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小聚

推荐阅读:败家系统在花都洪荒之妖皇逆天浪迹在诸天女帝的大内总管黑暗王者这个明星来自地球这里有妖气无敌真寂寞我的小人国女帝家的小白脸

    常忍冬是姜宪的专属大夫,也就是说,他是要经常跟在姜宪身边,住在李府的。如果常忍冬要带徒弟,势必得住进李府来。

    这才是常大夫来找她的用意吧!

    姜宪微微笑,道:“我都能拔个芙蓉斋做私塾了,难道还会吝啬个杏花村?”

    常大夫也笑了起来。

    姜宪就叫了刘冬月把这宅子的图册拿过来,和常大夫商量着哪里合适。

    私塾在东南角,常大夫就相中了西北角的一个小院。

    姜宪准了。

    这个小院就改名叫杏花村。

    康祥云和郑缄听了不由哈哈大笑,还特意跑去看了一眼。

    这都是后面发生的事了。

    送走了两位常大夫,姜宪一看情客堆在脸上未达眼底的笑就知道李谦还是没有什么消息。

    她不由叹了口气,道:“冬至那里也没有消息吗?”

    算着日子,她早该到了。

    不会是路上出了什么事吧?

    可有李麟跟着,这一路过来全是驻军重镇,就算是出事,又能出什么事?

    姜宪琢磨着,结果用过午膳,李冬至和李麟就到了。

    她亲自到大门口迎接。

    李冬至下了马车,拉着她的手直喊“大嫂”,眼角都红了。

    姜宪笑道:“还怕你们有什么事被绊着了,你要是再不来,我都要派人去找了。”

    “大嫂!”李冬至闻言还就真的抱住了她的胳膊,道,“我们到华阴县的时候,还真的遇到事了那边有兵变!”

    姜宪吓了一大跳,朝李麟望去。

    李麟倒很沉稳,上前和姜宪见了礼,道:“听说是去年至今年的军饷迟迟不能发放下去,有卫所的士兵偷了农民春耕的种子,程知县去卫所跟那边的百户商量,卫所的不承认,程知县就掳了据说被告发的军户关进了牢里不放,引起卫所的士兵把县衙给围了起来,陕西按察司副使已经亲自去调解了……但还是乱糟糟的,我们的车马又颇为吃重,我怕引得那些闲帮见财起义,索性绕道金堆镇过来的,这才耽搁了好几天。”

    姜宪想起华阴县知府程飞给自己送的红糖大枣,想必这也是个颇为自大的,只怕这件事不是这么好解决的。

    她抱住了李冬至,道:“吓着你了吧?快跟我回屋去喝口热茶,收收惊!”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好几天,可在马车上看到那些军士围攻县城的景象还是让李冬至两腿发软。她连连点头,和姜宪往内宅去。

    李骥和刘冬月接待了李麟。

    李麟见李骥一副主人的模样,煞有其事地吩咐小厮们给马匹解套、搬运箱笼、安排客房、置办席面,不由笑着轻轻地捶了李骥一下,道:“几天不见,当刮目相看啊!你小子,一声不响地就长大了!”

    李骥咧了嘴笑,笑容和李谦有两、三分相似。

    “大堂哥都要娶大堂嫂了,我也应该长大了!”他亲昵又不失恭敬地和李麟开着玩笑,哪里有从前半点的畏缩。

    李麟微微一愣。

    李骥已揽了李麟的肩膀往客房去:“大堂哥快去梳洗一番,我和云林给你接风洗尘。然后顺道带你去西安府逛逛。这里可是十三朝古都啊!”

    “有这么多古都吗?”李麟很是怀疑。

    “怎么没有?”李骥数给他听,“西周、秦、西汉、新莽、西晋、前赵……”

    李麟哈哈大笑,道:“几天不见,你学识也看长了。可见康先生和郑先生把你教得不错!”

    “那是当然……”

    党兄弟俩说说笑笑的,身影慢慢地消失在了朱红的长廊里。

    刘冬月冷冷地瞥了李麟的身影一眼,把搬箱笼的差事推给了服侍他的一个小厮,自己去了内院安排姜宪的席面去了。

    茶楼那边,夏山和卓然围坐在红漆彭牙的圆桌前面,一壶碧螺春就着几盘点心,正在听郑从讲姜宪的事:“……郡主虽然不像公主或是藩王,不得不告而擅自离开封地,可也不能随意进京。康家遇难的时候,郡主正是秘密进京为李大人之事奔走之时,不管怎样暴露了身份总归是不好,一般的人遇到这样的事不杀人灭口就是好的了,怎么会为陌生人伸手援助?可郡主恰恰就管了。不仅管了,还不顾自身安危把康家母女送到了京城!

    “我爹和康世叔都说,郡主这样,才是真正的侠肝义胆!巾帼须眉!

    “还有她处置庄家的事。

    “一般的女子最多不过和庄家绝交,以后在场面上给庄家母女难堪甚至是冷落、孤立。可郡主却如男子一般,根本不和庄家计较,直接釜底抽薪,把在背后支撑庄家的温鹏外调去了云南,既拔了庄家的利齿,又给太原官场上那些不知道轻重的大小官吏一个警告。

    “你说,这样的女子,这天下还能找到第二个吗?”

    夏山立刻不服气地嚷道:“怎么就找不出来了?嗯,嗯……像梁红玉啊……穆桂英啊……”

    郑从鄙视他道:“你看戏看多了吧?”

    夏山反驳道:“你都不看烈女传的吗?我祖母说,烈女传上都有她们的名字?”

    这下不仅是郑从了,就是卓然看他的目光也带着几分鄙视了!

    夏山喃喃地说不出话来。

    卓然对郑从的印象非常好。不仅仅因为郑从是正经的读书人出身,还因为郑从为人体贴谦和,把大着噪门和他打招呼的夏山拖到了雅间里,让他从众目睽睽之中解脱出来。

    此时他听郑从侃侃而谈,语言朴实真诚,没有一点世家子弟的夸张轻浮,对郑从的印象就更好了。

    他温声地问郑从:“这些事都是令尊告诉你的吗?”

    郑从以为他不相信,郑重地道:“当然是我父亲告诉我的。我不会拿了郡主的事开玩笑的。这会坏了她的名声!”

    卓然颔首,目露向往,轻声道:“我身边的女子都很柔弱,没了男子就活不下去……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有女子敢干涉朝廷任免,还敢擅自离家进京给自己丈夫求官的……”

    郑从不以为然地道:“这就是你少见多怪了!从前两晋、唐朝的公主们谁不为自己的丈夫求官,要不为何大家联姻都要娶高门大户的女子为妻,不就是想在仕途上有所提携吗?如今理学大盛,那些士子们觉得女人比他们厉害就是牝鸡司晨,定下许多规矩,这才让那些公主、郡主都成了木头人。不过,郡主是在紫禁城里长大的,前有太皇太后,后有曹太后,肯定不会守那些规矩了!”

    亲们,今天的更新!

    PS:吱吱换了个新岗位,这两天在做交接,很忙,过了这个月到了新岗位上就轻松一点了,更新偶有不及时,还请大家原谅。

    月底了,求月票保排行榜位置!

    拜托大家!谢谢!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8/637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8/637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