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破穹

推荐阅读:落地一把98K仙途遗祸抗战之第十班萌妻在上:撩人总裁请躺好八极武神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我的魔王不可能在二次元过日常末世女主宰:兵王的最强萌妻超级全能学生武御圣帝

    凌天俯首,定睛一看,手中却已多了一张弓和三支箭羽。那弓竖起竟有凌天胸高,这个近一米六了,算是一张大弓了。

    弓很是沉重,给人一种厚实的感觉。弓身通体古铜般的黄,上面刻着不知何物的花纹,隐隐锈迹斑斑,锈迹有红有绿,也不只是铜锈还是血渍。弓弦满是血色,也不知是何种蛮兽的兽筋,韧性十足,一股肃杀的气息迎面扑来,令凌天都有种震颤的感觉,那是一种灵魂的悸动。

    这张弓整体样式古朴,一看便知存在的岁月久远,而且弓整体很是残破,给人一种虽时都可以拉断的感觉。不过凌天可不这样认为,一张可以产生自主灵识的弓会弱么?打死凌天也不信。

    甫一看见这张弓,凌天便喜欢上了它,他有一种跟这张弓同病相怜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们很亲切,大有一种同是天涯流浪客的意味。而且不知是不是弓吞噬了凌天血液的缘故,凌天跟它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而那三支箭羽也是整体古铜色,箭羽长一米六多,这可比一般箭长的多,箭杆也有拇指粗细,三支箭除了颜色长度一样外,其他各不相同,形式甚是奇怪。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啊?”凌天开口询问道。

    “嘻嘻,我不告诉你。”那张弓奶声奶气的,却顽童个性十足。

    “呃,小家伙,你可不乖哦。”凌天一阵无语,暗叹这弓也太个性了吧。

    “嘻嘻,你还没问器呢,问器了自然什么就知道了呗。”那张弓很满意凌天的反应,犹如一个亘古与人分离已经不忍寂寞的孩童。

    “问器?哦,也是,居然给忘了。”凌天眼眸一亮,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嘻嘻,上去吧,在这里可是不太方便哦。”那张弓好心提醒着。

    凌天想了想,这里是在寒潭深处,等下问器,估计会消耗很大,在这里灵气补充缓慢,自是有点不妥,他也不多说,身形一动,便向上游去。

    不久,他便来到寒潭岸上,华敏儿恰巧也在。她看到凌天上来,俏脸没来由的一红,刚想说什么却被凌天打断了:

    “敏儿,等下你帮我护法,我要问器。”

    “护法?问器?”华敏儿心里嘀咕着,也注意到了凌天手中的弓箭,她虽心中满是好奇,不过还是道:“好,凌天哥哥,你就放心问器吧。”

    凌天见状,微微一笑,灵石飞出,片刻便布下几个阵法。然后他盘膝而坐,屏气凝神,开始调整自己的状态。刚在寒潭里他奋力下潜然后又放血什么的,可是消耗甚大。

    过了大约有一刻钟,凌天调整完毕。他睁开星眸,深深吸了口气,然后看了一眼华敏儿,华敏儿凝重地点了点头。

    凌天见状,放下心来,然后注意力便放在了那张弓上。

    “小家伙,准备好了没,我要开始了。”凌天灵识传音道。

    “嘻嘻,早就准备好了,快点呦。”小家伙显得有点迫不及待。

    凌天不再说话,双手握着那张弓,灵气汹涌而去。而他的灵识凝聚,也向着那张弓而去。顿时,周围空气为之一凝,一道道灵魂波动散发而出。

    寒潭附近常年雾气蒙蒙,笼罩着青泉峰整片谷底。清风徐徐,却也吹不散这些水汽。水雾只是随风飘荡,变换着形状,犹如天空中的行云。

    而这时,随着凌天的灵识向着那张弓而去,空气中的蒙蒙雾气犹如凝实了般,渐渐旋转,以凌天为中心,逐渐形成了一个大气旋。雾气颤抖不已,随着空气波动,竟凝出点点水珠,簌簌落下,落在寒潭上,滴答,滴答。更显得这里无比的宁静,甚至有点静寂。

    而这时的凌天,心中却一点都不平静。

    随着他的灵识进入那张弓,他的灵魂放佛进入了一个虚拟空间,心神也随着空间里的情形而变幻:

    漠漠苍穹中,一个看不清模样的虚无人影虚踏而立,虽看不清那人影模样,但却给人一种浓浓的灵魂威压,只一道虚影却能给凌天这种感觉,那人的修为由此可见一斑。

    那虚影正祭炼着一团金黄色的金属。虚无人影手指处一团青色火焰跳动,虽是虚拟空间,却给人一种无比炽热的感觉。虚空阵阵颤动,放佛也要被这火焰燃尽。

    而那金黄色金属在这般高温的火下,却不见有甚变化。不对,那金属表面已经融化,整体也有了微微变形。不过以这种融化速度,也不知要几千万年才能成形。

    也许也发现了这点,那虚无人影手印变幻,火焰跳动,更加剧烈,金属融化的速度也稍稍加快,不过也只是稍稍。

    见状,那人影却也不着急,控制着火焰持续祭炼。也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年,也许是百年,也许是千年甚至万年,那金属终于成行。期间,那虚影又加入许多别的金属,渐渐的,一个物体呈现而出。

    那是一张弓身,不过那弓身却很粗糙,显然只是一个粗坯。不过那虚影终于却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也终于停下来,他看着手中那弓身,轻轻点了点头,显然很是满意。

    随后,他手印一阵繁琐变幻,印在了弓身上。弓身渐渐的开始出现一些印纹,只是很浅,若有若无。不过那张弓的气势却也渐渐凌厉起来,散发着一股浓浓是肃杀之气。弓身也变得渐渐古朴厚实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弓身上的印纹已经清晰可见,肃杀之气也愈加浓郁。弓身再也不是一个粗坯,而是一个浑然天成般存在。那虚影也终于不再打印诀,他手轻轻摩挲着那弓身,甚是慈祥,想是爱抚自己的孩子般温柔。

    忽的,他屈指一弹,手指快若闪电,以凌天的灵识修为竟看不清那手指移动的轨迹,可见那速度有多快。更神奇的是,手指弹在弓身上,只见那弓一阵轻鸣,一阵铮铮龙吟清啸而出。一阵波动汹涌传向出虚空。整个天地为之一颤,居然被生生撕开几个空间裂缝,一股浓浓的惊天动地的杀气弥漫而出,骇的凌天灵魂禁不住的颤抖。

    “莫非这就是这张弓的形成过程?我在这旁观,不过这也太……”凌天惊的瞠目结舌,只一轻弹,居然能撕裂空间裂缝,这也太恐怖了吧。

    凌天一声惊叹,不过显然他只是一个后来旁观的身份,那道虚影并看不到他。

    那虚影见那张弓散发的威势,却只是微微点头,物无甚惊讶,显然并不是太满意。随后他便把这弓身收入了体内。

    以凌天的视角,居然能看到这张弓居然进入那虚影体内的金丹内,金丹内磅礴的丹气开始环绕着它,凌天知道那是在滋润本命丹器。

    画面忽的一转,这次也不知在那,那虚影人正从一头蛮兽体内抽出一条血淋淋的兽筋来。那蛮兽如山般大,却一动不动,想来已经死了。它浑身乌光闪闪,满身的鳞甲坚硬无比,肉身散发着一股磅礴危险的气息,死去的它居然还能散发这样一股无比厉杀的气息,可想而知它活着的时候有多么恐怖,也不知这是什么厉害的蛮兽。

    那虚影也不理会那死去的蛮兽,只是满意的看着那兽筋。然后他手印变幻,那兽筋便慢慢的变形,变得润滑无比,那兽筋上的分叉也渐渐收拢,都融在了兽筋的主干上。兽筋猩红一片,却也弹性韧性十足。

    也不知多了多久,兽筋终于祭炼完毕。那虚影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祭出了那张弓身。,那弓身在虚空中悬浮,也不见他怎么动,祭炼完的兽筋开始跟弓身融合,兽筋变成了弓的弓弦。弓身弓弦都散发着一股厉杀,气机倒也并不冲突,经过那虚影的祭炼,有一种水乳相溶的和谐感,甚是完美,好像它们天生就该在一起似的。

    那虚影轻抚了一下紧绷的弓弦,弓弦颤动,只见十方灵气如潮水一样向弓身汇聚而去,这弓很特别,如有自己的灵识一样,自主吸收日菁月华。

    那虚影哈哈一笑,轻拉弓弦。顿时,弓身轻轻地颤抖,发出万丈光芒,让这片虚空都一阵摇动,弓弦上出现一道神光,化成了箭羽,将要射出。他手指一松,灵气箭羽呼啸而出,光耀天地,苍穹破裂,久久不能回复,一箭之威,何其恐怖!

    “哈哈!”

    一声狂笑而出,声音雄浑粗犷,大有气吞山河,毁天灭地之势。

    “毁天灭地,哈哈,吾赐予你名,破穹!”

    随着他的话语,那张弓的弓身上出现两个古朴的篆字——破穹。整张弓都在轻轻颤动,显得兴奋不已,犹如一个新生的婴儿面向新奇的世界。

    随后,他便收了此弓,继续在金丹内蕴养,随着时间转移,弓在金丹内的滋润下更加古朴厚重却也杀机愈重。

    旁观的凌天一阵唏嘘不已,一箭之威,这也太骇人听闻了吧!

    画面再转,那个虚影又用一些材质祭炼了九支箭羽,应该是跟弓身一样的材质,也许正是那张弓剩下的也说不定。箭羽金黄,每一支都有拇指粗,一米六长,却每一支箭都不尽相同。

    弓跟箭也许是材质一样,浑若一体,根本分不出彼此。那虚影见状甚是满意,笑了笑后便将它们一起收进了金丹内,一起蕴养。

    画面再转,那个虚影手持弓箭,在万千人群中厮杀,这些人中有妖兽,有神,有魔,更有许多不知名的怪物,不过每一人只从外表就可以看出他们的强大,每一个人都散发着浓浓的危险的气息。

    那虚影状若神魔,每一次弯弓,必有一个人化为虚无;每一支弦动,必有一妖殒灭;每一次箭出,必有一魔成殇……

    一张张画面闪过,那虚影手持破穹弓,犹如君临天下的大帝一样,睥睨天下;犹如人王出世,惟我独尊。破穹弓所到之处无不授首,屠戮神魔如杀土鸡瓦狗尔。

    千万次杀戮下,破穹弓也愈发的杀气磅礴,渐渐的灵识开窍,有了形成自己的器灵。破穹之名也终于响彻天地,震惊神魔。谱写着他们的神话和传奇。

    千万年祭炼,千亿次印诀打造,九支箭更添虎翼,千万次杀戮,破穹弓终成,杀机惊天动地。

    ……

    也许天地终于摄于虚影人与破穹的威势,在万千神雷下,虚影终于在九箭射尽,力竭而死。他死时怒目苍天,至死不屈。哪怕灰飞烟灭,也站立骂天,只剩漫天的不甘,和拼尽全力保存下来却已破败不堪的破穹弓和九箭。破穹呜咽而去,带着那虚影人的浓浓的不甘和一抹淡淡的期望。

    九箭散向天际,破穹弓也不知所踪。

    时光荏苒,人世轮回,破穹弓寂寞的沉寂着,杀机内敛,孤寂感与日俱增。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9/566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9/566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