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临近

推荐阅读:重生七零有宝妻扶摇而上婉君心美女总裁的神级保镖头号婚宠:大叔,太给力!菜刀通天他从深渊来极药帝尊重生九零之军长俏娇妻快穿有毒:攻略BOSS千百遍金丹老祖在现代

    李冬至听着这话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道:“那这件事表姐夫知道吗?”

    何瞳娘听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心虚道:“我在家里也没有别的什么事,更不敢乱说话,所以你表姐夫回来之后,我总喜欢和他东拉西扯的……”

    言下之意就是说过这样的话。

    李冬至忙道:“那表姐夫怎么说?”

    何瞳娘赧然地小声道:“你表姐夫让我以后再遇到我婆婆和我三叔说话就离得远一点,免得被他们发现对我印象不好……”

    李冬至莫名就松了口气。

    她好怕金城让何瞳娘探听金夫人和金家三爷的动向。

    金家三爷明明知道金宵娶了邵家女会落得怎样一个下场,却不愿意提醒金宵,可见金夫人未必就像表面看起来那样的心如淡水。何瞳娘不是过金家一个庶子的妻子,金夫人和金宵之间的矛盾于何瞳娘犹如神仙打架,万一被波及,何瞳娘连还手的能力都没有。

    还好金城能爱护何瞳娘,没有让她去干那么危险的事。

    “表姐夫待表姐真好!”李冬至不由表扬金城。

    何瞳娘面红如霞,继续低声和李冬至说着金城:“我走了之后,他也要去商行主事了。我听你表姐夫说,李累表哥求大表哥给他谋个差事,大表哥让他暂时跟着你表姐夫干一段时间。你表姐夫还跟我说,让我去京城的时候最好去拜访一下镇国公府的房夫人,我们的婚事,多亏了郡主,我好歹是郡主婆家的小姑子,应该去镇国公府给房夫人请个安才是。不过,我有些担心房夫人不会见我,但你表姐夫也说了,我们尽我的心好了,房夫人每天那么忙,没空见我也是很正常的,让不要在意那些事……”

    李冬至“嗯”地点头,思绪却飘到高妙容那里。

    不知道高妙容的赏花会办得怎样了?

    她把李家旧部的适龄的女孩子全都请去了,不知道有什么用意?

    李冬至想到自己小的时候,那样的仰慕高妙容,结果高妙容却一直在有意无意地算计她……或者也不是算计,只是太过精明,太过势力了……她不想把高妙容想得那样的卑劣,毕竟这么多年以来,她一直把高妙容当姐姐。

    而此时在西街李府主持着赏花会的高妙容面带着亲切得体的笑容,心里却烦得不得了。

    没有了丁小姐、施家三小姐,赏花会果然失色了不少。

    这些李家旧属的小姐,只知道争奇斗艳,既没办法欣赏自己那满满一屋子的书画,说起话来也极为粗俗,不是嫌弃自己家乡下的亲戚常来打秋风,就是说自家的小妾如何恃宠欺人,根本不知道这样的场合什么话当讲,什么话不当讲。

    朱家大小姐冷眼旁观,觉得自己以后还是和高妙容离得远一点的好。

    牛家大小姐则恰恰相反。她很喜欢这样的氛围,因为她家既没有姨娘也没有穷亲戚,众人都羡慕她能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因而当高妙容提出女人应该识字才能好好地主持家里中馈的时候,她索性提议大家组织成一个帮学会,她可以告诉大家读书写字,帮大家看懂契书上都写了些什么,免得像睁眼瞎似的,上当受骗。

    她的这个提议立刻得到了大家的响应。

    高妙容这才松了口气,觉得这位牛大小姐娇纵归娇纵,关键的时候却能成事,不由对她更多了两份亲昵。

    之后两人交往的密切起来,高妙容还带她去拜访了施家三小姐。

    两人矢口不提赏花会施家三小姐失约之事,大家说说笑笑,施夫人留了高妙容和朱家大小姐用了午膳,俩人才打道回道。可等她们俩人一走,施夫人就不由交待施家三小姐:“你们小孩子家家,不知道厉害。像高氏这样的女子,为了一己私利就能陷身边的朋友于不义,心肠丈歹毒了。谁知道她以后会不会故计重施,你也要和她渐渐开始疏远才是。你看丁家大小姐,不就不和她来往了吗?”

    施家三小姐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

    有传言说丁挽要嫁到京城去了,夫家是丁大人的同年,在翰林院任职,所以她不想得罪嘉南郡主……可不管怎样,有一点她娘说对了,她要是继续和高妙容这样的亲近,她恐怕会被这个圈子排斥了,为了一个高妙容,不值得!

    施家三小姐寻思着怎样不动声色地和高妙容淡下来,姜宪那边却有些坐立不安。

    白愫的贴身丫鬟柳眉悄悄地给她来信,说白愫小产了。

    没有人推搡她,没有人惹她生气,更没有人怠慢她,可她就是小产了。

    据说曹宣的眼睛红了好几天,白夫人更是哭得不能自己。

    前世,白愫在她之后出嫁。

    她是三月,白愫是五月。

    然后也是在这个季节,白愫小产了。

    她以为,那是因为蔡霜和家里的小丫鬟偷欢,给白愫气受,晋安侯夫人还说是因为白愫没有管好自己的丈夫,才会发生这样的事。

    可这一世,明明不同了,白愫还是没能留下自己的第一个孩子。

    难道这是天意?!

    姜宪很害怕。

    太皇太后是在她及笄之后的第二天昏迷,第三天去世的。

    大家都没有想到。

    她当时在坤宁宫,得到消息的时候,太皇太后再也没清醒过来。她的外祖母,甚至没有给她留下一句话。

    九月二十二,是她的生辰。

    也是她及笄的日子。

    这一世,她在西安。

    离太皇太后更远。

    姜宪捏着柳眉的信,心里像长满了杂草似的,坐立不安。

    情客是最知道她心事的,悄声问她:“郡主,要不要我替你回京探望清蕙乡君?”

    姜宪摇了摇头,突然站了起来,道:“我要回京探望太皇太后!”

    “啊!”满屋子服侍的人面面相觑。

    心中所想所念被宣之于口,就像洪流找到了泄口,一发不可收拾,什么事也拦不住。

    “我要回去守在太皇太后身边。”姜宪说着,眉宇间露出坚毅之色。

    如果太皇太后注定在这个时候去世,那就让她守在太皇太后身边,让她陪着太皇太后度过最后的时光。

    她吩咐情客:“我要写奏折。”

    送到礼部去。

    光明正大的进京去探望太皇太后,守在太皇太后的身边,陪太皇太后度过最后的时光,让前世的那些遗憾不再来一次。

    “这……”情客额头上冒出汗来,“要不要和镇国夫人说一声?”

    亲们,给考儿幸运的盟主的加更!

    O∩∩O~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8/657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8/657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