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三章 互不相让

推荐阅读:至尊神魔剑天子大宋第一太子医品妖后:陛下,挺住!透视小神农韩娱是一种病

    莲心已经被安置在万载玄冰冰棺之中。凌天控制着金丹内的本源之力和混沌之气进入冰棺。这些能量围绕着莲心本体。开始蕴养起來。

    一切都如预想一般。凌天一颗悬着的心也稍稍放下。

    在确定了华敏儿“故意”不向莲心预警后。凌天心中煞气蒸腾。开口赶华敏儿离开。扬言不想再见华敏儿。这让华敏儿伤心欲绝。可是倔强的她却不想解释。就想离去。

    姚羽暗叹不已。向凌天辞别。对于姚羽凌天一直有一种歉意。如今缥缈城发生这种变故。他担心姚羽的安全。所以嘱咐她不要再返回缥缈。

    姚羽也将和华敏儿的决定告知了凌天。第一时间更新随口说道青云宗将要百年大庆。她们打算返回青蝶峰助她们的师尊一臂之力。

    听到这个消息。凌天心中煞意翻腾。他冷笑连连。其意不言而喻。

    看着他这般。姚羽担忧不已。劝解道:“凌天。你千万不要这样。青云宗百年大庆。剑阁和其他几域的高手一定会來。你贸然前去一定危险重重。”

    闻言。凌天眉头微微一皱。不过很快便舒展开來。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无妨。如果他们來阻止我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莲心燃烧灵魂。凌天心中郁气积结。他迫切的想用一场战斗发泄自己阴郁。

    “凌天。我知道你现在的实力对上一般的门主都可以。”姚羽灿若星辰的眼眸中闪过一抹浓浓的担忧:“可是云霄他说会留下几位万剑崖的长老。青云宗大庆。怕是他们到时候也会去。这些人修为最低也是出窍期。你一定对付不了。”

    “出窍期么。也沒什么大不了的。”凌天不屑一顾。依然煞气腾腾:“如果万剑崖的人敢去。我顺便会将他们都杀了。”

    凌天之所以这么自信能对付出窍期的高手。自是因为自己在魔族血统觉醒后。实力已经达到出窍期。他如果手段尽出。还是有一定把握杀了万剑崖的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哼。一个神化期都沒有的人。凭什么那么狂傲。”姚羽还沒说话。华敏儿却开口了:“别到时候杀人不成反而被杀。枉费性命。要知道这一次可沒有人再燃烧灵魂救你。”

    听到凌天执意要去青云山。华敏儿担忧他的安全。不过赌气的她却不会明说担心。只能赌气的用这种尖酸刻薄的方式提醒凌天不要冲动。

    可是她却沒想到。凌天现在最听不得“燃烧灵魂”这个字眼。凌云夫妇和莲心都是为了他才燃烧灵魂。这已经成了凌天心中最大的心魔。如今听见华敏儿这般说。他心中愤懑交加。全身的煞气毫不掩饰的弥漫而出。第一时间更新锁定了华敏儿。

    “你说什么。你是不是想死。”声音冰冷。犹若从九幽之中传來。

    “哦。你现在行么。”华敏儿冷晒。她转过身來。脸上的泪痕已经不见。有的只是满是冰冷:“你连神化期都不到。想杀我怕是不可能吧。”

    说着这话。华敏儿全身绿光弥漫。隐隐有一种佛门恢弘的气息弥漫而出。很是轻松就抵抗住了凌天的气势压迫。

    华敏儿已经到了神化期。比凌天高了一个小境界。而且凌天会的她基本都会。灵体虚影施展开來。纵使凌天手段尽出怕是也极难对付她。何况凌天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第一时间更新心力交瘁下的他连站起都难。更不用说击杀华敏儿了。

    “哼。你可以试试我能不能杀了你。”凌天眼眸冷若寒霜。虽然知道华敏儿所言不虚。不过他却不想在她面前示弱:“即使你修为神化期又如何。即使你是先天灵体又如何。我想杀你。你必死无疑。”

    “啧啧。好大的口气。以前怎么就沒发现你这么会吹嘘呢。”华敏儿嗤之以鼻。她强自将眼眸中的痛楚掩饰过去。咄咄逼人:“有本事你现在站起來让我看看啊。站不起來就好好躲在这里。”

    “敏儿姐姐。你干什么。明知道天哥哥力竭。你干嘛还逼迫他。”莲月怒喝。为凌天鸣不平:“你这不是趁人之危么。”

    对于莲心的遭遇华敏儿心有愧疚。面对莲月的质问。她自是不会针锋相对。语气也恢复了平淡:“月儿。凌天以现在的修为去青云山无疑去寻死。与其这样。我还不如现在就将他打残。这样还会留下一条小命。”

    华敏儿虽是对莲月说。不过却一直盯着凌天。她暗暗祈祷凌天可以明白她的良苦用心。

    “哦。”莲月稍稍明悟这是华敏儿另类的关系。可是看着凌天这样憋屈。她心中依然很是不爽:“可是你也不能这样对待天哥哥。这样对他太不公平了。”

    “公平。小丫头。万剑崖的那些人是不会跟他讲公平的。第一时间更新”华敏儿开口道:“他如果去青云山那些人随便一个都能杀了他。他们会跟他将公平么。他去就是去寻死。”

    “你……”莲月为之语塞。却也知道华敏儿所言不虚。

    “月儿。你退下。这是我跟她的恩怨。跟你无关。”凌天开口制止莲月。他盯着华敏儿。寒声道:“纵使我是寻死又如何。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自然有关系。”仿佛知道凌天会这般说。华敏儿虽然眼眸中不自觉的闪过一抹黯然。不过很快便掩饰过去:“你死了谁來杀我呢。你不是说要为你娘亲报仇么。就因为你这句我才活着。如果你死了我岂不是沒了活下去的动力了。”

    听着华敏儿冰冷的话。凌天心中一颤。心如刀绞。刚才他那话只是凌天当初为了支走华敏儿所说。沒想到她今天会拿这话來堵凌天的口。

    “既然你想死。那么我就成全你。”虽然心中疼痛不已。可是凌天却强自嘴硬:“纵使我现在已是强弩之末。想杀你还是有机会的。”

    “是么。”华敏儿娇躯微微一颤。冷声道:“好啊。你杀给我看啊。可是你现在能做到么。呵。不知道你现在还能不能站起身來呢。”

    “哼。”凌天冷哼。第一时间更新他扶着玉床。颤颤巍巍的站起了身形。做完这些好似将他身体内所有的能量耗尽。他脸色更加惨白。汗珠滚滚而下。

    “啧啧。连站都站不稳。又谈何说杀我。”华敏儿冷哂。心中却疼痛不已。暗道:“凌天哥哥。难道你真的就这么跟我对么。明明已经耗尽了精力。你为什么还要站起來。就不能让让我么。不知道我担心你么。”

    在华敏儿想这些的时候。她又怎么会想到凌天此时也是如她这般所想。凌天想让她不再这么倔强。不再咄咄逼人呢。

    “能不能杀你等下你就知道了。”凌天眼眸中精光闪烁。他心念一动。破穹弓已经在手。

    看着凌天召唤出破穹。华敏儿的脸色一变。不过很快就变得坦然起來。她悍然面对凌天。嘴角居然微微上翘。隐隐有一种解脱的意味。

    看着华敏儿丝毫不退。凌天心中复杂不已。不过此时他骑虎难下。弯弓。他缓缓拉开破穹弓。虽然此时他已经精疲力尽。全身都在微微颤抖。可是他却咬牙坚持。

    破穹弓可以汲取周天灵气。可以节省持有者很多灵气。如今凌天缓缓拉开弓弦。周天灵气汇聚。一支黯淡不已的灵气箭凝聚而出。径直对准华敏儿。

    灵气箭虽然很黯然。可是在凌天修炼了《箭胎》后。他的箭意凌厉之极。精金杀伐之气震慑人心。杀机无限。

    看着凌天真的拉出箭羽对准自己。华敏儿心忍不住颤动。可是她却也倔强。全身绿光蒙蒙。身后隐隐有一道虚影出现。灵体虚影威势惊人。抵挡着凌天的箭意。

    虽然拉开了弓弦。虽然因为莲心的变故而对华敏儿心存怨念。可是凌天却真的不舍得向华敏儿射出这一箭。他强自拉着弓弦。箭意压迫。想一次让华敏儿败下阵來。

    华敏儿因为凌天的误会心中憋屈之极。此时凌天又对她“率先动手”。倔强的她又怎么会退让。她勉力抵挡着凌天的气势压迫。在等凌天不止。

    就这样。凌天骑虎难下。华敏儿毫不退让。两人陷入了僵持之中。

    “我说。凌天。你们这是干什么啊。”破穹开口。声音饱含着无尽的落寞:“莲心刚这样。难道你们就自相残杀么。”

    听了破穹的话。凌天心微微一颤。弓弦不由自主的松了少许。威势也小了不少。而华敏儿的灵体威势也消减不少。

    “凌天。敏儿。你们何苦这样。。”姚羽大喝。她身形一闪就來到了两人中间。怒道:“你们这样岂不是让亲者痛仇者快啊。”

    有了姚羽解围。凌天两人都有了台阶下。凌天手中的弓弦慢慢松开。灵气箭涣散。重归天地。而华敏儿也收了灵体虚影。愤愤站在一边。

    “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看着华敏儿。凌天冷声道:“还有。青云山我去定了。”

    “哼。凌天。只要你敢去青云山。别人不对付你我也会阻止你。”华敏儿丝毫不让。声音冷漠:“还要。青云子是我的。我会亲手杀了他。”

    华敏儿说第二句的时候已经表达出这样一层意思:青云子交给她。凌天你就在这里好好修炼吧。不要让我担心。

    凌天心中一亮。自是知道华敏儿担心自己所以才这般。可是他又怎么放心华敏儿冒险。他摇了摇头。道:“我跟青云子不共戴天。我发誓要亲手杀了他。”

    彼此都在担心对付。却用这种极端的方式表达出來。两者之间的误会也越來越深。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9/768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9/768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