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醉话

推荐阅读:超级城市制造商乡村小邪医明朝败家子穿越反派之子一剑破道变身之穿越异世界的罪域王骨重生五十年代有空间妖孽强者在都市印加悲歌抗战之广陵密码

    “那就坐下来说。”李雪笑着,吩咐小丫鬟重新给他沏了壶茶,又添了些茶点,然后才笑盈盈地问他,“有什么值得这么晚了还亲自跑一趟?”

    李麟笑着喝了口茶,道:“我听说阿谦出了公差?”

    李雪点头,道:“说是要去四、五天。”

    李麟就笑道:“我没有想到阿谦刚回来就要去出公差,按理说我理应跟他打声招呼再回去的,可大姐你也知道,太原那边,还等着我回去下聘呢!我想原来说的不变,过两天就启程回太原去。”

    李雪握着茶杯的手不由紧了紧,想到自己的弟弟和高家结亲的事已经铁板钉钉了,她再多说什么也不过是惹人嫌,还起不到任何的作用,索性抿了抿嘴,爽快地答应了:“那我明天去和郡主说说。来不及跟阿谦辞行,怎么也要跟郡主打声招呼才是。”

    “那是自然!”李麟松了口气,笑着起身告辞,“那我就先回去了,买了很多土仪带回去,还得收拾收拾。”

    李雪笑着应好,送李麟出门。

    第二天,她去向姜宪辞行。

    姜宪不用问也知道这是李麟的主意,她不太高兴,但也无意让李雪为难,笑着叮嘱了她半晌,又留了她用午膳,请了李冬至过来作陪。

    得到了消息的李骥则跑去找李麟。

    李麟正要收拾东西。

    李骥把他拉到了一旁,送了他一副浣花记独家生产的文房四宝,并歉意地告诉他:“您定亲的时候我赶不回去了,这是我的贺礼,大堂兄千万不要和我客气。”

    浣花记生产的这套文房四宝是特别款,据说一共只做了一万套,外面是少见的黄杨木雕花的盒子,里面是澄心纸、端砚、徽墨、湖笔,一套最少也要银子三十两。

    李麟早年间也跟着李谦一起启蒙的,不过是没有像李谦那样坚持参加科举,对这些文玩是很喜欢的。

    他不由爱怜地摸了摸李骥的头,笑道:“你一个月有几个月例?还给我买这些。心意到了就行了。下次不可再这样了。”

    李骥憨笑着点头。

    李麟拿了银子给他:“我一个做哥哥的,怎么好让你破费。这钱我帮你出了。你以后要是再有心,画个什么画或是写幅字送我就行了。”

    李骥不要,又忍不住炫耀:“大嫂让冬至分了我五千两银子。”

    李麟愕然。

    李骥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李麟,还感慨道:“大嫂比男孩子还要豪爽,冬至也很好,毫无怨言地分了我一半的银票。”

    至于冬至说会把剩下来的钱帮他收着,以后他有什么事就可以找她要银子的话,他没有说给李麟听。他隐隐有种感觉,李麟很在乎大哥这个身份,如果他很懦弱,李麟是非常愿意照顾他的。可若是他比李麟要强,李麟就会不高兴。

    他应该什么也不告诉李麟才是。

    可关于银票的事他谁也不能说,他刚才没能忍住就跟李麟说了……实际上他应该连李麟也瞒住的。

    李麟听了,表情果然有片刻的僵直,好一会才强打起精神来对着李骥笑了笑,道:“你这小子运气倒挺好的,坐在家里什么也不做,天上就掉了块馅饼下来了。以后要是哥哥没钱想向你借几个银子花花,你可不能开口拒绝啊!”

    “一定,一定。”李骥忙道,岔开了这个话题。

    李麟也就心不在焉地和说了几句话。

    等到晚上,郑从几个都知道李麟过两天要回去了,纷纷给他送行。

    李麟推脱不得,应了下来,由郑从做东,在另一家吃鲁饭的馆子里小聚。

    可纵然是小聚也免不了喝酒。

    几杯下去,李麟的话多了起来,其中不知道谁提起郑从的婚事。

    郑从面色绯红,道:“我年纪还小,我爹说等过几年。”说着,他想这两年家里的变故,顿时变得有些怅然起来,道,“我也知道,我爹是家里一时拿不出那么多的聘礼来……”

    卓然不禁默然。

    喝得有些多的李麟却揽了李骥的肩膀,对郑从酒气熏天地道:“你别担心,你师弟有。好的姻缘不等人,万一遇到合适的人家,你只管定下来,让阿骥借钱给你。昨天他可是了一大笔财——郡主直接给了他五千两银子!”

    普通农家,不买米不买菜,十两银子就能过得很富足了。

    五千两银子,可以在西安最繁华的路段买个不大不小的宅子了。

    众人艳羡不已。

    李骥腼腆地道:“哎哟,我也不好意思真的用我嫂子的钱,这些日子我嫂子每个月都会贴我十两银子的月例,不过是我嫂子既然给了,我只好收下,只能等以后有机会了再报答我嫂子了。”

    夏山虽然家境富裕,但也不可能一口气给五千两银票给他玩。

    他咋着舌对身边坐着的卓然道:“看见没有,这就是娶了嘉南郡主的好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我怎么没有这样的好运气呢?”

    卓然只和李骥喝过两次酒,可李骥十分干脆,让他心生好感,他不想听夏山非议李骥,闻言有些不高兴地为李骥辩道:“那也是李骥自己的运气——他若是对郡主不好,郡主怎么可能会对他好!”

    “什么运气!”夏山冷“哼”道,“要是我有个像郡主这样的嫂子,我也会千依百顺,小心奉承。你恐怕还不知道吧?李骥的父亲是招安的土匪,从前李家连饭都吃不饱,所以才会跑去做了土匪,要不是曹太后当政,他们家早就被流放了。嘉南郡主选婿的时候,李骥他哥哥根本就没有被选上,是后来李骥他哥哥做过大内侍卫,不知怎么地,在嘉南郡主面前露了脸,被嘉南郡主看上了,太后这才下旨赐的这门亲事。这件事别人不知道,我却听我叔父说过,李家从上到下,都吃的是郡主的饭。就像这次李骥他哥哥能任陕西行都司的都指挥使,不也是郡主给他跑得官,李家离开了嘉南郡主,还有谁知道他们家?

    “这不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是什么?”

    说完,夏山还鄙视地看了卓然一眼。

    卓然却被他这一眼看得心里怦怦乱跳。

    他一直以为李家是因为李父在做总兵,所以李谦才有机会被选为郡主的夫婿……没想到李家出身如此的卑微。

    好半天,卓然的心跳才恢复了正常。

    他道:“不管怎么说,李骥也是总兵之子,虽然配郡主身份低微了一些,可在其他人的眼里,还是高不可攀的!”

    亲们,月票1oo15o的加更!

    onn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8/639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8/639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