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内视

推荐阅读:寻尸人次元间的旅者无敌升级王全职法师文娱万岁天才高手在都市橘猫主神的铲屎日常隐婚娇妻:老公,别玩我娇软美人[重生]兽世霸宠:纪爷,撩上瘾!

    现在凌天即使不刻意感受周围的能量,也能感觉出来周围的能量在自动进入自己的身体,然后被吞噬掉,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显,自己的身体仿佛一个黑洞,在吞噬着自己周围的一切能量。

    “切,瞧我笨的,我不是产生了灵识了么?可以内视了,自然可以查查自己身体是什么情况。”凌天心中暗骂自己,不过也怪不得他,他也是刚产生灵识,然后就去青蝶峰找华敏儿了,这件事也就给忘了,说着他便开始内视来。

    “咦!,这是怎么回事?”灵识刚开始内视,凌天就发现了自己身体内的一些情况。

    自凌天体内,更准确的说是凌天的经脉里,一种白蒙蒙散发着勃勃生机、类似混沌的和玉箫和古琴交织而出的很像的能量已经凝固成了固体状,紧紧的堵塞着凌天的经脉。而且这能量比玉箫古琴交织出的那种气态能量更精纯浩瀚广博。这种能量好像是由那种气态能量凝练压缩而成。

    而且奇怪的是,凌天的身体每个地方都在缓缓凝练出这种能量,然后汇聚到凌天经脉里好似被吞噬同化了,就连他身体周围的能量颗粒也被吞噬了。虽然经脉里的这种混沌般的能量无时无刻不在吞噬能量,但却一点也没增加的感觉,如一个无底洞般。

    “这是什么能量呢,好磅礴的感觉,不过却感觉很温和很舒服,我以前每次修炼伤痕累累的回来时身体自动修复时的感觉跟它很像,应该就是它在用吧。”凌天不确定地道。

    凌天以前跑步和捉迅影兔时也经常受伤,不过睡一觉后这些伤便自动愈合了,现在这种愈合更明显了,自己受伤后伤口就能以肉眼能看到的速度愈合。而伤口愈合的感觉就跟这种能量很像,而且这能量连自己疲倦时他也能消除。

    “这能量怎么来的呢,不会是父亲和母亲的本命丹器交织汇聚而成的吧。”凌天这里说到的父亲母亲自不是凌云夫妇,而是仙界的袁昊墨月夫妇了。想着,他双眼凝视着苍穹,好似要将苍穹看破,思念之情油然而出。

    “是你们俩搞的鬼不,这能量跟你们有关吧?”凌天内视着自己体内盘踞在丹田上方不停旋转的古琴和玉箫,喃喃道。

    他现在还没开辟气海,也只有丹田,而古琴和玉箫正盘旋在他的丹田上方。

    仿佛听懂了凌天的话,那古琴和玉箫犹如小孩子般的轻轻点了几下,然后轻鸣了阵阵,带着几分欢呼雀跃的感觉。

    “哼哼,果然是你们,知道吗,你们俩可把我给害惨了?”凌天满脸的委屈,小嘴高高撅着。

    古琴和玉箫轻颤了一下,仿佛是在解释什么,一种浓浓的委屈的情绪弥漫而出,那感觉比凌天还要委屈。就连凌天周围的空气都仿佛被这种情绪渲染了一般,充满了委屈和冤枉的气息。

    “哼哼,你们还委屈呢,我被你们害的不能修炼灵气,被人家都说成了废物了。”凌天也知道没有古琴和玉箫估计他早死了,不过不能修炼灵气这么久了,他心里的委屈与颓丧越积越浓郁,他也找不到发泄的对象,只好向古琴玉箫它们倾诉了。

    “铮!”“呜!”

    古琴和玉箫发出阵阵幽鸣,犹如一个恼羞的小孩子,大有一言不合就要从凌天体内冲出跟他理论的趋势。

    “好啦,好啦,别生气了,我知道这不关你们的事情,而且你们俩也保护了我这么多次,我不该恩将仇报的。对不起啦,不过我不是心情也不好嘛,原谅我好啦!”凌天见它们要冲出,吓了一跳,这要是让外界的人看到,估计外界要乱了,他不由的想起了当年自己刚下界时引起的轰动。谁知道五行域这个一隅之外的人会不会来抢呢。

    古琴和玉箫听见凌天地道歉,也是明白凌天的遭遇,好似知道凌天只是发泄一下自己的抑郁,自是也不跟他一般见识了,满意的轻鸣了几声,真是小孩子心性。

    “那个,你们是不是知道这种情况可以解决。”对于这问题凌天也不抱多大希望,他只是随口问道。

    可是让凌天惊喜不已的是,古琴和玉箫轻点了几下,那意思甚是肯定。

    “可以解决!!你们知道?!怎么解决?!”凌天激动欲狂,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那神情带着万分焦急和期待。

    谁知,比凌天问问题的速度还快,古琴和玉箫立刻轻摇了几下,显然是也不知怎么解决或者是以现在的能力解决不了。

    “不知怎么解决?那你们还说可以解决,两位老大啊,你们这不是在耍我么。”凌天满脸的失望,甚是幽怨地道。

    听了凌天的话,古琴和玉箫轻快的点动了几下,甚是开心得意的样子,好似在报复凌天刚才冤枉它们般。

    “唉,也不知我经脉的问题什么时候才能解决?”凌天幽幽长叹,一时间有点兴趣索然的意味。

    “也许是我现在还能力不够,到时候自然就解决了呢。”凌天自言自语着,权当是安慰自己。

    令凌天惊异的是,古琴和玉箫居然附和的轻点了几下。

    “呵呵,既然现在还解决不了,那就不要想了,还是找父亲学习阵法去吧。”凌天满脸颓意一扫,轻笑道。

    说着,凌天身形一展,想是找凌云去了。

    “父亲,我……”凌天见到父亲,开口便道,神色焦急。

    凌云挥了挥手,打断了他的话,见凌天神情平复了几分才慢悠悠道:“终于来了啊,说吧,是不是想学阵法了?”

    “咦,父亲,你怎么知道。”凌天惊奇地问道,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那是,我自然什么都知道的,哈哈。”凌云臭屁哄哄地道,边说着边扔给了凌天一个储物戒指。

    凌天伸手接过戒指,问道:“父亲,这里面都是什么啊。”

    “一些玉简,里面有些阵法的讲解,还有我这么多年的一点心得感悟,还有一些布阵的材料。”凌云不急不躁,气定神闲地到。

    “哦,知道啦。”凌天见父亲说完,也不走,只是定定的看着凌云。

    “还有事?”凌云一愣,有些疑惑地问道。

    “父亲不是什么都知道么?”凌天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坏笑。

    “我,我……好你个臭小子,敢取笑老子我是不。”凌云刚开始有点支支吾吾起来,满脸的尴尬之色,不过看到凌天脸色越来越明显的坏笑,不禁恼羞成怒,哪还有刚才气定神闲的模样。

    “哈哈!”凌天得意的狂笑,终于看见父亲吃瘪一次,这可真不容易啊。

    “说吧,还有什么事,你个臭小子,学得越来越坏了。”凌云老脸一红,不过一整衣襟,故镇定地道。

    “还不是跟你学的。”凌天小声嘀咕,不过却不敢让凌云听见。然后又提高声音,道:“父亲,我想问一下,我不会飞,可是有什么办法对付会飞的人呢?”

    “哦,原来是这啊,我问你,院子里飞的鸟你能捉到吗?”凌云也不回答凌天的问题,而是反问道。

    “我还不会飞,自然是捉不到。”凌天虽然有点奇怪,还是如实的回答。

    “山村田野里几岁的顽童都能捉到,你已经跟我修炼这么多年了呢,莫非你连不懂修炼的小孩子都不如?”凌云微微揶揄地道,大有报复凌天刚才取笑自己的意味。

    “小孩子都能?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难道他们小小年纪就会飞?”凌天诧异,觉得这也太不可思议了,甚至连凌云的揶揄调侃都没注意。

    “呵呵,你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你整天待在山上,正好可以出去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的呦。”凌云神秘一笑,开始怂恿凌天下山走走。

    “嗯,好,父亲你跟我一起么?”凌天知道父亲让自己下山必有深意,便同意了,只是好奇父亲跟不跟这一起,于是问道。

    “我还有些东西要弄,就不去了,你自己吧。嘿嘿,不会你一个人不敢去吧?”凌云忍不住取笑凌天。

    “那倒不是,只是我不知道哪有什么小村庄什么的。”凌天道。他在青幽峰山林里也曾一个人待过好久,自是不会怕。

    “这个倒是无妨,下了青幽峰,往东走个百十里就会出青云山了,那里自是有山村农庄什么的。”凌云耐心地解释。

    “嗯,知道了,父亲。”凌天是小孩子,自是也想见见外面的世界,说着忍不住开始幻想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了。

    “吱吱!”这时,狐媚从外面蹦蹦跳跳地走了进来,想是听到了两人的对话,对着两人吱吱叫道。

    “呵呵,你也想出去走走啊,也难为你了,以你的性子,能在青幽峰上待那么久。好吧,你就跟天儿一起吧。”狐媚也是爱玩好动性格,凌云自是知道的,眼中不禁有些歉意,看着狐媚温柔地道。

    狐媚吱吱叫了几声,跳到凌天肩头,欢呼雀跃。

    “父亲,三天后我要去青云峰一趟,所以我现在就要出发了,早去早回,免得到时候晚了赴约。”凌云面色微微一红,不过片刻后心中满是柔情,神色一正,对凌云说道。

    “三天后?青云峰?天才?”凌云念叨着这几个词,突然眼神一亮,略带询问的看着凌天,像是明白了什么。

    凌天轻轻点点头,肯定了凌云的想法。

    “嗯,去吧,也没多远,玩个两天回来就行了,媚儿,不要贪玩哦。”前半句是对凌天说的,后半句却是面对着狐媚,语气几分调侃。

    “吱吱!”狐媚略带羞意,轻轻叫了几声,似嗔似怒的看着凌云,五分诱惑五分娇羞尽显。

    “哈哈,去吧,去吧,早去早回。”凌云哈哈一笑。

    凌天带着狐媚飞速而去,身形急展,却毫无声息,不带起一丝尘土,显然凌天在身法上已经有些心得造诣。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9/545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9/545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