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圣门

推荐阅读:重生奋斗俏甜妻官路青云梯乱斗水浒兽神血脉兵王无双美女总裁的超品高手系统的黑科技网吧修心录

    太阳当空,光辉遍洒,金光一片。

    金刚门门主金铭见人已经到的差不多,便也不再等。他越众而出,一袭黄袍轻拂,周身散发着浓浓精金气息,颇具威严,让人不敢轻视。

    金铭扫视一周,目光所到之处,众人都鸦雀无声,充满了崇敬。他微微一笑,很满意众人的反应,然后轻咳一声,说些欢迎大家来观礼等等的场面话后便开始介绍这次比试的一些规则来。

    规则很简单,五大门派两两对决,而昨天比试前的交流的胜者则直接轮空,进入最后的决赛,这也是为什么五大门派会举行大比前交流的一个原因。

    其他四大门派抽签对决,胜者进入下一轮,直到决出最后一名为止。

    而具体的比试是为五场,每一个门派的四位正式弟子都参加一场,最后则是四位全部参加的团战,五场三胜制。

    这种比试可以看出单个弟子的实力,又能考校团队的整体实力,进而反映出门派的整体实力。

    凌天在座位上听得无聊,暗暗腹诽是不是每一位门派大佬上台发言总是这般废话连篇,然后想到以后自己若是做了凌霄阁的阁主,是不是也要这样。

    想到这种麻烦事,凌天不禁有些头大,苦笑连连。

    华敏儿见他苦笑,不明所以,还以为他听得不耐烦,又怎么知凌天心内的真实想法呢?

    她俏笑一声,然后从储物戒指拿出两串糖葫芦,递给凌天一串后就自顾自的吃起来。凌天微微一愣,暗暗猜测敏儿也许以为自己无聊,所以才给自己糖葫芦打发时间吧。

    不过他也不在意,轻轻咬了一口,糖葫芦酸甜爽口,凌天微微一笑,暗道吃糖葫芦比听金铭训话可是好多了。

    敢在金铭讲话的时候如此漫不经心甚至吃糖葫芦的怕只有他们俩了吧。看着他们旁若无人的吃着糖葫芦,周围的人一阵目瞪口呆,不过想到两人的身份与地位,他们也就了然了,又继续听那众所周知的讲话来。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金铭的讲话终于结束,大家都长长舒了一口气,振奋精神,他们知道接下来精彩的就要来了。

    金铭走下台去,四大门派开始抽签,结果很快就出来了。

    第一轮比试:金刚门对冰河殿,玄黄塔对焚炎谷!

    金刚门对冰河殿先比试,两派八名弟子纷纷登上擂台,相互行礼后即将开始比赛。

    却不想,异变突生。

    在座位上观战的五行门门主神情突然同时一变,然后都从怀中取出一块巴掌大的剑形令牌,令牌散发着阵阵波动,甫一被拿出,就散发着一缕震撼灵魂的剑气,精纯至极,比金铭周身散发的精金杀伐之气还要凌厉许多。

    此令牌一看便知不是一般之物,应该是某一大门派的信物。

    金铭五人神情肃穆,小心翼翼的将灵识探入令牌,片刻后竟齐齐大震,想来是收到了重要的讯息,看来这剑形令牌还有传讯的功能。

    五行门五位宗主神情凝重,遥遥相视,然后齐齐点头,然后立即着手行动。

    金铭登上擂台,在众人目瞪口呆下宣布了大比因重要事情结束,希望来访者见谅云云。

    台下人见状一片唏嘘,五行门百年一次的大比,千年已降,还从来没有中途结束的先例,不过他们也不敢说什么,只有摇头叹气的准备回去。

    而金铭说完这些,便不再理会这些来客,而是嘱咐门下长老,准备带领门下精英弟子外出云云。

    再观其他四派,也是这种安排,好在四派也是外出来金刚门比试,所带的都是门下精英弟子和一些修为精深的峰主长老,倒也不用会门派安排,只带着这些人就行。

    见五行门门主的安排,凌天微微一愣,不明所以,不过在青云子解释下他就明了了。

    原来那剑形令牌是一个圣门的特有信物,就在刚刚,圣门发下召唤令,命令五行域五行门主率领门下精英力量齐聚圣门。

    看五行门门主恭敬肃穆的模样,凌天很是好奇,轻易看出圣门在这几人心中的地位非同凡响,也不知圣门是这样的存在。

    金铭简单的安排一下,与其他各派门主相视点头,然后便祭出自己门派的代步法宝,率领自己门下门人御物而去,神情甚为凝重,有些迫不及待。

    其他四派也纷纷祭出各自的法宝,御物而去,只留下一片目瞪口呆的来客。

    “那……那令牌是圣门令。”人群中一个人认出了那块剑形令牌的来历,他激动异常,说话都有些支支吾吾了。

    “对,那就是圣门令,怪不得五行门门主那么恭敬了,接到令后放下手中一切事物,迫不及待的御物而去。”又有一人道。

    “圣门是什么东东,圣门令又是什么东西?”人群中一个人不明所以,脱口而出。

    “嘘,小声点,你想死也别连累我等啊,如果让圣门门人知道你说圣门是什么东西,估计你会被圣门弟子追杀致死。”先前说话那人一脸惊恐模样,小心翼翼地看了四周一眼才安下心来。

    “我……我,圣门有那么可怕吗?”那人虽说心中胆战心惊,不过犹自嘴硬。

    “圣门是天目星第一门派,门派下附属门派无数,就连五行域五行门都是他们的附属势力,你说可怕不可怕。”有人解释道,语气中对圣门满是尊敬。

    “圣门弟子个个杀机四溢,杀人犹如杀一只蚂蚁。”另有人补充道。

    “啊,那……那么厉害,那我岂不是死定了。”那人语气中带着哭腔,惊恐莫名。

    “唉,你小子就自求多福吧。”虽是这样说,那人却满是幸灾乐祸的神情。

    “圣门令千多年未从出现了,我也只是刚修行的时候见过一次,也不知圣门这次发生了什么事情。”人群中,一个鹤发童颜的修士轻拂着长须,神情满是凝重地看着五行门所去的方向。

    鹤发童颜,长长胡须,无疑证明了此人修行年约甚久,听此人说话他修行竟有千年之多,想来他对天目星上的事情自是所知甚多。

    “咳咳。流云散人,没想到你老小子还活着,居然也来了啊。”人群中又有一老者不客气地道。

    这人想来与流云散人相熟,说话也很是随意,不过想到要说的事情,他语气也变得凝重许多:“圣门令一出,必出大事。”

    “切,行风老头,你都没死,我又怎么舍得死。老夫修行遇到瓶颈,便出来找灵感,没想到遇见你了,而且居然有幸碰到千年不遇一次的圣门令。”流云散人反唇相讥,不过语气中却满是久别重遇老友的兴奋喜悦之情。

    周围的人群听两人所说,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两人居然是闻名已久的流云散人和行风散人,据说这两人是与上一任五行门门主同时期的人物,修为深不可测。

    “没想到得遇见前辈,您就跟我们讲讲圣门的事情呗。”人群中一个认出这两人,语气甚是恭敬。

    流云行风两人听了那人的话,高兴异常,也不摆什么架子,很是随和的介绍起圣门来。

    原来圣门只是大家的尊称,其真实的名字叫“剑阁”,是一个专修剑的门派。剑阁不知何时兴起于天目星,但自从出现后就迅速壮大,一举成为天目星最强大的门派。

    而后,剑阁以风卷残月的气势统一了天目星,天目星上所有有名的门派都是其附属门派,其实力深不可测。

    剑阁地处天目星中州,占地方圆数千里。门下弟子无数,而且修为高深者数以百计,这些人随便一个都差不多能做到五行门门下长老的修为,可见剑阁的实力有多强大。

    不过更让人震惊的是据说剑阁背后的靠山是修真界的大门派,在整个修真界也是前几的门派,底蕴深厚无比。

    据说剑阁原本就是这个大门派的一个弟子在门派支持下创建的,职能是为这个大门派寻找天赋不错的弟子的。

    圣门令也就是那个剑形令牌,其名为剑阁令,只有五行门门主此等身份的人物才有,剑阁令一出,持令者莫不放下手中一切,听从号令。这也是为什么先前五行门门主接到令以后二话不说,率领门下弟子就去剑阁的缘故。

    听完了两人的介绍,众人都对剑阁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也终于认识到了剑阁的强大和剑阁令的重要性。

    众人心中无不羡慕能持有剑阁令的人,纷纷猜测这次剑阁令也不知剑阁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人甚至想御剑去中州,一睹剑阁风采,不过在听了流云行风两人结下来的对话后,他们就果断打消了这个念头:

    “流云老小子,怎么,想不想去中州逛逛去?”行风看着中州方向,有些跃跃欲试。

    “呵呵,我也想去,但那种地方岂是我们这种人物可以去的。何况这次圣门令一出,那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故呢。”流云眼眸中流露出一丝向往,不过瞬间就从脑海中排除了这种想法。

    “唉,也对,据说上一次圣门令出,那可是引起了一场腥风血雨,高手死伤无数,就连上一任五行门门主都伤的伤死的死,最后回来伤的也死去了后来伤的那几个也是回门派不就就全都陨落了,要不然也不会轮到几个小娃娃执掌五行门了。”行风说出了一个惊天秘密。

    “是啊,当时我师尊幸亏没去,不过每次提到那件事,师尊都惊骇莫名,想来那里发生了惊天动地的事件。”流云一副惊恐的神情。

    “也不知这次又是怎么样的腥风血雨呢?”行风感叹道。

    “算了,我们还是老老实实的修炼吧。”流云一声叹息,然后又道:“行风老头,既然遇见了,走,一起喝两杯,百多年没见了,还挺怀念当年我们青年时候的时光呢。”

    “嗯,我也是,走,去我那,我那有好酒。”行风也一阵感叹。

    “好!”

    两人御剑呼啸而去,留下一片惊呆的人。

    人群很快就散了,连流云行风这般修为的人都不敢去,他们就更不必说了,还不如踏踏实实修炼呢。

    五行门百年一次的大比竟这般草草结束。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9/578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9/578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