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决战

推荐阅读:火影神树之果在异界妃常本色:嫡女驯渣王报告长官:夫人在捉鬼极品仙帝在花都王牌企划师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首长老公,太狂野!婚如冬阳重生校园:天后攻略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聂风,要和自己学音乐?说实话,小正太的聂风突然提起这个要求的时候,东方玉是愣了一下的,不过回过头来想想,其实也不错,虽然,自己也是初学者。

    音乐,目前东方玉也就学了个七弦琴,而且还是初学者,不过教起聂风来,东方玉还算是得心应手。

    聂人王,手持着雪饮狂刀,终日苦练,对于自己儿子跟着东方玉学琴,聂人王想了想,并没有阻止,如果是学武,聂人王还怕东方玉会把自己儿子教偏了,但只是单纯的学点音乐,就没事了。

    更主要的是,聂人王虽然是粗人一个,但他也看得出东方玉在音乐方面,其实也是个新手,他就算想教坏自己儿子,估计也没这个本事。

    东方玉,这些日子是过得很悠闲,练练北冥神功,再教一教小聂风琴技,日子是一天天的过去,血菩提和龙脉都想得到,但也只是尽力,能得到最好,不行的话,也没必要拿命去拼不是?

    这样悠闲的日子,修身养性其实挺好的。

    就这样,日子一晃,就是五六天就这么过去了,这一天,聂人王吃完了小聂风煮好的粥以后,提着雪饮狂刀走出来了。

    隔壁的院子,东方玉照旧在脚小聂风琴技,要说起来,这小家伙的天资很不错,学起来很快,一首曲子,已经是弹得有模有样了。

    “老聂,什么事?”,东方玉正在思考着,自己似乎没什么再能教小聂风的了,该怎么忽悠一下他,却发现聂人王今天提着雪饮刀,纵身一跃跳到了自己家的院子里,怎么回事?这家伙难道今天不练刀了吗?

    “东方先生,能不能切磋几招?”,聂人王,提着雪饮刀,开口对东方玉说道,竟然是想和东方玉动手了。

    “哟呵?是不是这几天觉得实力有所增长了,想报当日的仇了?”,聂人王居然主动约战,东方玉倒是觉得意外,也来了兴趣,站起身来,对小聂风道:“风儿,你先躲一边去,看我给你阿爹松一松筋骨”。

    “阿爹,东方哥哥是好人,你不要打他”,小聂风,一直觉得自己阿爹是很厉害的,从来没看到过东方玉出手,所以,眼看着两人要动手,倒是为东方玉担忧了reads;。

    “哈哈哈,好小子,我这些天果然没白疼你”,聂风的话,让东方玉不由得笑出声来,旋即打趣般的对聂人王说道:“老聂,你这儿子担心我都超过了担心你啊,要不,你这个儿子让给我怎么样?”。

    “看刀!”,东方玉的话,让聂人王脸色一黑,也不废话,直接出手了。

    雪饮狂刀在手,一刀砍下,比当日在竹林里的攻击,威势至少提升了好几成。

    脚下一点,东方玉躲过了这威势凶猛的一刀,心下暗自惊叹,一件好的兵器,对武者来说,提升的果然很大啊,难怪一件兵器出世,足以掀起武林的血雨腥风,别人暂且不说,就说这聂人王,有没有雪饮刀在手,实力至少相差三四成。

    三四成,对于普通的武者来说,或许算不得什么,可是,到了聂人王和东方玉这个层次的武者,每一点实力的提升都是非常困难的,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绝对不容易,就算是半成的实力提升都是巨大的,更何况是三四成?

    再来!

    眼看着东方玉躲了自己这一刀,聂人王精神一震,手中的雪饮刀,掀起一阵冰冷的刀气,又是一刀砍下去。

    雪饮狂刀,挥舞之间寒气逼人,如果是修为稍微差一点的,单单是这弥漫出来的寒气,就足以让人血液凝结了。

    东方玉,脚下一点,又让过了一刀。

    得势不饶人,聂人王第三刀出手了。

    当日在竹林里,面对东方玉的天山折梅手,聂人王几乎没有几招能使完的,大多数都是只出了半招就被东方玉破了,不得不回招自保,现在,一连几刀,东方玉都不敢硬接,这让聂人王精神大震,一刀接一刀,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凌波微步的精妙,被东方玉发挥得淋漓尽致,聂人王的刀法,一刀比一刀更凶,更猛,更快,但是,东方玉的凌波微步,无比玄奥,任他刀法如何厉害,都始终能够差之毫厘的闪躲开去。

    如果说聂人王的刀法,就像是狂风暴雨的话,那么东方玉的步法,就像是暴雨中的蜜蜂,灵活的闪躲着。

    天山折梅手,能破解所有的招数,更能将所有的招数化入其中,这一门功夫的高低,取决用使用者的眼界和见识,面对着聂人王家传的刀法,傲寒六诀,东方玉不急着破招,而是仔细观望。

    “这家伙,在干嘛?”,刚开始,聂人王还以为自己成功的压制住了东方玉,可是,随着一招招过去,自己都没有取得什么实质性的优势,聂人王反应过来了,不是自己压制住了东方玉,而是他故意不还手,不然的话,久守必失,他岂能每一刀都能躲得过去?

    聂人王,有这样的眼界,看得出东方玉留了一手,但是小聂风,就没有这样的眼界了,他只看到自己阿爹拿着刀,疯了一样的砍人,东方哥哥被逼得到处闪躲,这让小聂风,狠狠的为东方玉捏了一把汗,很是担心的看着东方玉。

    就这样,在聂人王的攻击下,东方玉仔细的看了许久,终于,东方玉反击了。

    手掌化作爪型,从密集森冷的刀光里穿过,一把直接捏住了聂人王的手腕,这一瞬间,漫天飞舞的刀光全都消失了。

    一招,在聂人王的攻击下,东方玉就只出了这么一招,但是就这么一招,就直接破了聂人王的傲寒六诀。

    “这…这……”,聂人王,愣住了。

    虽然他猜到了东方玉留了手,可是,自己居然一招就败了,这让他难以接受,就算是上次在竹林里,双方你来我往的都拆了五六十招呢,没道理雪饮狂刀在手,自己反而一招就败了吧?

    “你败了”,东方玉,捏住了聂人王的手腕,平静的开口,看起来,似乎是东方玉一招就制服了聂人王,可是实际上,这一次东方玉所耗费的心力,比上次在竹林里却大得多了reads;。

    竹林里,东方玉没有特意去计算,只是单纯的依靠自己的天山折梅手,几十招就败了他,但是今天,东方玉的脑海中却是用天山折梅手来演化傲寒六诀,寻找出他招数间的破绽,耗费了这么久,才计算出来的结果。

    东方玉记得,金庸武侠系列里有一门剑法,叫做独孤九剑,这一门剑法号称能破解天下所有的招数,核心就在于计算,计算出对方招数的破绽出,一剑破之。

    而天山折梅手,其实在这一方面,和独孤九剑的原理是差不多的,推演对方的招数,化入自己的天山折梅手中,然后再找出这门功夫的破绽,一击即中。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东方玉即便是松开了自己的手,聂人王却还是保持着刚刚出招的姿势,皱着眉头苦思,怎么想都不明白,为什么雪饮狂刀在手,自己却被对方一招就打败了。

    “我有一门武功,能将天下所有的招数化入其中,当然,也能破解天下所有的招数,只是对方的招数越精妙,所需要演化的时间越长”,面对聂人王的询问,东方玉也没有瞒着的必要,开口解释道。

    “世上竟然有这样神奇的武功?”,听得此言,聂人王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心中更是反射性觉得不可能,世上哪里会有这样的武功。

    可是想想当日在竹林之中,自己当真是所有的招数都被对方破了,今日自己练了二十多年的傲寒六诀,也被对方一招破解,这事实,似乎又证明了东方玉所言的确属实。

    “你这门武功,叫什么名字?”,沉默了片刻,聂人王开口问道。

    “天山折梅手”,东方玉平静的答道。

    聂人王,一言不发,转身离去了,一整天,聂人王都没有再练刀法,这让东方玉有些奇怪,老聂不会受打击太大,破罐子破摔了吧?等等?不会乐山大佛决战也不去吧?

    好吧,事实证明东方玉想太多了,身为男人,岂会老婆被人家抢走了都不去抢回来的道理?第二天,聂人王又提着雪饮狂刀,找上了东方玉,切磋。

    这一次,聂人王的招数似乎更加凶狠,东方玉,花了半个小时左右,再度出手,一把捏住了聂人王的手腕,让他动弹不得。

    败了,聂人王一言不发回去了,第三天,他竟然又提着雪饮狂刀找上东方玉了,还是切磋。

    “这家伙,敢情是那我当他的磨刀石了啊”,这下,东方玉明白聂人王的意思了。

    不过,有这么一个高手给自己喂招,让自己天山折梅手更加精妙,东方玉也就来者不拒了。

    就这样,一天天的时间过去了,聂人王的刀,越发的狠辣,迅捷,飘忽了,和东方玉切磋,每次败了,聂人王都会仔细总结失败的地方,这远比他自己自个儿闭门造车的练刀,进步大得多了。

    终于,一个月的期限到了,聂人王背着雪饮狂刀出门了,东方玉,则带着小聂风跟上,这一个月,聂人王的成长,东方玉可是看在眼里的,今天,聂人王和雄霸决战,谁胜谁败?东方玉也有些好奇了。

    乐山大佛,距离聂人王所住的山村其实并没有很远,数十里地,很快聂人王就到了,远远的,能够看到乐山大佛的头顶上,一个人影正居高临下的远眺这边……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98/8470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98/8470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