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代入

推荐阅读: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重生隐婚:冷情慕少,宠上瘾十里红妆:明妧传都市之无上医神极品飞仙混沌剑神电影世界穿梭门都市之神级宗师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魔禁之万物冻结

    夏山见卓然只在这上面打转,不屑地撇了撇嘴角,也懒得和卓然多说。

    卓然却想起自己那次随他姐姐去拜访夏夫人时的情景。

    绡纱花鸟屏风后面笑嘻嘻的女眷,年轻女子的鹅黄色绣八宝纹的襕边撇落在翠绿色的绣花鞋旁,像盛开在春日城里的一抹丽色,撩动着他的心。

    那说不定是嘉南郡主的鞋子。

    满西安府的贵妇人,只有郡主还没有及笄,她自然打扮得极为艳丽了!

    卓然在心里思忖着,压制不住地想知道更多关于郡主的话题:“听说郡主是在慈宁宫长大的,皇上和郡主是一块儿长大的,是吗?”

    夏山对这些事并不十分的关心,道:“可能吧!女眷的事,我不好打探。”

    夏夫人应该知道吧?

    卓然笑道:“我就是有点奇怪。我从前跟着我姐姐去过京城,可不过在朝阳门边的一个客栈里住了两天,还没有来得及逛,就跟着我姐姐去了山东任上,后来又来了陕西,可京城真的是很繁盛,至少我就没有见过比它更繁感的地方,我当时还想,怎么着也要再去看看,对从京城里出来的就特别感兴趣。你呢?你可曾去过京城?想再去吗?”

    夏山觉得自己在老家最好,可他爹总想让他像他叔父一样出人头地,他只好跟着他叔父一起念书。并不能理解卓然的这种情绪。他有些粗糙地道:“我去过京城,也没有觉得它有什么好的。我现在只想熬过这几年,让我叔父放我回家继承家业就好。”

    两人说着,那边李麟的声音突然高亢起来,道:“宗权这样突然被王成拉走了,郡主不恼火吗?宗权也真是的,好不容易回来,应该多陪陪郡主才是,他这样乱跑,让郡主心里怎么想?他要是不想陪着郡主,郡主身边多的是人想陪。”

    李骥笑道:“大哥这也是没有办法,郡主什么也没有说。”又道,“大堂兄,你今天是不是喝得有点多,我让酒楼给你弄碗醒酒汤来好了。你喝了醒酒汤,歇一会,我送了你回家。”

    李麟可能真喝多了,闻言呆呆地坐在了那里,目光都是直的。

    李骥笑着摇头,喊了小厮吩咐下去。

    夏山和卓然忙关心地围了过去,纷纷问李骥怎么了?

    李骥忙道:“没事,没事。只是说起我大哥突然被王都指挥使拉去出公差,我大堂兄后天就要启程回太原,只怕没办法和我大哥辞行了,大堂兄就有点怨王都指挥使,据说是这件事本与我大哥无关的,王都指挥使无意在夏巡抚那里遇到了我大哥,非拉我大哥一起去不可。我大哥没有办法,只好跟着去了……“

    “什么没有办法!”李麟真喝醉了,说起话来全然没有一点点的顾忌,嚷道,“他多半是不想和我见面,那天我们见面,统过说了不到五句话,他肯定是觉得我不应该娶妙容,他不是一样的冷落郡主……”

    “大堂兄,你喝醉了!”李骥脸色一沉,眉宇间颇有些凌厉之色,这样看着,倒和李谦更相像了,他高声喊了随身的小厮小木,“大堂兄的随从呢?快去叫了进来,让他们扶大堂兄回去。”又向夏山、卓然等人道歉,“我没有想到大堂兄喝醉了是这个样子的,今天让大家扫兴了,改天我再请大家好好地吃一顿。”

    郑从忙笑道:“这喝醉了不是常有的事吗?你不必放在心上。快送他回去吧!等你空闲了我们再联系。”

    李骥忙拉拽着李麟走了。

    卓然的心头却响如擂鼓,道:“李麟大哥是什么意思?”

    郑从觉得李家是他们家的通家之好,自然不愿意说这些。

    他含含糊糊地道:“喝醉了酒嘛,肯定是乱说一通了,谁会把这些当真!对了,明天董家大公子请客,你们去吗?”

    郑从所说的董家大公子,是西安首富董重锦的长子,刚刚得了个儿子,明天请满月酒。

    夏山是个喜欢热闹的,笑道:“我当然会去啊!我和他的关系不错。不过我没有想到你也会去。”他说着,朝卓然望去,“你也和我们一起去吧!不是有句话叫做不打不相识吗?你整天关在家里读书,就算是别人想结交你也不可能啊!”

    郑从也很诚心地邀请卓然。

    卓然笑着应允了。

    正主子走了,他们这些请客的也应该散了。

    郑从付了账,三个人在酒楼门口分手,卓然却一改常态地跟夏山同行。郑从也没有放在心上。卓然却在路上和夏山说起姜宪:“你知道嘉南郡主是个怎样的人吗?她经常去你叔父家拜访吗?”

    夏山笑道:“那怎么可能!她是郡主。要不是碍着年纪,应该我婶婶去拜见她才是。我只是远远地见过郡主两次,连长相都没有看清楚。不过,她个子在女孩子里面算高的了,而且走路的姿态很优美,端庄,却透着风姿,很是赏心悦目……”

    两人就聊着这个话题一直到了巡抚衙门分手。

    姜宪自然不知道有人对她很好奇。

    她全副的心思都放在了李谦的身上。

    直到晚间传来李谦已顺利到达了华阴县,而华阴县百户不仅没有走,而且还把棺材抬在了自己家的门口,誓要和程飞同归于尽。

    李谦头痛得不得了,只好把两人叫去商量这件事怎么办。

    谢元希告诉她这些事的时候,她一直很认真地听着,直到谢元希把话说完,姜宪才沉吟道:“要是我,就告诫程飞一番。不管怎样,他们一个管着政务,一个管着卫所,最后闹成这样,说明两人的掌控力都有问题,朝廷只会想到一锅端。若是程飞也有那百户的勇气,要和那百户同归于尽,倒可以继续对峙下去。”

    论政务,现在的姜宪甩李谦好几条街。

    包括谢元希。

    谢元希两眼发亮,立刻道:“我这就飞鸽传信给大人!”

    姜宪点头,道:“大人不是那鲁莽的性子,想必夏大人给了公文大人的,你可知道公文上都写了些什么?”

    谢元希不屑地道:“哪有什么正式的公文,不过是一张密旨而已,而且这张所谓的密旨到底是不是皇上的意思,谁也不清楚。皇上这些日子为了大婚的事整天和户部、礼部、内阁、内务府生气呢!哪有空管这些。要不然大人见那百户还横在那里,怎么会想着把两个人拉在一起说话呢!”

    亲们,今天的更新!

    PS:月票榜危险,还有最后几个小时,求姐妹们的支援,给慕南枝投张月票。

    拜托大家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8/640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8/640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