里买了大量生铁回来,而且还和那些私矿的老板搭上了话,以后要是再需要这些东西,派卫属过去就行了。我怕被人发现,和谢元希他们兵分两路,东西是我亲自押解的,不然也不会这么晚才回来了。”

    他说着,望得姜宪的目光带着几分歉意。

    “自然是正事要紧!”姜宪自己是做过摄政太后的人,知道有些事忙起来是身不由己的机会稍纵即逝,不趁机牢牢抓住,等再回头,已落后别人很远。就如那逆水行舟,竟争的人太多,不进则退。

    她道:“这么说来,你已经回过太原了?”

    李谦道:“我没有回太原,而是回了汾阳。等到金宵给我找的师傅过来,安顿好了,才来和你碰头的。“

    姜宪忙道:“那金宵知道你的生铁都囤在汾阳吗?”

    “我把那些生铁分成了几份。”李谦委婉地道,“大分部在汾阳,一部分让人运去太原,一部分送给了金宵,还有一部分囤在了大同,准备写信给伯父,看他那边要不要。”

    姜宪抿了嘴笑。

    觉得这样的安排很好。

    于金宵来说,还了人情。于她大伯父来说,李家释放出了同盟的善意。

    她就寻思着是不要表扬李谦几句。

    谁知道她的话还没有说出口,李谦已脸色一沉,道:“保宁,你还敢笑!你背着我私自回京城的事,我还没有找你算帐呢?”

    他脸色很不好看,目光冽凛,颇有些前世临潼王的影子。

    可前世她都没有怕过他,何况是今生?

    姜宪扬着脸笑,十分娇纵任性的模样:“我公公都答应了,你凭什么不答应?”

    “他能和我比吗?”李谦气苦,“你知不知道我听说了之后多担心。”想到当时的心情,李谦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能让姜宪长长记性,“你又不是不知道……”

    太皇太后有一千个理由把他的保宁留在宫里。

    那他怎么办?

    可这话,李谦说不出口。

    他总不能说自己希望姜宪永远都呆在他身边,什么镇国公府、白愫的,都离得远远的,最好永远都别想起……他一个大男人,娘家的人也要争,也太没有品了。

    可他就是这么想的。

    他嘴上不说,心里却不愿意掩饰自己想法。

    李谦索性把姜宪像小孩子似的抱在怀里打了两下她的屁股,佯装生气地无奈道:“你要再敢这样,下次就不是打屁股这么简单的事了!”

    姜宪完全被他的行为给震惊了,她半晌才反应过来,红着脸就挣扎着要从他怀里起来:“李谦!你居然敢打我!我要告诉……告诉……”

    亲们,月票9250的加更!

    O∩∩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8/626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8/626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