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5章 威压

推荐阅读:剑天子炮灰女配大逆袭为头越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恰似寒光遇骄阳回流大时代神术武装都市特种兵兽血青春

    人族便是人族,即便是根据妖族的习性,姿势创造出一些类似妖修的功法。!可也无法改变自己为一名人族的根本。

    而陆小天吸收了太多的妖兽精魄,此时触类旁通,哪怕是只动用体修的修为,此时出招之下,威力亦达到了极为可观的增幅,力斗程德祥与孟茹君竟然没费多少力气便拿下了这二人。

    从在萧家陌山水一战,陆小天便已经开始越发觉得这类似于妖修的功法触类旁通之后,他为一个体修的实力才开始真正的崭露头角,而不是单纯的依靠吞魂*才能御敌。《太昊战体》只有修炼之法,却无攻击之术。眼下这块短板已经开始逐渐弥合起来。

    原本只是为了提升吞法*带来的战力,没想到却是让自己另有收获,也算是无心插柳了。

    “在下二人愿意奉一份...”

    “什么礼便免了,寻常的灵物也入不了我的眼。你们若是真有意和解,去项都替我干两三年活,此事此罢。如若不然,我虽不会要了你们两个的性命,重创你们,让你们回去疗个好几年,甚至十几年的伤,还是办得到的。”陆小天打量了两人一眼道,原本按他的想法,是打算将于雅留在项都替他处理一些俗务,照看鱼小乔,项华,还有替夏吉夫妇二人打下属,随着配制的灵酒等级越发提升,有些事凭夏吉夫妇的修为还是太低了一些,有个元婴修士在旁边帮忙照看着,会省却相当的麻烦。

    自从夏吉夫妇二人配制成了烈猴酒之后,陆小天对于二人的重视也有了不小的提升。若是能将这烈猴酒进一步改良,也能成为陆小天不小的助力。

    “任凭你驱使两三年?休想!”孟茹君面色一变,直接怒声斥道。

    话音未落,孟茹君再次惨叫一声,抓在其肩膀处的鹰爪一紧,直接将孟茹君的一条臂膀扯了下来。一道凌厉而霸道的气息沿着伤口处直接钻入孟茹君的丹田之内,那气劲射在其元婴之。

    孟茹君顿时身体一时间无法自持,掉落在火海翻滚不定,痛叫连连。

    “我答应,我答应!”看到孟茹君这般惨相,那苍白有如金纸的脸色,分明是元婴受到不轻的创伤之状。元婴修士的根本所在。此处受伤,乃是元婴修士之大忌。并且那条卸下的臂膀,寻常的丹药可无法让其再长出来。单是一颗生肌续骨丹,

    便是耗费不菲,再加在其元婴受到的创伤,想要寻到丹药,更是不易。这银发修士下手竟然如此之狠。不过是给对方差使几年罢了,能被这样一个手段非同寻常还是一个炼丹宗师的人震住,被其差使几年,传出去也没什么好丢人的。

    “不知要东方先生要如何差使在下。”程德祥满脸忌惮之色地道。

    “倒也没什么大事,我在项都有一处庄园,有一对夫妇,专门替我酿造灵酒,不过这两个灵酒酿造师修为太低,凭其修为,有些事做不来。你去项都之后,他们有需要,你出手襄助一二便可。另外这二人快要镀金丹雷劫了,我若是是没有回去,便替我护法一二。其他的时候,你自行修炼便可。三年之后,你恢复自由之身,”陆小天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暗道鱼小乔,项华与他关系非同一般,这程德祥也是受他逼迫,暂时还是不宜委托给此人。

    “原来如此。好,此间事了,在下今日便启程赶往项都。”程德祥心里顿时大为松了口气。还以为受对方奴役怕是要干些苦差事,灵酒酿造,寻常是没什么事的,不过是给两个灵酒酿造师打打下手,相当于是去项都修炼三年而已。

    “立个誓吧。”陆小天伸手一拍,一道血誓符轻飘飘的飞向对方。

    不愧是炼丹宗师,出手便是不凡,凭其手段,自己也不敢有其他什么不好的想法,对方仍然拿出一张血誓符,这血誓符可不是什么寻常玩意。程德祥此时也认命了,有孟茹君这个前车之鉴在,他哪里还敢有半分犹豫,眼前这银发修士可是个狠角色。当即程德祥立下血誓。

    血誓一经立完,自己那圆形黑锁只觉得束缚一轻,程德祥面色一喜,急忙将自己这件通灵法器给收了回来。

    “牧野公子,后会有期。”陆小天淡声说了一句,忽然眼神越过牧野长亭等人,向众人之后看了一眼,又有人来了,此地不宜久留,牵扯出的人再多,怕是不好收场,自己这个炼丹宗师,对于寻常的元婴修士而言,自然是镇得住的。可真正面对那些身份非同寻常之人,却也济不了多大的事,关键时刻,还是得看自身战力,尤其是刚在萧家大闹过一场之后,陆小天不想再横生波折,还是先去一趟古墓再说。

    “东方先生后会有期。”牧野长亭拱手道。

    “将孟夫人一起带回去吧,也算是相识一场。孟夫人,平时你倒不是这般冒失之人,怎么今日明知对方是炼丹宗师,还去触对方的老头?”牧野长亭看了一眼犹自在火海难以自救的孟茹君一眼,对方衣衫破烂,他倒是不合适前,于是对旁边的方玲说了一句,然后又向被方玲扶出火海的孟茹君道。

    “非是孟夫人鲁莽,实是这东方先生的实力过于诡秘。数十年,这才不过一甲子多,对方从不过一个金丹小辈,成长到了如此地步,天赋之资,不过如此。什么时候项国竟然出了如此鬼才。”孟茹君还没开口,程德祥便喟然长叹道。

    “什么,一甲子多,不足百年,这,这怎么可能!”牧野长亭等人均是同时怔住了,脸露出惊骇无的神色。便是远处赶来的那白斗蓬女子也不由停住了脚步。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老夫也不愿意相信。否则你以为老夫与孟夫人两人会如此孟浪,去轻易跟一个元婴期的炼丹宗师过手?”程德祥摇头道。”没想到,此子结婴不过数十载,此子的实力已经达到如此骇人的地步,这亏老夫与孟夫人两个倒是吃得不冤。“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9950/1498187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9950/1498187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