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猴儿酿

推荐阅读:全能庄园时间掠夺魔禁之万物冻结霸皇纪仙墓1984之狂潮碎星物语战场合同工青叶灵异事务所

    凌天一个人出去散心.陷入回忆中却被雪背赤猴惊醒.然后就发现雪背赤猴招呼自己过去.它们不少都拿着一个巴掌大的玉瓶.

    闻着浓郁之极的酒香.凌天脱口而出..猴儿酿.

    凌天语气激动.眼眸中满是喜色.因为金莎儿先前给他介绍过.雪背赤猴生性嗜酒.更神奇的是这些猴子还会酿酒..猴儿酿.

    具金莎儿讲.雪背赤猴酿制的猴儿酿是采用天地奇珍经过成百上千年的酿制而成.颇具神效.可以为人延续生命.

    感受着这些酒散发的浓郁生命气息.凌天知道.这些猴儿酿可以为人提供磅礴的生命力.如此一來就可以延续生命.一瓶猴儿酿怕是可以延命数十年.他父亲正需要这样的东西.凌天会这般激动也不足为怪了.

    “这些要送给我么.”凌天指着玉瓶.语气颤抖不已.

    仿佛听懂了凌天的话.这些猴子先是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弄得凌天是迷惑不已.不过在一只为首的猴子拿出凌天先前给它们的酒坛后.凌天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猜测.

    “你们是想用你们的酒跟我的换.是么.”

    这一次.那只为首的猴子欢快地点了点头.然后将它手中的猴儿酿递向凌天.

    凌天压抑着激动的心情.然后从储物戒指里取出所有的存酒.酒坛一一散落在赤漠上.不下数百坛.虽然这些酒坛泥封尚在.不过浓郁的酒香已然飘荡而出.那些雪背赤猴闻得酒香.涎水狂流.大都一副沉醉的模样.

    纷纷将手中的玉瓶抛给凌天后.这些雪背赤猴一猴抱着两个酒坛而去.不过这里尚有很多酒坛沒能带走.

    凌天此时的心情颇佳.他今天得到的十数瓶猴儿酿.这些怕是可以为父亲和母亲延续两百多年的生命.这样一來他就有足够的时间为父亲寻找其他的丹药珍物延命.他如何不喜.

    凌天小心翼翼的将十数平猴儿酿放在一个储物戒指中.然后他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些猴子搬运酒坛.

    这些猴子一下带不走所有的酒.不过不一会儿.更多的猴子到來.它们吱吱的叫着.欢喜不已.对凌天是颇为好感.

    凌天询问这些猴子还有沒有猴儿酿.他可以跟它们交换.不过那些猴子都摇着头.显然已经沒有了.

    凌天失望不已.不过想想也便释然.猴儿酿酿制出來很难.材料难得不说.一瓶还要成百上千年才能酿制出來.凌天一下得到十数瓶.怕是已经倾尽这群猴子的所有了.

    “小家伙们.这次是我得了便宜.不过我此时也只有这些酒了.等以后有机会再补偿你们吧.”凌天道.

    那些猴子欢快叫着.指着沙漠上数百坛美酒.欢呼跳跃.显然对于数量稀少的猴儿酿.它们更觉得占了凌天的便宜.

    凌天微微一笑.他心情好转.也失去了继续散步的打算.跟这些雪背赤猴打了声招呼后就返回了.

    回到七星宗驻扎的地方后.凌天向华敏儿走去.他也不说话.径直坐在了华敏儿的身边.微微一笑后盘膝而坐.开始修炼.

    华敏儿在凌天走向自己的时候.心中突突.暗忖:“凌天哥哥一定是來给我道歉了.我该怎么做呢.要怎么样原谅他呢.”

    不过结果却跟预想的不一样.华敏儿微微失望.她眼角偷偷瞄向凌天.见他盘膝修炼.华敏儿恼怒不已.小嘴高高撅着.一副气嘟嘟的模样.

    不过华敏儿也看到了凌天此时挂在嘴角的笑意.她以为凌天此时已经不再责怪她.虽然结果不如期望的那样.不过她疼痛的心舒畅不少.深深舒了一口气后.她也闭眼沉浸在修炼中.

    暂不说凌天和华敏儿的小心思.且说青云宗青云子等人.

    青云子在黄瑟的灵魂玉简碎裂后就下定决心开始自己的计划.

    一行人向上古战场内挺进.虽然途中也遇到了不少蛮兽.不过他们的运气还算不错.这些蛮兽实力并不怎么强悍.他们很轻松的就给诛杀了.

    行得数日后.他们居然遇见了上派之人.此时上派之人正对付一只神化中期的蛮兽.有墨云和白风两位上派的长老.神化中期的蛮兽也不过是引颈就戮的命运.

    终于见识了上派之人的强悍实力.一时间青云宗的众人弟子震惊不已.

    青云子看到上派之人.眼光一亮.眼眸中一抹阴煞之极的光芒一闪而过.

    此时正值夜幕降临.两个门派相邻驻扎.安排好警戒的事宜后.青云子向上派之人而去.叶飞蝶和元冥还以为青云子是要拜见上派之人.也沒多想.

    上派之人倨傲之极.门下弟子见青云子到來.对他并无一点尊敬之意.一副怠慢的模样.

    青云子冷冷一哼.心中微微不快.不过想到自己的计划.他强自忍住了.

    “我有要事与你们长老说.耽误了怕你们吃罪不起.”青云子拿这种大话压制上派负责警戒的弟子.

    果然.听闻青云子这般说.他们微微担忧.慌忙去通告.片刻后返回.带领着青云子去见墨云等领队之人.

    “你是青云子.青云宗的宗主.不知你有什么要事要告知我们.”墨云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倨傲之极.说着一股威压似有似无的弥漫而出.想给青云子一个下马威.

    “我本想告诉你一个你们绝对会感兴趣的事情.沒想到上派之人是这样待客的.罢了罢了.希望你们不要后悔才是.”青云子朗声道.他长袍一拂.势要走.

    见青云子这般.墨云微微诧异.好奇之心大.不过他也不好做出挽留之举.只得给旁边的白风一个眼色.

    白风和墨云相处超过千年.墨云这般他又怎么不知是什么意思.他身形一动.來到青云子旁边.微笑道:“呵呵.青云宗主你不要在意.墨长老就是这般性子.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

    青云子微微一哼.不过也知道不能太过.他故神秘.冷冷道:“兹事体大.你们就不怕门下弟子泄露出去.”

    见状.墨云两人心中一动.青云子既然如此说.那说明他要说的事情很重要.两人相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凝重与好奇.他们齐齐点了点头.摒退门下弟子.这般他们犹自不放心.白风伸手一挥.一个禁制出现.将三人笼罩在内.

    做完这些.白风开口道:“青云宗主.你现在可以说了.在我这个禁制里修为低于我的人万万不能偷听到我们说话的.”

    青云子微微点头.稍稍心安.墨云两人的修为他是了解一二的.怕是比剑阁之主都要高上不少.这在天目星怕是沒有几人能超得过他们.

    “你们可知道凌天么.”青云子开口道.

    “不就是那个悟德的弟子嘛.当然知道.他怎么了.”白风好奇地问道.

    青云子神秘一笑.然后继续道:“你们可知道凌天的父亲是谁.”

    “我们怎么知道他父亲是谁.”墨云脸色阴沉.沒好气地道.不过他突然想起什么.脸色瞬间大变.语气都有些颤抖了:“凌天.姓凌.而且是悟德的徒弟.莫非他父亲是凌……”

    白风闻言.也是一副震惊的模样.显然他也猜出了凌天的父亲是谁.不过他眼眸中有敬畏有恐惧.还有浓浓的仇恨.诸多情绪混杂显得复杂之极.

    青云子点了点头.声音低沉.道:“对.你们猜得沒错.凌天得父亲就是凌云.你们一直在寻找的人.”

    “什么..竟然真的是凌云.”虽然已经有了一点心理准备.不过确定后.墨云白风二人还是全身颤抖不已.一副震惊的模样.

    “怪不得悟德那般放荡不羁的人会收凌天为徒.原來凌天是凌云的儿子.凌云跟悟德是至交好友.凌云将凌天托付给他自然不足为奇了.”白风喃喃自语.

    “怪不得凌天看我们时总会有一种仇恨.原來是因为凌云的缘故啊.”墨云也想起了凌天看他们的眼神.

    凌天虽然极力克制自己.不过他对上派之人的仇恨深入骨髓.眼眸中还是时不时会流露出恨意.先前墨云等人还以为是因为云霄招惹他们的缘故.此时知晓凌天是凌云的后代他才醒悟过來.

    墨云和白风两人瞬间想通了很多事情.两人的情绪都激动无比.

    好在墨云和白风的心神修为很高.在一阵激动后.他们终于稍稍平复下來.看着青云子.语气微微颤抖.询问道:“你可知凌云此时在哪.”

    青云子微微得意.慢条斯理地道:“自然知道.”

    “哦.在哪.快告诉我们.”墨云迫不及待.催促道.

    “哦.告诉你们.”青云子语气一挑.扫了一眼墨云.道:“告诉你们可以.不过你们会给我什么好处呢.”

    “你.”墨云气极突然攀升.一股凌厉之极的杀机笼罩向青云子.

    青云子瞬间脸色大变.不过他却有恃无恐:“杀了我你们可就就寻不到凌云了.别想杀了我以后探寻我的记忆.我可是会自爆灵魂的哟.”

    闻言.墨云脸色阴沉的可以滴下水來.不过他也怕青云子真的玉石俱焚.所以只好无奈的收回了自己气势.

    青云子好整以暇地整理着衣襟.眼眸中满是得意的笑意.

    墨云愤愤不已.不过却不敢再对青云子如何.

    墨云两人这般.由此可知凌云在他们的心目中有多么重要的地位.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9/633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9/633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