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寻问

推荐阅读:极品仙帝在花都败家系统在花都洪荒之妖皇逆天浪迹在诸天女帝的大内总管黑暗王者这个明星来自地球这里有妖气无敌真寂寞我的小人国

    李谦是真不敢和姜宪同处一室了。

    他自己的变化他自己清楚,索性分室而居几天,静下心来再说。

    想到这些,他不禁苦笑。

    撩姜宪没有撩到,倒把自己给陷进去了。

    这也算是自作孽不可活吧!

    他晚上又睡不着,拉了谢元希说去甘州后的打算。

    谢元希单身一人,还以为李谦和姜宪口角了,带了壶去四川时买的白酒,几个小菜,准备劝劝李谦。

    李谦哭笑不得,道:“我把她捧在手里还来不及,怎么会惹她不高兴?何况嘉南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纵然我有错,她也不轻易地发脾气。你想到哪里去了?”

    谢元希嘿嘿笑,不好说他觉得姜宪虽然心地善良,可那脾气和作派却也不是一般的大,他这是怕李谦少年气胜,有些事想不明白。现在听李谦这么一说,他虽然放下心来,但还是忍不住劝李谦:“郡主是从来没有吃过苦的,我们在宫里的时候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要说太皇太后那里了,就是皇上那里,她要是不高兴了,也直接给皇上个闭门羹,皇上那时候还没有亲政,在郡主面前倒也如邻家小子,愿意做低伏小,就是有些脾气,那也是家里人惯着的。她跟着你孤身一人来了山西,连个朋友都没有,更没有个谈得来的朋友,你要是都不陪着她,你想想,她还能找谁说话去。”

    可今天,他的保宁一个人睡……

    自他们成亲以来,除非他不能着家,这还是第一次。

    李谦顿时心中觉得有些不安。

    他喝了几口酒,就开始觉得食难下咽。

    谢元希是过来人,看得明白,想到自己和妻子新婚之时,就有了几分醉意。

    他干脆装起醉来。

    李谦喊了冰河进来安置谢元希,自己却是再也坐不住,大步流星地去了上院,轻手轻脚地进了正房。

    正房只点了盏如豆宫灯,突然有人走了进来,影子巨大,一看就不是女孩子,姜宪吓得惊叫着坐了起来。

    “是我!”李谦忙道。

    他以为姜宪已经睡着了。

    李谦不由朝屋里的漏壶望去。

    已经快丑时了。

    保宁怎么还没有睡?

    李谦大惊失色地坐了床边,就看见了姜宪委屈的表情,还有眼角的那一抹红,好像哭过了似的。

    为什么会伤心?

    是因为自己太孟浪了吗?

    李谦心思飞快地转着,猛然间福至心灵。

    或许,姜宪只是在怨他把她一个人丢在了正房。

    像谢元希说的,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李谦心中骤升怜爱之意。

    他轻轻地抱住了姜宪,低声道:“是我不对,我不应该让你一个人的……我不好受……”

    至于是什么不好受,他不好意思跟姜宪说。

    李谦来服了个软,姜宪刚才的那些伤心失意突然间就像遇到了太阳的露水,突然间就烟消云散,心里只有李谦的体贴和好处。她靠在李谦的肩头,甜甜地笑,说着“没关系”,声音又软又糯,像裹着蜂蜜的饴糖,让李谦一直甜到了心里,哪里还有半点的不好。

    两人重新上了床,像昨天一样,李谦从身姜宪的身后抱着她睡,像并排的汤匙,谁也没有去说被子的事。

    第二天起来,姜宪笑盈盈地去了暖房。

    或许是因为要卖给李谦,暖房里井井有条,培育用来过冬的水仙花和茶花、腊梅都正在抽条,水壶、铲子也都整整齐齐地放在暖房的角落里,依旧是一派悠然自得,没有半点慌乱。

    负责暖房的是个五十来岁的老汉,姓胡,名三,带着几个婆子畏畏缩缩地站在那里,眼也不敢抬一下,声音打着颤道:“东家走的时候嘱咐了,这些花花草的都要亲自交给郡主的人,里面还有几盆墨兰,一盆状元及第的茶花,一盆三色锦的牡丹……”

    就这几盆花已是价值不菲了。

    这个姓董的倒会做人。

    姜宪并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让那胡三依旧领着暖房的事,然后查看了暖房的花,回到屋里,已经到了午膳的时候。

    李谦还没有回来。

    今天大家给南司送行,酒宴安排在了晚上,李谦早上没什么事,应该没有出门才是。

    姜宪问百结李谦的踪迹。

    百结道:“刚才差了人去问。说是大人今年一早上都在和谢先生说事,临到用午膳的时候,和谢先生一起出的书房,可走到半路上却遇到了钟少爷和他带过来的人,大人又重新折回了书房,此时应该正在和钟少爷说话。奴婢这就遣了人去催催大人。”

    钟少爷,指的是钟天宇。

    这个时候去催李谦,像赶客似的。

    姜宪摇了摇头,道:“不用!你去问问大人要不要留了客人用饭就行了。”

    百结应声而去。

    可刚撩了帘子出去又重新折了回来,笑吟吟地禀道:“郡主,大人回来了。”

    姜宪迎上前去。

    西安的冬天比太原还要冷,李谦穿了件玄色的貂皮袄,衬得他皮肤更加白皙细腻。

    他接过小丫鬟递过来的暖炉暖了暖手,这才去牵了姜宪,笑着吩咐丫鬟们摆饭,并主动和姜宪解释起刚才的事来:“……钟世叔派了个管家来,钟天宇就带着管家来见我了。说高家有意和钟家联姻,问我的意思。钟世叔估计是听说了什么,怕我对高伏玉不满,所以特意来知会我一声。可这种事我怎么好插手?我说好,若是钟家小姐嫁到高家去之后不如意怎么办?如果我说不好,若是钟小姐以后找不到更合适女婿怎么办?”

    姜宪却听着心中一动。

    有很多事都是“庐山不知真面目,只缘生在此山中”。

    上位者的一句无心之语,有时候也会被下位者猜测很多。

    李麟代替李谦主持李家的冬练,李谦擢升陕西行都司都指挥使,加之李谦舍弃了高伏玉的弟子李怀寅而让谢元希跟在自己的身边,林林总总地发生了这么多事,怎么能不让有心人猜测?

    但能专程派了人过来给李谦打招呼,又很明确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难怪前世钟天宇能成为李谦麾下赫赫有名的将军。

    姜宪抿着嘴笑,道:“我倒觉得,高钟两家联姻,不是什么好事。别的不说,至少高妙华我就很是瞧不起。钟家和我们家是通家之好,这婚事好则罢,但凡有一星半点的不好,以后只怕都要起事端。”

    亲们,月票9450的加更!

    O∩∩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8/628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8/628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