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镇妖箭的线索

推荐阅读:绝色美女的全能高手愿你今后的路都有我霸道总裁娇宠妻天价盛宠:黑帝的隐婚宠儿万古帝尊食戟之特级烹饪大师校花的灵王保镖情意绵绵:前妻高高在上嫡女医妃我不是修仙者

    凌天三人飞了片刻,距离“一剑峡”很远方才停下,打闹了一会便停下,也不再担心天堑前的战况,盘膝而坐,抓紧时间修炼。

    想来有那么多门派大佬在,对付一些神智混乱的蛮兽,应该没什么问题。

    在凌天房子法宝内,三人盘膝而坐,一人手中抓着两块灵石,用心汲取灵气来。

    房子法宝此时已然隐身,如果不是用灵识特意扫描,很难发现凌天等人,而且凌天在房子法宝外布置了警戒阵法,如果有人来到附近他们自会发现的。

    灵气如湖水般向体内汇聚,三人修为在快速增强着。三人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修炼,努力要将灵气修为赶上心神修为。

    凌天并没有将全部心神投入修炼,他们身在上古战场,谁知道会有什么危险,所以他时刻有一缕心神力外放,以防止万一。

    突然,凌天体内一阵轻颤。他微微感受一下,发现是破穹在颤抖不已,破穹通体金色,散发着蒙蒙金光,远方,隐隐有些波动传来。

    凌天与破穹性命交修,血脉相通,瞬间就发现了破穹此时状态很是奇怪,似是在与什么东西差生共鸣,就连斩尸箭与其他两支箭也是这种状态。

    “破穹小家伙,你怎么了?”凌天甚是疑惑,灵识传音。

    “我……我感受到了其他箭羽的存在,他与我隐隐有些共鸣!”破穹激动异常,连凌天的称呼也浑不在意。

    “其他箭羽?是九箭中的一箭么?”凌天心中一紧,慌忙问道。

    破穹弓轻颤了一下,传音道:“嗯,是的,应该是镇妖箭。”

    凌天知道,破穹弓出世后,他的老主人又打造了九支箭羽,这些箭羽与破穹同出一源,隐隐血脉相连,此时破穹隐隐感受到镇妖箭与之共鸣,那么镇妖箭一定在附近。

    凌天闻言,心中一喜,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你确定?镇妖在哪里?距离这里近么?”

    “那当然,我与九箭是一体的,在一定范围内,我们之间会有共鸣产生的,至于镇妖在哪里么……”破穹微微得意,吊足了凌天的胃口后才继续道:“我感觉他在你们所谓的天堑那边,我们的共鸣还很微弱,应该距离这里有一段很远。”

    “唉,天堑那边,你这不是跟没说差不多嘛。”凌天一声长叹,没好气的道。

    天堑那边凶险无比,以凌天现在的修为进去无异于自寻死路。

    “嘿嘿,总比没线索要强点。”破穹微微尴尬,不过犹自嘴硬。

    “好吧,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去天堑那边,那里凶险万分,也不知能不能得到镇妖箭呢。”凌天一阵头大。

    破穹干笑几声,突然想起了什么,道:“现在你将那些尸丹给斩尸箭修复吧,吸收完这些尸丹,我应该能恢复不少。”

    凌天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许多尸丹,先前一段时间他要么一直在赶路,要么就是人多,哪有时间和时机将那些尸丹给斩尸箭吞噬,此时这里也无外人,自是不担心被人窥见。

    凌天暂时停止修炼,取出那个装有尸丹的玉瓶,而后祭出斩尸箭。

    斩尸箭甫一祭出,就洒下万千金光,杀伐之气浓郁之极。他在凌天手中剧烈颤抖,显得迫不及待。

    凌天将玉瓶打开,顿时,一股浓郁的灰黑尸气溢出,阴厉无比。斩尸箭嗖的一声挣脱凌天的手指,然后在玉瓶旁边来回穿梭,如一只看到鱼的猫儿,雀跃不已。

    凌天微微一笑,摄出一颗尸丹,然后用灵气将之悬浮在半空中。斩尸箭兴奋不已,犹如一头饥饿的凶兽,箭羽化出一道金光,将尸丹包裹在内,尸丹尸气翻腾,迅速被吞噬,瞬间尸丹就小了一圈。

    一颗尸丹是一只僵尸的全部精华所在,不过被斩尸箭吞噬也不过一时半刻,然后什么都留下,化虚无。而斩尸箭则更加璀璨夺目了,杀伐之气也更加强烈。

    见状,凌天将玉瓶里的全部尸丹摄出,近百十颗被定在虚空中,斩尸箭化出的金光将这些尸丹全部包裹住,竟想将之全部吞噬。

    凌天一阵轻笑,暗道斩尸箭真是个贪吃鬼。然后他保留一缕心神力关注斩尸箭的情况,继续汲取灵石。

    这一次修炼一下就是两个时辰,待凌天清醒过来,斩尸箭依然在吞噬,不过每一颗尸丹都只有黄豆大小了,过不了多久,应该就能被吞噬完毕。

    见华敏儿两人依然在汲取灵石,凌天也不打扰,灵识外放,向着“一剑峡”方向而去。那里,战斗已经结束,正在打扫战场。

    那些蛮兽常年在神魔气息斑杂的上古战场生存,**被神魔力淬炼,强悍无比,如果让之成为僵尸,危害甚大,所以都要一一清除才行。

    由于离开之前向叶飞蝶禀告了,所以他们也不担心凌天他们,一时间“一剑峡”前浓烟滚滚,恶臭扑鼻。

    各派年轻弟子都兴奋非常,相互吹嘘自己杀了多少蛮兽。他们由于众多长辈的存在,对付这些蛮兽自是没什么危险,一时间他们的自信达到了顶点,很多人感叹蛮兽太少,还没过瘾就结束了。

    相比于年青一代的激动,各位长辈则淡然很多。知道上古战场如何凶险的他们自是知道这不过刚开始,接下来会越来越难。

    这时,青云子天权等一派之主和剑阁圣子圣女都围在一中年道士身边,好似在讨论什么。他们神态恭敬之极,专心的聆听。就连一向狂放不羁的龙舜都恭恭敬敬的站立着,对那人满是敬畏之情。

    那中年人四十多岁模样,一袭深青色道袍,道袍上绣着一柄赤色的剑,剑意傲然,直刺向苍穹。此人身材修长,剑眉星目,神情肃穆,不怒自威,一看就是久居上位,举手投足间自有一番威严。

    经此大战,血肉横飞的战况下,那人衣衫竟然一尘不染,此人修为由此可见一斑。

    凌天心中一凛,剑阁圣子身份的龙舜对此人那么敬畏,此人的身份也呼之欲出——剑阁阁主。

    当凌天的灵识扫向那人时,犹如探向无垠的星空,得不到一点反馈。

    那人似有所感,深邃的眸子向凌天这边望来,一道凌厉的剑意喷薄,隐而不发。

    纵是如此,凌天也感觉仿佛有一柄来自九幽的杀剑袭来,杀机澎湃,凌厉之极,他心中一颤,竟生出无力抵抗的感觉。

    凌天心神凝聚,牙关紧咬,全力抵挡。不过却犹如在狂涛怒浪中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可能被风浪击碎。凌天知道,如果那人想杀自己,怕是自己早已横死当场。

    只是一眼,凌天就已挡不住。

    这时,龙舜也发现了师尊的异状,他顺着眼光而去,发现师尊气机锁定了凌天。

    他嘴唇轻动,向师尊传音,说了一些什么。

    片刻后,剑阁之主撤去锁定凌天的气机,眼眸中赞赏之光一闪而过。

    “他就是凌天?佛修?修出了佛像虚影,而且是本体虚影?”

    剑阁之主一连问了几个问题,眼眸中异芒闪现,若有所思。

    龙舜闻言,神情肃穆,重重地点了点头。

    “嗯,此子天赋甚佳,在我的剑意下居然能坚持住,心神不乱,心性比你更甚。怎么,你没邀请他加入我剑阁?”剑阁之主饶有兴趣地看着龙舜。

    “邀请了,不过他说暂时不能加入。”龙舜微微一滞,显然有些突突。

    “他居然不加入?你这点事都办不么?”剑阁之主厉芒一闪而过,显然对剑阁圣子的办事能力不满意。

    顿时,龙舜额头汗迹涔涔,忐忑不已,不过性格耿直的他并不擅长为自己辩护,低着头,什么都不说,一副认罚的模样。

    “师尊,这怪不得师兄的。”金莎儿嫣然一笑,为龙舜求情。

    “哦?怎么说?”剑阁之主神情稍霁,看向金莎儿的眼神满是和蔼之色,显然他很宠溺这个弟子。

    “是这样的……”金莎儿娓娓道来,将凌天那套托辞详细的说了一遍。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个疯癫和尚我也见过,他修为绝高,我竟看不透他,他的记名弟子,我们还是不要打主意的好,此事需从长计议。”剑阁之主听了,神情凝重。

    “在这天目星居然还有师尊你看不透的人?”金莎儿目瞪口呆,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比我厉害的人自然有不少,况且那和尚并不是天目星的人,应该是其他星球横渡过来的。”剑阁之主悠悠道。

    金莎儿听了,望向苍穹,一副向往的神情。

    “你呀你,有原因为什么不解释,你是要当下一任剑阁之主的,要学会变通才是,一味逞勇斗狠可不行。”剑阁之主转过头教训龙舜。

    “师尊教训的是,徒儿知错了。”龙舜点头受教。

    然后剑阁之主不再理会凌天,继续对青云子等人嘱咐些什么。

    房子法宝里的凌天顿时感觉身体一轻,汗珠不由自主密布额头,他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稳定了激荡不已的情绪。

    “这人修为绝高,比天权都要高的多。虽然面对他远不如面对父亲和师尊的感觉,不过他要杀死我却不费吹灰之力。”凌天喃喃道。

    “糟了,斩尸箭还在吞噬尸丹,他一定看见了。”凌天心中一凛,担忧自己的秘密被发现了。

    “嘻嘻,凌天小子,不用担心,刚才他向这边探测时,我已经将斩尸箭给屏蔽了,他探测不出什么的。”破穹在凌天脑海里说道,得意非凡。

    “你还有这功能?”凌天惊诧。

    “切,大惊小怪,我的本事还多着呢。”破穹不屑道。

    “你一个破弓,得瑟什么。”

    “我那是沧桑,沉淀,懂不懂,小屁孩。”

    凌天跟破穹又是一阵口舌之争。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9/58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9/589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