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分道扬镳

推荐阅读:超级大宗师系统天才缔造者武逆焚天官途:第一秘书兽夫甜宠:校园女神拥入怀开天战祖开个诊所来修仙超级吞噬系统全职穿越者你是不是特有钱?

    拼着自己受伤,雄霸一把搂住了断浪,心下暗笑,北冥神功初次运转,便要吸取断浪体内的内力为己用。

    断浪,一把被雄霸搂住,心下也是一惊,旋即暗自后悔,自己还是太冲动了一点,这雄霸的武功哪里是自己能够对抗的?自己居然头脑一热,就冲出来了。

    “咦!?”,只是,断浪被雄霸搂住了,预想的攻击却没有打在自己身上,雄霸居然就这样搂着自己不动了,似乎,雄霸手上的力道也不强,就像是普通人差不多呢。

    断浪愣住了,其实,雄霸自己更加傻眼了,北冥神功,雄霸看了,而且以他的眼力,也一眼就看穿了北冥神功的真谛,知道这门神功的确是能够汲取别人的内力为己用的,断浪的动作和力道,也绝对不是普通人能拥有的,可是,为何自己的北冥神功对他无效?

    断浪可不管雄霸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感觉到雄霸搂着自己的力道并不强,果断挣脱开来,一脚狠狠的踹在雄霸的胸口上,自己借力后跃,双脚牢牢的黏在房顶上,双手飞速结印,体内的查克拉,随印而动。

    雄霸的胸口位置,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脚印,整个人更被断浪一脚踹倒在地上,看着倒挂在房顶上的断浪,直到现在,雄霸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北冥神功会对断浪没有用的,这家伙,难道体内并没有内力吗?

    颜盈,本来看着断浪冲进来,心里还为他有些担心的,就怕雄霸一掌把他毙了,心下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口为断浪求情呢,可是,看着断浪居然一脚把雄霸踹倒在地上,颜盈愣住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断浪这小子,这么厉害?居然能打倒雄霸?自己没有眼花吧?

    印已经结好,看着雄霸居然被自己一脚踹在地上,断浪也是微微一愣,不过攻击可不会迟疑,张嘴就一道雷光束朝着雄霸射了过去:“雷遁——伪暗”。

    伪暗,是一个比较低级的雷遁忍术,结印少,查克拉运行也简单,优点却是施展速度快,这一招别说是下忍,就算是影级强者也经常用到,就是因为施术的速度够快,当然,影级强者的查克拉量足够,所以施展起来的话威力巨大。

    断浪这一道伪暗,雷光束只有筷子那么粗而已,可即便是这样,破坏力也不可小觑的。

    啪的一声,筷子那么粗的雷光束,直接打在雄霸的胸口,让他不由得闷哼出声,胸口一片焦黑,雷击的滋味,当然是不好受的。

    看了看胸口的伤势,雄霸也回过神来了,虽然不知是何缘由,自己的北冥神功竟然对断浪这小子没用,但现在,可不是发愣的时候。

    勉强爬起身来,雄霸疯了似的就往门外跑出去,不管如何,现在自己修为尽丧,还是先逃跑了再说。

    看着雄霸跑出门去,断浪也有些愣住了,自己居然能把雄霸打跑?旋即反应过来,这老小子的身上,似乎没有感觉到内力,难道?他已经内功全失了吗?

    断浪一声厉喝,脚下一点,如脱弦利箭一般的朝着雄霸那边追了过去,奔跑中,双手继续结印,雷遁伪暗的忍术不断释放,黑夜之中,狰狞的雷电不断亮起,朝着雄霸射过去。

    好吧,雷遁忍术,现在的断浪就伪暗这一招最纯熟了,所以,跟在后面,来来去去,断浪就是这么一招而已,在黑夜之中,狰狞的雷电,看起来倒是非常绚烂的。

    雄霸,玩命似的逃跑,不时的雷光打在身上,让他身上出现一个个杯口那么大的焦黑,神色狼狈不堪,雄霸绝对想不到,自己也会有一天,被一个七八岁大的孩子,追杀得这般狼狈。

    “娘亲,发生什么事了?”,府内的打斗,自然是惊醒了不少人,府邸的下人们没有办法插手,倒是聂风,看着从房内赶出来的颜盈,开口问道。

    说话间,聂风正好看到不远处的雷光,在黑夜中这么引人注意,旋即折身,就要追过去帮忙。

    “风儿”,可是颜盈却是一把拉住了聂风的胳膊,道:“别去!”。

    虽然到现在,颜盈也想不通为什么雄霸会被断浪追得这么狼狈,可这几天雄霸的话,对颜盈的洗脑还是很成功的,颜盈还指望着聂风继承雄霸天下会帮主的位置呢,哪里愿意让聂风去和雄霸对打?

    “不行,娘亲,断浪和人战斗,风儿岂能不去帮忙?”,聂风,脸上带着急切之色,开口说道。

    “风儿,家里就只有你和断浪有武功,断浪他既然去追人了,自然就能打得过对方,如果你走了,那谁来保护娘亲呢?如果还有坏人来怎么办?”,颜盈,紧紧的抓着聂风的胳膊,开口说道。

    “这…这……”,的确,听到颜盈这番话,聂风一时间很为难了,追出去也不是,不追出去也不是了。

    断浪,在雄霸的身后,连续释放了五六个雷遁忍术,查克拉也消耗了不少,看着雄霸尽管受伤,可却依旧坚持着逃跑的模样,心中暗自一叹,自己的查克拉,终究还是少了点,好几个忍术击中了对方,居然都没办法杀了他,只是让他受伤罢了。

    这个时候,断浪也有些后悔,早知道自己就该带着火麟剑在身上的,师父离开的时候,把断家的家传宝剑火麟剑和聂家的雪饮狂刀都找到了,交给自己和风师兄,可惜对于自己现在的身体来说,火麟剑太长了,行动起来妨碍动作,所以都没带着,但是如果现在火麟剑在手的话,就能一剑劈了这家伙了。

    “这断浪,到底学的是什么鬼武功?居然能从嘴里吐出雷电?”,雄霸,身上的伤势很严重,到底没有修为在身,尽管只是简单的低阶忍术,也不是血肉之躯能轻易挡得住的,可雄霸的心中更震撼的是断浪的忍术,这种能力当真是闻所未闻呢。

    这个时候,断浪心下也有些后悔,这些日子,自己忙着修炼忍术,对于师父教的手里剑投掷术没放在心上,认为那些暗器技巧比不上忍术,如果自己学了些手里剑投掷术的话,这个时候几把手里剑甩出去,比忍术更管用呢。

    雄霸,在街道上逃跑,身后的断浪在追,深夜之中,城内的街道上倒是一片冷清,只有这一追一逃的两个人影。

    只是,在这黑夜之中,突然一阵拨浪鼓的声音响起,同时,还有两个女娃娃欢乐的笑声。

    听到拨浪鼓和两个女娃娃的笑声,雄霸的脸色微微一变,断浪,脚步也瞬间停了下来,街道不远处,两个人影,蹦蹦跳跳的出现了。

    这两个人影,看模样是两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长得也是一模一样,是一对双胞胎,脸色挂着天真烂漫的笑容,一手持着一个手握袖珍小剑的娃娃布偶,另外一只手那这个拨浪鼓,蹦蹦跳跳的过来,看起来就像是两个不谙世事的女娃娃,只是看起来,十五六岁的样子,年龄有些偏大了。

    “娃娃,你们怎么找到这里来了?”,看着这两个出现的女娃娃,雄霸脸色一正,开口说道。

    “雄帮主”,两个娃娃抱拳行礼,声音纤细而稚嫩,当真和五六岁的小女孩一样,只是两人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番雄霸狼狈的模样,旋即目光落在断浪的身上。

    “雄帮主,这个家伙居然敢冒犯你的万金之躯,我们这就为帮主报仇”,说话间,两个娃娃出手了,手中的两个布偶丢了出来,就像是两道闪电般袭向了断浪。

    看着飞过来的两个布偶,那袖珍小剑朝着自己的脖子切过来,断浪心下一紧,急忙后退。

    “小子还想跑?”,纤细稚嫩的声音响起,两个娃娃朝着断浪扑过来,勉强躲过几招以后,断浪一个不慎,直接被一个布娃娃切开了咽喉。

    砰!

    只是同时,断浪的身子突然化作白烟,一截带着剑痕的木桩,倒在地上,断浪本人则转身逃跑。

    “咦?这个武功倒是有趣”,看着本来应该被切开了咽喉的断浪,居然变成了一截木头,两个娃娃很感兴趣的模样,留下一个人看住雄霸,另外一个则朝着断浪追了过去……

    断浪的速度,终究还是比不过身后的一流高手,期间尽管努力的闪躲,可身上还是被布偶划开了好几道伤口,鲜血淋漓,最后,被娃娃一道掌风打在背后,扑倒在地。

    砰的一声,又是一阵白烟,断浪再度化作一截木桩,旋即又一个断浪,向远处跑去。

    “有趣有趣,我倒要看看你这招能用几次”,嘻嘻哈哈,娃娃稚嫩的声音响起,继续追了上去,只是等娃娃追远了以后,地上的木桩砰的一声变回了断浪的模样。

    满身七八处剑伤,口吐鲜血,脸色煞白,剑伤还只是皮肉伤,可刚刚那一道掌风,却让他五脏六腑都震动了,伤得很重,看了看娃娃追出去的方向,断浪暗自庆幸。

    自己故意在对方面前亮了几次替身术,然后最后关键的时候,以变身术结合分身术骗过了对方,让对方依旧认为只是单纯的替身术而已。

    不宜久留,断浪挣扎着爬起来,手捂着胸口位置,步履蹒跚的往家里跑过去。

    府邸之中,聂风神色两难,看到断浪回来,赶忙迎了上来,关切的问道:“断浪,你怎么样了?”。

    断浪,没有回答,只是看了看聂风,再看看旁边的颜盈,一言不发。

    被断浪的眼神盯着,颜盈突然觉得有些尴尬,这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而已,可是他的眼神,却仿佛大人一般。

    没有说话,断浪折身回到自己的房内,休养伤势,聂风心下担忧,自然跟着,颜盈迟疑了一下,没有跟过去。

    过了片刻,断浪面带迟疑之色,终究还是开口了:“风师兄,我刚刚追雄霸去了”。

    “雄霸!?你去追雄霸做什么?你能逃回来真是太好了”,听到雄霸的名字,聂风眼底带着狠色,旋即又庆幸于断浪能逃回来。

    “不,雄霸武功尽失了,如果不是天下会的高手出现,我已经把他杀了,只是……”,说到这里,断浪微微一顿,终究还是开口了:“只是我是在你娘亲的房间里发现雄霸的,你娘亲,似乎把师父留给你的北冥神功给了雄霸”。

    “啊!?”,听闻此言,聂风如遭雷击,张大了嘴巴,再想到几年前娘亲似乎的确和雄霸在一起,对断浪的话,已经信了七八分。

    迟疑了片刻,断浪开口说道:“风师兄,我答应过师父会照顾你的,可是,我觉得你还是跟我离开这个家比较好”。

    是的,断浪虽然小小年纪,可是他看得出来,继续跟着颜盈,没有好处,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聂风而言,尽管聂风是她儿子。

    “可是,可是……”,断浪机灵,而且思想很,可对聂风来说,颜盈终究是他的娘亲,才七八岁大的孩子,离开娘出去颠沛流离?这个决定,聂风下不了。

    看着聂风的模样,断浪没有说话,很久之后,摇摇头叹道:“算了,风师兄,这个事情明天再说吧”。

    “好吧,明天再说”,聂风脑子很乱,应声点头睡下了。

    夜,变得安静了下来,只是过了两三个时辰,断浪慢慢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穿戴好了,再把自己的火麟剑背在身上,站在床头,眼神定定的看着熟睡中的聂风,最后低声叹了一口气,最后转身悄悄的打开房门出去。

    断浪很清楚,跟着颜盈身后,甚至可能会被她连累死,也下定了决心要离开,他也想和聂风一起离开,可聂风终究是舍不得娘亲,这也没有办法,所以,断浪只能独自离开了,幼小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夜幕之中。

    只是,断浪走出房门的时候,聂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张嘴想说话,可却又说不出话来。

    一直天真烂漫,有父母疼,有师父教导,活得没有烦恼的聂风,这一刻似乎成长了许多,再也不复之前的懵懂,对于断浪的心思,居然猜得出来几成了。

    如果是以前,聂风一定会开口挽留他,可是,正因为猜得出断浪的心思,聂风才开不了口了,只能看着断浪的身形消失。

    枕头慢慢的湿了一片……

    (ps:本来这一章应该是早上6点更新的,每天早上6点更新的章节都是前一天深夜写好了,定时更新的,可昨天晚上很累,就直接睡了,这一章就当是早上6点的,下午三四点,还有晚上8点半再更新两章,这一章是有史以来最长的,四千多字的章节,对于早上等更新的兄弟姐妹聊表歉意)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98/8479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98/8479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