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家来

推荐阅读:快穿:反派女配,你有毒龙武天尊异能保镖重生彪悍军嫂来袭二次元之真理之门霸道总裁深度宠空间悍女:种田吧,王爷!一笙有喜不负娇宠神级高手在都市

    好不容易盼到李谦回来的姜宪笑眯眯地坐在桌子前,看着李谦大口大口地吃面。

    因为回来的太晚,吃了米饭怕积食,她特意吩咐厨房做了红烧肉臊子的面条。

    李谦果然很喜欢吃。

    “要不要喝口汤!”李谦看姜宪看得心里热呼呼的,抬头笑望着她。

    “不要!”姜宪的眼睛笑成月牙儿,“小常大夫不让我晚上吃东西。”

    之前常忍冬笑话过她,常忍冬的族兄来了之后,姜宪就特别喜欢喊常忍冬“小常大夫”。

    李谦眯了眼睛笑。

    他有快两个月没有看见姜宪,很想和她说话,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能忍住,擦了擦嘴,道:“常大夫说回来开药铺、收学徒的,事情办得怎样了?”

    姜宪也好想和李谦说话,把“食不言,寐不语”的庭训早抛到脑后去了,低声笑着把这些日子发生的事一一告诉李谦。

    李谦一面吃面,一面听姜宪说着,这才知道李麟把李冬至送了过来,人还没有走。

    他不由皱了皱眉。

    姜宪就有点后悔,道:“早知道你不高兴,就应该等你吃饱了再说的。难怪老祖宗们要我们吃饭的时候不准说话,的确会影响食欲。”

    李谦哈哈地笑,凑到姜宪的身边低声道:“可我看见你就高兴,岂不是也能多吃一碗!”

    “去你的!”姜宪用手肘拐着李谦。

    屋里还有服侍的丫鬟媳妇子,李谦不想让姜宪没脸,也就顺势坐直了身子,把剩下来的面条和佐菜都吃了,放下了筷子。

    百结和几个小丫鬟忙上前收拾,姜宪吩咐印采打了水进来服侍李谦梳洗。

    李谦的眼睛却一刻也不离姜宪,拉了她的手道:“你就坐在门口,我们说说话。”

    姜宪抿了嘴笑,就坐在洗漱室门口和李谦说着家长里短:“……我听云林说,公公写了折子,想让李麟在山西总兵府任个游击将军之类的,要是圣旨下来,家里岂不又多了位李大人?到时候你们准备怎么称呼……满屋的李大人?”

    等李骥大些了,她还准备给李骥讨个恩荫,封个官。

    她想到那时候的情景,咯咯笑了起来。

    “真是顽皮!”李谦喃喃地道,有些哭笑不得,索性转移了话题,问姜宪:“听说何家的表妹过些日子也要下聘了?何大舅太太这个人还不错,到时候你记得送份贺礼过去。”

    姜宪点头,示意身边服侍的情客记下来,道:“李麟下聘的日子和何家表妹是前后脚,那我们就送一样的贺礼过去好了。”

    但她会私底下贴份贺礼送给何瞳娘的。

    “不用!”李谦声音有些冷硬,道,“下聘是看娘家的热闹,何家表妹那边多送一些,算是我们做哥嫂的给她做面子,堂兄这边,我们是婆家的亲威,犯不着给新媳妇的娘家人做面子,礼到就行了。”

    李谦这是恼上李麟了?!

    不过,这个结果是姜宪乐于见到的。

    她有些幸灾乐祸地在心里暗笑,爽快地应下了。

    之后两人又说了会西安城过年时的事,知道姜宪处处打点的周到,还因为李谦的缘故去参加几次春宴,梳洗好了的李谦很是感激,拉了姜宪手道:“我尽量早点调回来,免得你再帮我做这些事。”

    姜宪却觉得有点好玩,笑道:“反正是打发时间,你不在的时候,我也有个事做。”

    两人高高兴兴地说了半天的话,这才去了内室。

    宽大的八步填漆床上,只铺了一床被子。

    李谦的嘴角就抑制不住地翘了起来。

    可想到姜宪的脸薄,他又强行地把那一点点弧度压了下去,风轻云淡地说了声“不早了”,率先上了床。

    姜宪松了口气,有点发热的脸终于恢复了原来的温度,笑着御了妆,上了床。

    百结和情客轻手轻脚地放下了帐子,把墙角宫灯的灯芯熄了两根,只留豆大的一点灯火,昏昏黄黄地照在屋里,弥漫着温馨的味道。

    李谦翻身把姜宪抱在了怀里,心里像把火在烧。

    姜宪不由挣扎了两下,道了声:“你抱这么紧做什么?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乖!”李谦闷声地道,低下头来埋在姜宪颈脖间深深地吸了几口气。

    不知名的雅香混合着姜宪身上的热量熏出让他热血沸腾的味道来,让他觉得抱也不是,不抱又舍不得,恨不得时光就此停留下来,让他有能永远这样抱着怀里的这个可人儿。

    姜宪的脸腾地一下红得仿佛给能滴出血来,脖间的热气仿佛爬到了她的心里,让她两腿发软,脊背酥酥麻麻,心慌意乱。

    “你,你要做什么?”她紧张地道。

    “乖!”李谦又深深地吸了口气,“别乱动!”

    他放在她腰间的手根本不敢再进一步。

    李谦怕控制不住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来。

    他心里既甜蜜又痛苦。

    甜蜜是姜宪在他的怀里,痛苦是他不应该想办法和姜宪睡在一个被子里的。

    姜宪好像还有些懵懂,他却是在婚前被人教导过的,虽然没有经历过,只是些画图,却把男女之事讲得很清楚。他爹怕他不明白,还找了对男女准备演示给他看,要不他脸皮薄,断然拒绝了,只怕那活春宫都看几场了。

    想到这些,他的心反而慢慢地清静下来。

    姜宪太小。

    过早的生育会让女子早逝。

    他想和姜宪白头偕头,而不是贪图这一时的欢愉。

    李谦把姜宪抱得更紧了,呢呢喃地在她耳边低语:“乖乖,我很想你。你有没有想我?你就让我抱一会……”

    他语气中带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求而不得的痛苦。

    李谦就这么想抱着自己?

    姜宪想到自己,好像也很喜欢李谦这样抱着她。

    仿佛她是他手心的珍宝,被小心翼翼地呵护着。

    这让她觉得高兴,更让她觉得安心。

    姜宪思忖着,身子骨早已有自己的意志,软软地贴在了李谦的怀里,任由他把她箍在了怀里,沉沉地睡着了。

    结果第二天早上醒来李谦手臂麻得没有了知觉,姜宪背像被有人砸了似的,两人都有些不舒服。

    李谦低声笑道:“多练习练习就好了。”

    姜宪横了他一眼,但心里却抱怨百晓生的词话,难道书里的那些人物就一点也不会觉得腰酸背痛?可见百晓生全是胡编乱造的……

    她在心里又把百晓生诋毁了一番。

    亲们,月票10050的加更!

    O∩∩O~

    PS:十月的最后两天,别让我们之前的努力付之东流,姐妹们看看票仓里还没有月票,请投慕南枝一张。

    谢谢!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8/638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8/638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