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旗鼓相当

推荐阅读:至尊神魔剑天子大宋第一太子医品妖后:陛下,挺住!透视小神农韩娱是一种病

    假山上,华敏儿和金莎儿相对而立,两人不再说话,神情凝重,各自凝聚着气势。

    金莎儿虽说修为比华敏儿高一个大境界,不过她也知晓灵体觉醒的可怕,所以也全神贯注,不敢有丝毫大意。

    凌天和姚羽则在不远处旁观,已然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华敏儿绝世而立,一袭白衣在月华下照射下泛着莹莹光芒。她长发随风飘扬,体态纤柔修长,如美玉精心雕琢,肌肤胜雪,明动而轻灵,直如九天仙子临尘,不惹半分尘埃。

    不过此时她却俏脸微寒,怒视前方,身上碧绿色灵气氤氲,万千小卐字萦绕,洒落点点光辉,神圣非常。

    金莎儿容颜不在华敏儿之下,比华敏儿少了几分灵动活泼,但却多了几分妩媚端庄。她迎风而立,三千青丝飘荡,怀抱着一张古筝,浑身剑意滚滚,直刺向对面的华敏儿。

    “铮铮……”

    金莎儿率先出手,她纤纤玉手轻抚,琴弦拨动,音符如欢快的精灵跳动,悠扬而婉转,动听之极。不过这般绝美音乐却携带着滚滚剑意,一柄灵气剑瞬间凝聚而出,划破苍穹,万千剑气纵横,杀伐之意连绵不绝。

    华敏儿玉容不变,右手轻拍,一个巨大掌印呼啸而去——般若掌已然击出,绿色般若掌印气势凝浑,具有排山倒海之势。

    华敏儿赫然已经从凌天那里学得了佛家秘技。虽然她施出的碧绿般若掌没凌天的金色掌印大气磅礴,却胜在生机勃勃,宛若有生命般。

    灵气剑剑意一向无前,悍然刺向掌印。金莎儿嘴角浅笑,胜券在握,以凌天的般若掌尚且应付不了这灵气剑,华敏儿更不必说。

    见她宛然一笑,凌天和姚羽微微担忧,他们也知晓剑阁的灵气剑无坚不摧,非同寻常,怕是华敏儿接不下。

    不过华敏儿非但不慌张,嘴角反而挂着一抹狡黠的笑意。

    只见她手中印诀快速打出,在金莎儿脚下,虚空扭曲,凭空生出数十条枝蔓。枝蔓有数丈长,如虬龙般蜿蜒伸展,坚愈钢铁,向着金莎儿缠去。

    枝蔓数量繁多,枝蔓飞舞交错,竟瞬间笼罩了金莎儿的四面八方。

    时间回到片刻前。

    灵气剑迎上绿色掌印,却不想掌印竟不堪一击,瞬间涣散。灵气剑依然呼啸,击向华敏儿。

    灵气剑速度快若流星,剑气纵横,瞬间到华敏儿面前,然后洞穿了“华敏儿”。“华敏儿”如一块镜子般,被击得四分五裂。

    莫非华敏儿竟不堪一击,已然死在金莎儿剑下?

    远处,凌天嘴角微翘,一抹赞赏之色浮现。

    金莎儿见状,脸色的微笑瞬间凝固,她暗道一声不好,刚想移动,却不想身畔虚空扭动,数十枝蔓依然笼罩住了她,让她毫无躲避空间。

    原来,那般若掌印徒有虚表,只是华敏儿施出的虚招,目的是在迷惑金莎儿,真正的杀手却是树蔓道术。如今华敏儿修为提高,施展这一道术更加得心应手。

    果然,此战法立时奏效,金莎儿被众多树蔓围困,一时间竟不得挣脱。

    在灵气剑击至时,华敏儿幻神魅影身法已然施出。灵气剑击碎的只是她高速移动后产生的幻影,她早就冲出,直接向金莎儿而去。

    树藤枝蔓缠绕,瞬间就将躲闪不及的金莎儿箍住。她极力挣扎着,一时间又怎么挣断坚愈钢铁的枝蔓呢?

    华敏儿得意一笑,身形一闪,留下道道幻影,她抬手拍出,一个更加凝实的掌印出现——这才是真正的般若掌。这一般若掌印气势滚滚,虚空为之颤抖,击向金莎儿。

    金莎儿此时被藤蔓箍住,般若掌呼啸近在身前,她又怎么躲得开?

    金莎儿危矣!

    华敏儿击出这一掌后,毫不停歇,尾随在掌印后,右手一招,恋影剑已然在手。恋影发出一声欢快的剑鸣,剑尖磅礴的剑气凝而不散,直欲喷薄而出。

    原来华敏儿是怕般若掌并不能奈金莎儿如何,恋影剑是后手。

    华敏儿手段频出,一环接一环,如行云流水般流畅,情况一切在她的计划之中,她的战斗天赋由此可见一斑。

    看着被树蔓箍住挣扎不已的金莎儿,华敏儿心肠微微一软,本来击向金莎儿眉心的剑尖轻移,偏离了几寸。

    却不想她这一心软,却也是救了她。

    金莎儿见掌印击来,脸色一变,她全身散发蒙蒙光霞,剑意更胜,凛然之极。千万道剑气如太阳光般璀璨之极,辐射而出,瞬间竟将枝蔓绞地粉碎,金莎儿也终于得到了自由。

    掌印在眼前,她玉手急拂,一柄灵气剑瞬间凝出,在千钧一发之际洞穿而去。

    掌印涣散,灵气疯狂宣泄,一个小型风暴凭空而出,风声呼啸,远远波荡而去。

    灵气剑却意犹未尽,径直击向尾随在掌印后的华敏儿。

    在金莎儿全身蒙蒙彩光时候,华敏儿就感觉到了一丝危险,心有警惕。而后金莎儿击出灵气剑。她暗道一声不好,身形急转,好在她先前依然偏移了几寸,灵气剑速度虽然快若流星,她却堪堪避过。

    恋影剑尖的剑气喷薄而出,金莎儿身子急转,也堪堪避过,华敏儿和金莎儿交错而过,两人相背而立,一时间画面如定格了般。

    就此,两人的第一次交锋结束。

    说时迟那时快,两人动极快,一切都是发生在瞬息之间。

    两人亭亭玉立,能量风暴波动而来,吹动了两人的衣裙,衣袂飘飘,长发舞动,两人如绝世而立的仙子般,如梦如幻。

    “撕!”

    一道撕裂声响起,华敏儿眉头微皱,她扭头看去。只见在她肩头的衣襟上已然被剑气绞碎,衣裙碎片片片散落,随风而舞。

    瞬间,她就知晓为什么会这样了。

    虽然华敏儿躲过了那柄灵气剑,不过灵气剑上纵横的剑气已然划破了她的衣襟。

    再看金莎儿,在她额头,一缕长发飘然落下,散落一地。原来,华敏儿恋影剑的剑气也不是无功,剑气绞断了金莎儿的一缕头发。而且她身上沾染着片片残叶,衣衫凌乱,好不狼狈。

    两人第一次交锋,旗鼓相当!

    两人回转过身来,都发现了彼此的状况,不过两人的神情却并不相同。

    华敏儿嘴角挂着一抹笑意,明眸眨动,带着一丝嘲讽之色。

    金莎儿脸色绯红,银牙微咬,看着落在地上的青丝,恼羞非常。

    两人虽然平手,不过剑阁圣女修为比华敏儿要高,她没胜就是输了,两人表现出如此迥异的两种神情也就不足为怪了。

    “啧啧,剑阁圣女也不过如此嘛,如果我剑尖没有偏移,你已然死在我剑下了。”华敏儿口中啧啧,语气中满是嘲讽。

    “哼,如果你不偏移,你也死定了。”金莎儿冷哼一声,却掩饰不了内心的恼羞。

    “切,如果我修为跟你一样,你岂能伤我丝毫。”华敏儿故意指出自己修为比她低。

    “哼,还不是你卑鄙,如果我刚才小心点,你又怎么能困住我,又怎么能伤我丝毫。”金莎儿针锋相对,丝毫不让。

    “我那是机智,是你自己笨而已。”

    “就是你卑鄙!”

    两个人又开始了口角之争,比刚才的刀光剑影毫不逊色。

    ……

    不远处的姚羽此时却目瞪口呆,道:“敏儿居然跟金莎儿平手,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呵呵,是敏儿太聪明了。她明知道不是金莎儿的对手,故意施展虚招引诱金莎儿,然后利用身法优势,如此占尽先机之下才堪堪与金莎儿打个平手,胎化期修为果然非同一般。”凌天微微一笑,指出了其中的厉害。

    “嘻嘻,敏儿好聪明哟,居然能想到这样战斗,一切如行云流水,赏心悦目。”姚羽赞赏不已。

    “嗯,敏儿手段频出,而且都是利用自己的优势,这丫头战斗天赋太不一般了。”凌天点了点头,也对华敏儿赞赏有加。

    “金莎儿算是被彻底激怒了,刚才的战斗惊心动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生死之战呢,你就不担心她们会出事?”姚羽想到刚才惊险状况,犹自心悸不已。

    “没事,两人都有所保留,没看敏儿并无杀心么。”凌天并不为意,不过看他手掌紧紧握着,不担心怕是假的。

    “呃,你倒是宽心,真怀疑敏儿是不是你的小女友,一点都不担心她的安危。”姚羽白了凌天一眼,带着几分嗔怪。

    凌天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慌忙掩饰而去,他脸上浮现出一抹宠溺的神情,幽幽道:“敏儿不能总在我的保护之下,此时是对她的一次历练,这对她会有好处的。”

    凌天以后注定会危险重重,他怕以后分身乏术,来不及救助华敏儿。此时让华敏儿独自战斗,为得便是以后她能独当一面,最少也要有点自保之力。

    “嗯,也是,以后我跟她多切磋切磋,也能提高不少战斗经验。”姚羽轻声道,眼眸中的一丝羡慕一闪而过。

    “嗯,我会陪你们的,我也想着教你们一套阵法。上古战场凶险无比,你们学会了这阵法,想来也会安全不少。”凌天想了想,开口道。

    “阵法,嘻嘻,好啊,这可是你说的。”姚羽欣喜异常。

    “嗯,金莎儿要动真格的了,接下里敏儿危险了,不知她怎么应付呢。”凌天转过头,喃喃道。

    “嘻嘻,敏儿师妹那么聪明,一定想好了计策。”此时姚羽反而对华敏儿信心十足。

    “希望是吧。”

    然后两人不再说话,专心看两人的战斗。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9/602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9/602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